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得不选择妥协 为资本积累的历史欠账买单

+

A

-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世界经济似乎也走到了一个分水岭,在上一轮经济危机尚未平息之时,新一轮的全球经济衰退正在到来。这让本已孱弱的各国经济几乎无计可施,再次进行货币放水、财政刺激的边际效应已经几乎为零。欧盟各国和日本已经陷入“负利率”时代,美国的联邦利率也已经接近了降息极限。而各国财政也早已负债累累,国家政策在各个政党间无休无止的扯皮中迟迟不能出台。

而此时,笑到最后的似乎只有中国,不仅仅凭借着其庞大的市场和制造业实力,更关键的是除了货币、财政两种调整手段外,中共拥有“第三财政”的支撑——国有企业。只有这种经济力量能够为社会整体利益而作出妥协,为民营企业和各种历史欠账买单。

中国的改革开放过程不止只有阳光的一面,市场资本的原始积累过程同样残酷。其中,政府默长期认企业普遍违法,偷漏社保、税收的历史事实不仅需要被尊重,其历史欠账更需要有人来偿还。(新华社)

由于近十年来,中国的工资水平和社会保障水平在迅速增长,几乎超过了每年13%的增速,这使得企业的社保缴费成本大幅增加。于是,在中国经济野蛮增长的年代,一种奇怪的情况开始发生,一方面是居高不下的法定社保缴费费率几乎占到企业工资成本的20%以上,而另一方面却是大量的企业在瞒报漏报社保实际缴费金额。企业越是漏缴社保,为了保证社保的实际收缴金额,政府越是扩大社保法定的缴费比例和范围。

截至2016年,按照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中国共拥有2.78亿人的在职工,但是却仅仅缴纳了约3.5万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美元)的基本养老保险费用,平均缴费基数只有3450元,不到当年社平工资的67%。如果严格按法律规定,仅2016年,中国企业就少缴漏缴社保金额达到3万亿元。如果计算过去10年的情况,中国企业少缴漏缴社保的总金额将超过20万亿元的规模。

随着工资收入和退休工资的不断上涨,按目照目前缴费征收不足法定缴费的65%的情况,以及24%的缴费费率(企业缴费费率16%,个人缴费费率8%)计算,2020年中国城镇职工基础养老保险征收缴费与支出差将扩大到1.21万亿元,2021年继续扩大到约1.47万亿元,2022年的缺口则达到1.77万亿元。

面对这种情况,中国社保只有两条选择,要么降低养老金保障水平或者延迟退休;要么严格落实法定社保缴费费率,惩处透漏社保的企业,追缴社保欠款。其实,中共也正是沿着这两条路线设计的改革政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