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的历史观 特朗普对关税的自信从何而来

+

A

-

6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再次鼓吹高关税的重要性。他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当美国没有债务并使用“现金(CASH)”建设从铁路到军队的一切时,美国有一个庞大的关税体系。

在特朗普的记忆里,美国曾有过一段没有债务且制造业极度发达的时期,而这个时期的辉煌成就是由保护性关税带来的。特朗普四处发动贸易战的理论依据或许就是根据这段“历史”提炼出的。在特朗普眼中,关税似乎是拯救美国经济和制造业的万能药。

然而,特朗普所描述的“历史”并非真实存在的历史,而就此推演出的“关税万能论”也缺乏经济实例的支持。

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债记录最早可以追溯至1790年(美国1776年建国)。1835年1月美国第七任总统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执政时期,美国有息国债被基本清零,截至该年年底,美国国债约为33,700美元,相当于2019年的100万美元左右。这种低国家负债的情况仅维持了两年多,1838年美国国债恢复至百万级别。

1835年美国国债清零的原因也与高关税无关。相反,当时的总统杰克逊来自美国南方,南方各州利益集团支持低关税政策。因此,自杰克逊1829年上台以来美国的平均关税水平从超过50%一直下降至不足20%。

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1861年至1865年)前后数十年间,关税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南北利益集团的博弈结果。美国北方的产业主要以制造业为主,因此希望增加关税以提高本地产品在国内的竞争力。而美国南方的产业主要以种植业为主,因此希望降低关税以获得更廉价的海外工业产并增加出口竞争力。

值得肯定的是,截至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至1918年)爆发前夕,美国的高关税政策有效保护了美国制造业的成长。1913年《安德伍德关税法案(Underwood Tariff Act)》生效前,美国平均关税税率通常处于20%以上,可关税物品的关税税率通常处于40%以上。经过了一个世纪的关税保护,美国制造业才度过“婴儿期”,随后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大放异彩。

一战结束后,美国已经进入特朗普记忆中什么都能制造的辉煌时期。然而,过剩的产能导致1929年的大萧条。为了阻止制造业的崩溃,1930年美国出台了20世纪最严厉的关税法案——《斯姆特-霍利法案(The Smoot-Hawley Act)》。当时,美国关税极高,制造业也极度发达,经济上却是最黑暗的时期。

或许,在特朗普混乱的记忆中,贸易保护下的“自给自足”才是美国制造业最高光的时刻。然而,维持庞大的产能需要同样庞大的市场。在没有战争消耗的情况下,对外贸易是必然选项。因此,二战后美国积极推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建设并成功推动旨在降低国际间关税水平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成为国际通用贸易法案。

如今,美国制造业空心化是资本长期逐利导致的结果。全球化导致美国制造业在资本的推动下向成本更低的国家转移。最终,全球化收益较多者和全球化收益较少者的利益冲突造成美国社会被撕裂。前者以资本和金融服务业为代表,后者以制造业和制造业从业者为代表。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响应了后者的呼吁,赢得了后者的选票。

纵观美国的历史,关税保护只能帮助美国制造业重新萌芽,却不能帮助美国制造业重新实现全球扩张。因此,已经遍布全球的美国高端制造业不需要关税保护,提高关税水平也只能帮助美国恢复低端制造业在本地市场的部分份额,对解决美国社会矛盾没有实质性帮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