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愤怒与鲍威尔的嘴硬 降不降息谁说了算

+

A

-

9月18日,美联储(Fed)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发表政策声明称,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为1.75%至2.00%,下调幅度为25个基点,是继7月底以来的第二次降息。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议息会议后的讲话中表示,FOMC认为美国经济表现健康,“基本面展望保持乐观(the baseline outlook remains favorable)”。然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正在给美国经济带来风险,加之通胀压力放缓,FOMC最终做出了降息的决定。美联储公布的会议细节显示,在17名参会成员中,只有7人认为2019年会继续降息。

鲍威尔既不保证美联储会持续降息,又强调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带来了风险。此番言行不但使美国三大股指盘中大跌,也令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勃然大怒。特朗普在当日晚间的推特(Twitter)中指责鲍威尔“没胆量,没情理,没远见(No guts,no sense,no vision)”。

特朗普经常在推特上向鲍威尔施压,要求美联储降息。(新华社)

特朗普对鲍威尔的诉求十分清楚,那就是大规模持续性降息。多维新闻在《欧洲量化宽松卷土重来 引出特朗普的三重渴望》一文中认为,降息对经济和股市有很好的提振作用,并且能够降低政府的融资成本,对特朗普的执政和连任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至于美国经济是否适合大规模持续性降息,显然不在特朗普的考虑范围之内。

然而,特朗普虽然能够通过内外部渠道向美联储和鲍威尔施压,但是是否降息最终仍将由FOMC决定。而在FOMC的政策声明和鲍威尔的演讲中,是否降息取决于美国所面临的经济状况和发展前景。

在鲍威尔看来,美国的经济并不差。根据泰勒原则(Taylor Rule),通货膨胀率是各国央行最主要的调控目标,美联储、欧洲央行(ECB)都将通货膨胀目标设在2%左右。美联储之所以不希望大幅降息或连续降息,是因为美国目前的通货膨胀率距目标值并不远。

8月份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率高达1.8%,相比之下,9月12日宣布降息并重启量化宽松(QE)的欧洲央行面临的通货膨胀率只有1.4%。此外,鲍威尔认为美国就业市场强劲,消费支出、人均收入和消费者信心的增长构成了美国经济持续繁荣的动力。

目前,美国通货膨胀水平略低于2%。(美国劳工统计局网站截图)

然而,美国经济并非完全如同鲍威尔描述的一般“花攒锦簇”。就业方面,8月份美国非农就业人口新增13万人,较前值放缓,低于预期(增加16万人)。消费方面,8月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大幅下降,从前值的98.4%下降至89.8%,降低8.6个百分点。制造业方面,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发布的8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仅录得49.1,自2016年8月以来首次跌至荣枯线下方,表明美国制造业正在陷入衰退。

此外,近期美国银行间市场出现流动性“枯竭”,迫使美联储在9月17日开展隔夜回购(overnight repo),向市场紧急补充流动性531.5亿美元。美联储认为流动性紧缺是由于近期国债发行量较大并叠加缴税季造成的,并表示回购操作不会成为常态。但是,为了缓解流动性紧张的局面,美联储宣布将银行准备金利率下调至1.8%,将隔夜再回购便利(overnight repurchase facility)利率下调至1.7%。

美国宏观经济指标透露出的种种负面迹象,以及银行间市场的流动性紧张都对美联储的议息决定形成了压力。FOMC刚刚在7月底的议息会议上决定提前结束“缩表”,如今市场已经开始讨论美联储是否有必要重新开始从市场上购买美元资产、扩充资产负债表,即重启量化宽松。对此,鲍威尔表示,美联储正在评估其资产负债水平是否合理。鲍威尔认为目前经济的不确定性较大,因此不排除提前“扩表”的可能。

鲍威尔虽然嘴硬地认为美国经济运行良好,但是也承认目前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较大。在本次政策声明发布会上,鲍威尔没有再提上次引起极大争议的“周期中部调整(mid-cycle adjustment)”的说法,表明其对货币宽松政策力度的态度正在软化。

未来美联储是否会继续降息,特朗普说的不算,鲍威尔也难以明言。正如鲍威尔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所言,“对利率政策在一年后的走向抱有坚定的预期十分困难,即使随着那天的接近,你会越来越有信心,但是在经济数据、地缘政治变化等已知事件之外仍有很多不确定性”。因此,谁也很难说清未来美国货币政策将走向何方。

相关新闻:
美联储罕见“内乱”留隐患 后续政策路径“迷雾重重”
欧洲量化宽松卷土重来 引出特朗普的三重渴望
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当前 特朗普期盼降息难有作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