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石油天然气产业 北京的“妥协”能换来什么

+

A

-

在中国商务部于北京时间6月30日发布的2019年版《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中,中国放开了石油和天然气(含煤层气,油页岩、油砂、页岩气等除外)的勘探、开发的外商投资准入限制。在此之前,中国对境内石油和天然气的开发主要由国内企业完成。

作为“工业血液”的石油是一国发展经济必不可少的资源。由于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相对贫乏,中国在能源领域对海外资源的依赖程度较高。中国石油企业协会发布的《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2018—2019)》显示,2018年中国原油净进口量达4.6亿吨,同比增长10.9%,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69.8%;天然气进口量为9,038.5万吨,同比大幅增长31.9%,对外依存度升至45.3%。

石油、天然气的供给情况不仅影响到经济发展,也关系着国家安全。海湾战争期间,参与战争的美军部队每天消耗燃料油5.87万吨。即使在非战争时期,国防对石油的消耗依然巨大。资料显示,20世纪80年代,美国军用油品的每日需求量为48.7万桶(约合6.6万吨)。可以说,石油既是“工业的血液”也是“战争的血液”。因此,中国此前一直没有对外资开放石油、天然气的勘探与开发领域。

海上钻井平台是海洋油气开采必备的设备(图源:VCG)

中国选择现在向外商放开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开发的准入限制,并非是油气资源对中国的重要程度下降,而是中国希望通过能源开发缓和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创造更好地崛起环境。

中国在东海和南海拥有丰富的油气储备。然而,中国与周边各国的领海纠纷限制了中国对海洋油气资源的开发。在东海,日本自2004年起便对中国的春晓油田“指手画脚”;在南海,中国和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在油气资源的开采上也存在争端。

虽然中国一直强调“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是海洋油气勘探和开采技术的薄弱导致中国无力单独开发。同时,与中国产生争议的各国(尤其是东南亚国家)通常将油气田外包给其他国家。如果中国选择与各国合作开发海洋油气资源,那么合作的性质或将与当时的法规产生冲突。因此,中国对海洋油气资源的开发进度一直较慢,且与周边国家在海洋利益上的冲突也一直不断。

然而,时至今日,国际政局已经发生变化,中国有需要也有能力改善与周边国家在油气开采上的紧张局势。首先,中国的崛起已经严重威胁到了美国的霸权,中美冲突日渐激烈。在美国追求“孤家寡人”的超然时,中国更应当反其道而行之,“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其次,中国已经具备了开发海洋油气资源的技术。2010年后中国的海上钻井平台技术突飞猛进,不但实现了对外出口,而且开发出了适合南海的深水钻井技术。2015年4月,中国完全自主研发“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完成首口深水井钻井作业,钻井深超过5,030米,创造了中国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作业井深纪录。

因此,中国在新版负面清单中向外商投资全面开放石油和天然气的勘探、开发,从法律层面扫清了与周边国家合作开发海洋油气资源的障碍。如今,技术障碍、法律障碍都不存在,中国看似对外资的“妥协”或许会换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真正实现。在中美博弈不断加剧的新形势下,稳定、和谐的周边环境是北京更希望看到的。

相关新闻:
新版负面清单出台 中国向世界分享发展红利
中国发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 7大领域进一步放宽
中国推出新外商投资法 对美“妥协”却成改革助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