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会】贸易战进入中国时间 习近平的政治隐喻

+

A

-
2019-07-01 06:53:10

当地时间6月29日,在此次G20大阪峰会期间,随着“习特会”再次重启中美贸易谈判,中美贸易战开始进入中国的“要价”时间。

据美国彭博新闻社网站6月29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重新回到正轨”。他将允许中国的华为公司从美国供应商那里购买产品。与此同时,据中国官媒新华社消息,特朗普业已同意不对中国商品加征任何新的关税。而作为对等的妥协,习近平则承诺,从美国购买更多的农产品,以及开放更多的产业领域。

尽管,在此之后当地时间6月30日,特朗普在韩国召开记者会时,将此次“习特会”说成“大获全胜”。但是,人们在习近平的发言中却依然发现,实际上中国在贸易谈判中提出了更高的条件。

习近平一方便表示希望和解,认为“中美两国虽然存有一些分歧,但双方利益高度交融,合作领域广阔,不应该落入所谓冲突对抗的陷阱,而应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另一方面,习近平则在强调“在涉及中国主权和尊严的问题上,中国必须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无论是台湾问题、还是朝核问题,都不应作为贸易战的谈判筹码,同时,中国在法律、政策上的主权独立性与经济上的对等权力不可以谈判。

在上一轮谈判中,美国代表曾要求在贸易谈判协议文本中,加入对中国政府的协议执行能力的监督、检查、以及修改中国法律的条款。这一度导致了中国政府的抵制,并最终导致谈判的中止。而此次“习特会”后,中国不仅没有对此做出让步,反而将其升级为“恢复谈判”的先提条件。在此次G20峰会期间,中国一直在强调反对单边主义的政策,反对美国滥用“长臂管辖”权。中国不会接受要挟,只会进行一场平等的谈判,接受条件对等的条款。

中国政府将平等与对等的原则列入了恢复中美贸易谈判的核心诉求,其实是在巧妙地将中美贸易谈判,从原来的单纯满足美国利益需求的单边主义框架,转变为多边主义框架——求同存异,避免对抗,共同发展。在新的框架内,特朗普依然打算恢复中美谈判,其本身就是一种妥协。贸易战进入中国“要价”时间。

另一方面,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习特会”上,习近平在以1971年的中美“乒乓外交”为谈话的切入点,这一点本身就颇为令人寻味。1971年,正值美苏争霸进入白热化阶段,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Milhous Nixon)面临“越战危机”。正是中共不失时机地打破了中美僵局,开展“乒乓外交”,才促成了1972年的尼克松访华,进而推动了当时整个世界的战略格局的转变,使得尼克松摆脱了政治危机,成功获得连任。

抚今追昔,作为中共善于使用的政治语言,习近平似乎已经给特朗普传递出了政治信号——中美交往可以改变世界政治格局,只要能够放弃分歧,合作共赢,特朗普同样也能摆脱当前的国内政治经济危机。

对此,当地时间6月30日在韩国的记者会上,特朗普所表达的“我们大获全胜,因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无人能比的经济体。”这里指的“大获全胜”将不仅仅是“贸易谈判”本身,其中“无人能比的经济体”也不仅仅指的是美国自己,这其中包括中国和整个世界多边体系。

而中国需要的则是“打造高质量世界经济”,不仅给中国留下发展改革的广阔空间,而且也将是中国实现“一带一路”“多边主义”全球治理方案的契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