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100大关 美元指数的强势来自何处又将如何演变

+

A

-
2019-09-08 22:17:10

近期,强势美元再度来袭。9月3日,美元指数创下自2017年5月以来的新高,盘中录得99.383,逼近100点关口。2019年以来美元指数稳中有升,截至9月6日已经上涨2.07%。然而,美元的强势表现似乎与正在下行通道中苦苦挣扎的美国经济以及美联储(Fed)的“被迫”降息形成方向性矛盾。

通常情况下,强势美元出现在美国经济增长相对较快且利率快速升高的时期。此时,不断上升的资本回报率和利息差会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美元资产,推动美元升值。但是,在全球经济陷入衰退泥潭的大背景下,本轮的强势美元拥有不同以往的逻辑。

仅从美元指数的构成来看,美元的强弱受欧元、日元和英镑的汇率波动影响较大。美元指数由美元兑六个主要国际货币的汇率经过加权平均计算获得。其中,欧元兑美元权重占57.6%;美元兑日元权重占13.6%;英镑兑美元权重占11.9%;三者合计占全部比重的83.1%。因此,强势美元的成因不能单看美国经济环境和利率水平,还应当与欧盟(EU)、日本和英国进行对比。

欧元兑美元汇率对美元指数的影响最大。(VCG)
弱欧元、软英镑助涨美元指数

目前,美国的整体经济环境仍优于大部分发达经济体。尽管近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连续多个交易日低于美国2年期国债收益率,形成“倒挂”(国债长短期收益率倒挂常常被认为是经济衰退的先兆),但是美国经济增速仍然处于较高水平。2019年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增速高达2%。相比之下,二季度欧元区、日本和英国的GDP环比增速分别仅为0.2%、0.4%和-0.2%。

三个经济体中,欧元区面临经济困境更为严重。欧盟统计局(Eurostat)数据显示,欧元区经济景气指数(Economic Sentiment Indicator)持续下降,已由2017年12月的115.3滑落至2019年8月的103.1。8月欧元区Markit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终值虽然较上月有所回升,录得47,但是仍处于六年来的低点,大幅低于荣枯线(50)。欧元区制造业景气程度已经连续七个月陷入收缩区间。

英国面临的经济局势也不容乐观。由于“脱欧”计划迟迟无法敲定,英国经济面临极大不确定性,严重打击了投资和消费信心。2019年二季度,英国经济出现六年来首次负增长。8月英国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仅录得47.4,连续四个月低于荣枯线,创下六年来新低。Gfk消费者信心指数也处于6年来的低位。

日本经济相对较好,2019年二季度GDP环比增速录得0.4%,超出预期(0.1%),连续三个季度扩张。然而,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持续以及日韩贸易战的开启,日本面临的外部经济环境持续恶化,消费者信心也大幅削弱。日本内阁府统计的消费者信心指数(排除一人户家庭)在8月创下近五年来新低。

各经济体间经济趋势的变化促成了美元与欧元、日元、英镑的相对强弱。截至9月6日,欧元和英镑相对美元已经分别累计贬值3.57%和2.89%,而日元相对美元累计升值2.97%。结合各个汇率的权重,欧元兑美元和英镑兑美元的汇率变动分别使美元指数上涨2.06个百分点和0.34个百分点,而美元兑日元的汇率变动则导致美元指数下跌0.4个百分点。

因此,仅从美元指数的构成来看,欧元相对美元贬值对强势美元的贡献最大。其本质是欧元区经济已经陷入衰退,而在此衬托下美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并不显著。国际资本在趋利避害过程中更倾向于选择流入经济环境相对较好的美国,从而造成美元相对欧元升值,导致美元指数在2019年持续走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