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派钱”拯救经济 QE为何毁誉参半

+

A

-

9月5日,美联储(Fed)公布的H.4.1表格显示其在最近三周内购买了超过140亿美元美国国债,是自2014年10月以来首次大规模购入国债。在此前的议息会议中,美联储已经决定从8月起停止缩表。数据显示,美联储正在将从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ortgage-backed Security,MBS)回笼的到期本金再投资到美国国债中。

鉴于当前美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较大且降息空间有限,重启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即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QE),或许将再次成为美联储的货币调控手段。

经济下行时,QE成为利率之外的备用货币政策工具。(VCG)
迫不得已的选择

在QE被提出前,发达经济体的央行通过调节利率实现货币政策:降低利率可以向市场提供更多流动性,刺激经济;提高利率可以抑制经济过热,控制通货膨胀。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QE并不是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

然而,利率并非万能的。当利率水平降低零或负利率时,继续降息对经济的刺激作用将消失,出现所谓的“流动性陷阱”。在这种情况下,由央行直接购买金融资产成为向市场继续提供流动性的重要方式。

最早遭遇零利率的发达经济体是日本。为了对抗通货紧缩,1999年2月起日本正式进入零利率时代。然而在短暂提振经济之后,日本的经济增速再次下行且失业率不断升高。为了进一步刺激经济,2001年3月19日,日本央行决议通过购买长期国债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日本也成为首个启动QE的国家。

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逐渐演变为全球性金融危机,主要表现为市场流动性紧缺。为了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各大经济体快速下调基准利率。随着利率水平逐渐接近零,“流动性陷阱”迫使美国和欧盟相继启动QE计划。

效果因人而异

作为利率的“替补”,QE真的有效果吗?在释放流动性方面,QE的效果是十分显著的,因为央行从市场购买金融资产(包括长期国债、MBS、公司债券、交易所交易基金、房地产基金等)能够直接缓解市场的资金紧张。美国、欧盟采取的QE政策都十分有效地遏制了次贷危机和欧债危机的恶化。

然而,在提振经济方面,QE在各国的表现并不一致。2008年11月至2014年10月,美国通过四次资产有力地支持了市场上的再融资活动。美国退出QE时,失业率已经将至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通货膨胀率也很好地维持在2%的目标水平。由于美国经济活力较强,需求和供给都十分旺盛,因此QE刺激经济的效果十分明显。

相比之下,同样采取QE政策的日本和欧盟经济长期疲软。2018年欧盟退出QE时,欧元区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仅能勉强维持在1%左右。随着英国脱欧的演进和全球贸易摩擦的升级,欧洲经济迅速恶化,QE再次回到政策制定者的视线。此外,日本由于经济长期低迷,至今仍没有退出QE。

成绩毁誉参半

与利率调节不同,QE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央行直接向市场“派钱”,因此人们普遍担忧货币供给的增加会推高物价。然而,预想中的持续高通胀并没有如期到来,由于缺乏有效市场需求,央行释放的大部分资金并没有投入实体生产,反而是金融资产的价格被不断推高。即使经济表现最差的日本,其股票市场日经225指数自2009年初以来也已上涨150%左右。

虽然QE政策阻止了经济滑向深渊,有利于几乎所有民众,但是部分研究表明QE扩大了贫富差距,更有利于富裕阶层。英国央行的一份报告显示,资产价格的上涨使得最富有的5%家庭的财富增长了40%。从效果来看,富裕阶层更容易获得央行释放的廉价资金,因此受益更大。

美国经济学家普雷斯曼(Steven Pressman)最近的研究发现,美国经济在2009年后经历了十年高速增长,但是贫富差距却进一步增大。虽然十年间美国经济的年均增长只有2.3%,但是美国前1%富裕阶层的平均收入增长率超过60%,而其他美国人平均收入增长率却低于5%。

QE确实在危急关头拯救了国家经济,然而随之而来的分配问题也是不争的事实。贫富差距的持续扩大将使大部分民众的消费能力下降,导致需求疲软、经济增长乏力,正如现今各国所面临的情况。因此,“派钱”虽然能解一时之困,但是如果不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经济仍将陷入长期衰退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