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主席暗示降息 贸易战担忧或引发全球货币宽松潮

+

A

-

6月4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在芝加哥举行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沟通会,在公开发言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虽未明确表态,但暗示未来可能会降息。

美联储主席此前一度表态强硬,反对降息(图源:新华社)

受此消息提振,美国股市大幅上扬,截至收盘,道琼斯工业指数大涨512.4点,涨幅2.06%,报收25332.18点;标普500指数收涨2.14%,报2803.27点;纳斯达克指数涨幅2.65%,报7527.12点。美国三大股指均创下2019年1月4日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鲍威尔在发言中强调,美联储正在“密切关注(closely monitoring)”一些事件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并会采取“适当措施”维持经济增长。鲍威尔表示,本次会议的目的衡量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否需要改变。

芝加哥联储网站的会议日程显示,本次为期两天的会议主要由各大研究机构和经济学家参与,但有美联储议息会议投票权的决策者均为出现在公开讨论环节的名单中。

市场普遍认为,宏观经济形势成为美联储降息可能性大增的重要考量。近期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4月工厂订单环比下降0.8%,3月增幅从创七个月新高的1.9%下修至1.3%。

整体工业需求同样疲软,金融信息服务商IHS Markit公布的美国5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仅为50.5,为2009年9月以来最低水平。调查受访者表示,贸易摩擦导致的经济前景不确定性大大增加,客户需求疲软,导致了新订单指数10年来首次下降。

美国官方公布的PMI同样不及预期,5月美国制造业PMI指数52.1,创2016年10月以来新低,不及预期的53.3,也低于4月份的52.8。

更能反映市场对经济前景展望的10年期美债收益率盘中跌破2.07%,创20个月新低;3个月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利差一度扩大至近负25个基点,曲线倒挂程度不断刷新2007年以来最深。

不仅在美国国内,世界银行发布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再次下调未来两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报告预计2019年和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分别为2.6%和2.7%,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比世行今年1月份的预测值分别下调0.3和0.1个百分点。其中,发达经济体2019年经济增速预计放缓至1.7%,2020年将进一步降至1.5%;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2019年经济增速预计下滑至4%,但2020年有望回升至4.6%。

报告认为,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期是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弱的,这也将拖累内需,导致投资持续疲软。不过,世界银行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维持在6.2%不变,报告称中国政府有能力调整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应对外部挑战及其他“逆风”。

从近期公布的数据来看,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预期难言乐观。韩国5月制造业PMI跌破荣枯线,仅为48.4。新出口订单指数连续10个月萎缩,创2015年以来最长萎缩持续时间。有全球经济“金丝雀”之称的韩国出口数据,受芯片出口超过30%的降幅拖累,该指标在5月份同比下降9.4%,成为了智能手机需求疲软以及全球贸易环境恶化的“牺牲品”。

由于出口订单暴跌,日本5月PMI报49.8;欧元区5月制造业PMI终值为47.7,德国为44.3,法国为50.6。其中,欧洲经济“火车头”德国的制造业PMI指数仍接近2012年以来最低水平,但产出和新订单的下降速度有所放缓。

对于经济增长担忧加剧,已经有央行率先降息。当地时间6月4日,澳大利亚联储宣布降息25个基点至1.25%,创造澳大利亚最低利率水平;5月初,新西兰联储降息至1.5%;更早之前,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等新兴市场央行已经开始的货币宽松的步伐。

6月20日,美联储将举行议息会议。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统计显示,6月降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12.5%,7月降息的概率近56%,9月至少降息一次的概率近87%,年底前至少降息两次的概率为近79%,2019年降息的概率近98%。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