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保7”到”破7”人民币汇率波动不再是洪水猛兽

+

A

-

人民币汇率急速贬值“破7”,可能是上周全球金融市场最为关注的话题。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高举关税大棒对中国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后,人民币汇率迅速逼近7整数关口, 8月5日9时16分离岸人民币“破7”,当日最低至7.1068,跌幅近2%。9时32分,在岸人民币也突“破7”,一度贬至7.05。人民币汇率上次突破“7”这一重要的心理关口,还要追溯到2008年5月14日。

离岸、在岸人民币在短短几分钟内“破7”后,包括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副行长陈雨露,官方十分罕见地在5天内5次回应汇率问题,平抑舆论的同时,暗示“破7”是充足准备后有意为之。但8月6日,美国财政部还是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经过贸易、产业、科技等多领的域激烈交锋,中美贸易战延烧至金融领域。这也给人民币汇率未来的走势带来了更大变数。

市场对于人民币“破7”有很多讨论,正是这种讨论让“破7”成为一种合理的预期。(VCG)

两次阻击战 誓死“保7”

“破7”后,易纲公开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完全有经验、有能力维护外汇市场平稳运行,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这句话听起来相当熟悉。2018年7月,人民币汇率“保7”时,易纲就说过几乎同样的话——“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2018年初,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经历小幅升值后稳定在6.3附近。但这种均衡在特朗普发起贸易战时被打破。贸易摩擦造成中国外部经济环境恶化,而国内对于贸易战形势判断显得过于乐观,依然沿用前期的降杠杆政策,造成信用收缩,投资规模下降,工业需求萎靡,制造业增长乏力。到2018年三季度,中国GDP增速从一季度的6.8%下滑至6.5%。

与此同时,美联储(Fed)加息导致美元不断走强,叠加中国宏观经济内忧外患造成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进入快速贬值通道。从2018年4月中旬至8月,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从6.3左右狂泻至6.8左右,短短4个月人民币贬值幅度近10%。离岸人民币承受的压力更大,8月15日,离岸人民币兑美元盘中最高达到6.9580,距离“7”关口不足500个基点。

在此期间,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出面表态稳定汇率,但也只能让人民币维持几日小幅升值,难以从根本上扭转人民币跌势。为了进一步稳定汇率,央行政策工具开始逐渐“加力”。2018年6月25日,中国央行在香港发行央行票据;8月6日,上调整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8月16日,中国央行直接禁止境内银行通过自贸区同业往来账户向境外存放或拆借人民币,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收紧,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和难度都大大增加。

中国央行雷霆举措下,在岸、离岸人民币在8月16日之后的5个交易日内升值超过1,000个基点。8月24日,中国央行“乘胜追击”,宣布重启逆周期因子。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回升至6.8附近,人民币空头遭遇强硬阻击,“保7”赢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

2018年9月18日,中美再次宣布互加关税,贸易战形势更加紧张。9月26日美联储宣布第三次加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连破数道关口从6.85跌至6.91。到10月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跌破6.97关口,距离整数关口不足300点,人民币“破7”警钟又一次敲响。

10月26日,中国央行副行长、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新闻发布会上喊话人民币空头:“对于那些试图做空人民币的势力,几年之前中国都与其交过手,彼此也非常熟悉,甚至可以说是记忆犹新。”随后人民币短线拉升,继续下挫。10月31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达到6.9780,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报6.9803,均创下年内低点。

就在市场屏气凝神等待“破7”时,11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特朗普通电话,并约定将在阿根廷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再次会晤。11月7日,中国央行首次在香港发行了200亿元离岸央票,减少人民币流动性。随着中美贸易战形势骤然缓和,人民币也自此开始波动升值,直至此次“破7”。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