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竞选特朗普屡屡施压 保经济美联储何去何从

+

A

-
2019-06-20 07:33:37

6月19日,美联储在议息会议中决定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维持在2.25%至2.5%不变。在政策声明中,美联储删除了对利率政策保持“耐心(patient)”的表述,并将2019年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PCE)的通胀预测由3月份的1.8%下调至1.5%。美联储虽然在为降息提供预期准备和数据支撑,但是没有给出明确的降息信号。

近期,美国部分经济指标已经预示经济衰退风险的临近。例如,当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3个月国债收益率倒挂,这种通常发生在经济衰退前的长短期国债收益率倒挂现象已经连续出现18个交易日。

然而,相对于大多数国家,美国的经济指标依然十分健康。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长期处于荣枯线之上;美国的失业率水平也处于历史低位。5月,美国全种类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为1.8%,剔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为2%,均处于非常健康的区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等十人投票决定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不变(图源:VCG)

根据泰勒原则(Taylor Rule),通货膨胀率是各国央行最主要的调控目标。对于经济增长已经放缓的发达经济体来说,2%的通货膨胀率属于较为合理水平。虽然美联储下调了2019年的通货膨胀预期,但是目前CPI和核心CPI均不存在迅速下滑迹象。

此外,自2000年以来,美国两次大规模的持续性降息的开端均发生在经济危机期间。21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开启了2001年1月至2004年6月的降息周期;2007年的次贷危机开启了2007年9月至2015年12月的降息周期。因此,美国的降息周期通常开始于经济环境迅速恶化的情况下。

可以说,目前美国经济并没有进入新一轮降息周期的客观诱发条件。资本市场强烈的降息预期主要基于投资者对未来美国经济的悲观预期,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向美联储施加的巨大压力。

6月18日,特朗普正式宣布竞选连任。对于特朗普来说,竞选是第一要务,而良好的经济环境是连任成功的重要保障。在各项经济指标中,特朗普最重视的是股票市场的价格指数(也许是其唯一能够正确认知的指标)。降息既能够提振经济又能够刺激股市上涨,对特朗普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2018年以来,特朗普曾多次因美联储的加息政策批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甚至以解职为威胁向其施压。但是,鲍威尔并未作出任何妥协,2018年美联储共加息4次。虽然鲍威尔的威信难以和曾经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伯克南(Ben Bernanke)等相提并论,但是美联储在鲍威尔的带领下仍然保持了政治上的独立性。

因此,只要决定货币政策的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能够顶住来自总统的压力,且美国经济环境不出现突然恶化,那么美联储降息政策的出台时间可能继续延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