造楼越多生孩越少:全面放开生育还有用吗

+

A

-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造楼越多,造人越少。世界排名前100位的已建成摩天大楼,分布在10个国家。这10个国家的出生率水平全部低于世界平均水平。

中国大陆自媒体李迅雷金融与投资(lixunlei0722)北京时间12月2日报道,建设的摩天大楼越多,反映在一定条件下,政府的非均衡发展模式越显著,经济集聚越加速。经济集聚过程中,带来经济因素和社会环境的激烈变化,就会改变民众的生育观念。

孩子虽不像商品那样有明确的市场价格,但却可以有“影子价格”,来表现家庭抚养孩子的“机会成本”。

而民众的生育行为,又是一种外部性很强的行为,面临着公共资源的竞争和获得“市场收益”的多少。这就导致在不同阶段,将生育视作是购买“耐用生产品”、“耐用消费品”还是“奢侈消费品”。

生娃需要支付相应的“购置费用”(夫妻结婚)、“保养费用”(居住养育)。而更值得关注的是,生娃后的“保养费用”是在不断上行的。

“全面放开生育限制”的单个政策,只是在政策上做“松动”,表明积极态度。但解决问题的核心,是要抬升民众的生育欲望,这就需要综合政策体系来支持,尤其要防止“大城市病”,降低居住、教育、医疗等成本,至少不能让生娃变成购买“奢侈消费品”。

近日,有媒体消息称,到2019年11月17日为止中国出生人口1,016万,距离2019年结束还有一个多月,按2019年的月出生人口,剩下的一个多月预计新出生的婴儿不到100万,那么2019年的出生人口约为1,100万。

出生人口向下的趋势是毫无疑问的。生育率下降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有两大原因:

一是当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例如发达的市场经济社会,往往是通过非均衡发展模式,通过将资源向城市倾斜,带动经济的增长。伴随着经济实力增加,例如建立了社会保障和保险制度,为了赡养老人而生育许多孩子的好处减少,这促进了生育率的下降。

因此,通过抚养孩子抢占公共资源的目的会逐步淡化,而转变成希望从孩子身上获得精神收益或心理满足。

二是伴随着非均衡发展模式,资源在向城市集中的同时,抚养孩子的“机会成本”也会被相应推高。例如义务教育和上大学越来越普遍,在拉长教育年限提高人口素质的同时,也提高了家庭养育孩子的成本。

养育孩子或生育更多的孩子,尝尝意味着家长放弃获得更赚钱的职业或收入。因此,即使有政府介入,民众也会去衡量收益与成本,当收益小于成本时,理性的民众也不会倾向于“多生”。这个阶段生育及抚养孩子,则相当于购买“奢侈消费品”。

2019年中国新出生人口数量或呈现断崖式下跌。(VCG)

Wind公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10月,中国一线城市居住价格为4.1万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2美元)左右。2018年城镇居民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9平方米。

简单计算,一线城市家庭每增加一个人的住房成本在160万元左右。2018年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大致在6万元附近,按夫妻两人算12万元。那么增加一个人,所需要花费的住房成本,相当于夫妻两人13年的可支配收入。

更值得关注的是教育文化与医疗卫生的费用。近年来,教育文化娱乐支出与医疗保健支出在居民消费支出中的占比持续提升,这两块成本的抬升与生育欲望也密切相关。

现阶段,教育文化娱乐的价格增速仍然保持在高位,这就意味着,家长在为孩子购买教育资源上,要支付越来越高的价格。

在城镇化乃至城市化导向过程中,民众对“收入与成本”综合考量后的必然结果,城镇化水平越高,越会挤出民众的生育意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辑:孙传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