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幼儿AI教材引发的“中国威胁” 美国面临结构性“落后”

+

A

-

中国在人工智能(AI)技术上的突飞猛进正在让美国感到不安。11月5日,在一场由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美国能源部长佩里(Rick Perry)等人参加的“人工智能与国家安全”高级会议上,一本来自中国河南省的幼儿“人工智能”试验教材正在引起这样的恐慌——美国在AI技术上的优势正在面临结构性“落后”。

7月中旬,一套针对幼儿教育的《人工智能实验教材》在中国河南省出版。原本的科普教材被美国政府召开的人工智能与国家安全高级会议认为是来自中国的威胁。(新华社)

埃斯珀无不担心地表示,中国计划在2030年成为人工智能的领导者,例如,中国也正在开发自动驾驶汽车,远程自动驾驶、无人潜艇、出口先进的军用无人机并努力降低投资低成本。中国军队也正在“积极地在许多作战领域部署这些武器”。

尽管美国依然在AI技术,尤其是基础算法和硬件技术上领先中国,但是美国却在AI技术和产业应用上缺乏远见与部门合作。埃斯珀认为,美国需要能够集中全部国家智慧和创造力的能力,来取得领先。

然而,实际上情况恰恰与埃斯珀的愿望相反。目前,美国的AI技术应用市场正在被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等巨头企业垄断,而一些具有创新精神的美国企业则也正在面临被缺少资金和应用场景,甚至被收购的危险。一旦允许小型技术公司通过AI技术颠覆现有市场格局,就如同当年谷歌、脸书之于微软一样。这是现在的谷歌和脸书绝不允许的“覆辙”。

同时,作为美国政府,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选票更多地来自传统的产业,抑或是还没有来得及认清AI技术对于未来的重大作用,再加之美国党派纷争对于政府决策的掣肘。因此在美国国家的政策上,对于AI的发展一直保持冷淡的态度。

前有巨头企业的垄断制约,后有美国政府的无所作为,面对AI技术的发展,美国已经难以向当年的“阿波罗计划”那样聚全国之力完成产业的升级换代,也难以像当年“互联网革命”回到科技创新万马奔腾、应用市场各显神通的时代。

美国在AI技术上的优势正在面临结构性“落后”。相反,此时的中国,却正在崛起AI的热潮。除了来自基础研究、技术研发、产业应用方面的追赶,中国政府正在聚全国之力突破AI技术瓶颈,并依托庞大的市场迅速形成创新应用。就如同在移动支付领域,中国全面超越美国一样,AI技术正在成为中国政府的另一个超越目标,并且正在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潮流。

中国正在从少年,甚至是幼儿阶段加强对“人工智能”的理解和教育。(VCG)

因此,在来自中国的幼儿园教材上出现“人工智能”的知识普及和未来畅想,就不再显得惊奇。相比于美国,中国的政府更富于远见和魄力,中国的年轻人在普遍享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之后,对未来能具有想象力。在中国政府,至少是中国的地方政府看来,AI技术也许就是中国人的未来生活。也许科学家们还在为AI技术的伦理问题进行争论,但是相比于不着边际担忧,中国更愿意用事实说话。

在AI技术发展的主要四大因素“硬件、研究、数据和商业生态系统”之中,中国除了硬件“芯片”制造上目前还存在较大差距,在研究方面已经开始发力。在2017年时,中国的AI技术专利还不足美国的一半,而到2019年时,在全球AI专利申请50强企业的榜单里,中国就已经超过了美国企业。甚至就连美国《纽约时报》也认为,中国拥抱人工智能之际,正值科技发展的关键时刻,美国长期占据的领先地位已开始缩小。

而在数据和商业生态系统,这两方面,中国更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如果把AI技术的发展比作人类的大脑,在生物学意义的基本智商差距不大的情况下,人们之间的智慧和能力差距更多地其实是来自于学习的刻苦程度和实践平台。

中国有更多的大数据来源,有更多的数据工程师,已经建成了庞大的移动互联网络,有8亿网民和更加开放、更加便利的AI应用场景。更关键的是,中国政府正在鼓励这方面的创新,并努力为民间企业打破各种制度和市场上的壁垒。并且正在将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与5G、工业互联网、数据平台经济、以及AI技术的应用联系了起来。为此甚至提出了“央企(中国中央政府所属企业)+互联网”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计划。

在中国,教育、医疗、5G、电力、制造金融、交通等多个行业领域都正在进行与AI技术的融合。(VCG)

通过40年的改革开放摸索,中国政府在理论上已经突破了“计划和市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这种二元对立的西方理论框架。随着各种新技术、新需求、新市场的产生和发展,中国政府也意识到,原有民营企业的传统优势领域正在发生着变化,越发需要中国国有企业的庞大资金、巨型系统,以及基础建设的支撑。而工业互联网、大数据、5G,包括AI技术等新型技术产业,也只有和贸易、通信、能源、铁路、工业制造,乃至教育、医疗、民生保障等产业形成有机结合和形成网络,才能发挥其巨大的产业价值,从而完成最终的技术革命与社会变革。

相比于中国的“AI梦”,美国无论在政治结构、还是在经济理论,以及在AI技术上的优势上都已经面临这结构性“落后”的风险。在中国政府宣布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也提出,到2030年中国电子信息产业规模增量的增加数额将达到5,020亿美元,比2020年增加数额增长50倍之多,约占2030年中国GDP总量的2%。

而此次美国“人工智能与国家安全”高级会议上,展示的来自中国幼儿园的“人工智能”教材仅是中国教育系统的变革而已。而实际上,相比于教材,中国的年轻人早已经开始了对AI概念的了解和畅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