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升级华为遇困 对A股价值中枢的影响几何

+

A

-
2019-05-24 04:58:01

贸易战升级的风险还没有平稳落地,中美在科技领域全面竞争和冲突的势头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中国股市的外围风险出现新的变量,沪深两市的波动中枢在哪里?

中国股市受到外围贸易环境恶化的持续打压(图源:VCG)

2019年的中国股市有两大引擎来驱动风险偏好的上升,分别是5G和其背后的通讯电子产业链,或者说华为产业链。美国政府对中国电信设备商华为的销售禁令以及后续可能的升级打压,在短期内冲击了投资者心理,改变了市场一致的阶段性预期。但是5G行业的长期逻辑和大时代赋予的投资机会并没有遭到破坏。

我们没有把短期资金驱动型的题材股炒作,界定为市场的驱动因素,因为其背后缺乏坚实的产业逻辑。二级市场本来就是风险资金的预热场,是为产业和商业化运作暖场热身的。区分炒作和“热身”的关键是商业落地的现实可操作和实体经济层面的真正见到订单和业绩释放。所以类似一季度火爆两市的工业大麻和其他千奇百怪的市场演绎的各种题材,并不在我们的讨论范围。

影响市场的另一极则是以消费和医药为核心的保守阵营,他们代表了市场资金的防御力量,贸易战升级虽然不能影响医药股的投资逻辑,因为大多数医药医疗技术不在特朗普的加征关税清单。中国的医药企业整体实力也不具备挑战、威胁美国的可能。所以,唯一能被贸易战影响的行业只有消费了。贸易战加征的关税,影响了中国GDP增速,导致消费者和企业开支的信心下滑,但是一旦这种预期变成事实,投资者反而会心安理得地接受。因为风险,代表的是预料之外的事件。

而介于两级之间的中间地带,我称之为市场的摇摆力量,或者说是市场的跟随力量。它们是跟随大势同涨同跌的,无法产生引领市场上涨或者迟滞市场下跌的力量。回顾2016年至2018年市场的明星品种,要么是由供给侧改革导致的价格上涨、业绩暴增的逻辑驱动,要么是消费品、白马股的稳定需求和长期高水平ROE的“诱惑”所带动。而其他中间地带的众多公司,都会沦为随机性的力量存在。

如果说2018年末的2440点是一次贸易战外围环境恶化和国内信用收缩、去杠杆的极限压力测试,市场拐点的出现,则是以货币和政策层面的转向宽松为契机的。同时叠加贸易谈判的风险暂时得到控制为前提。

市场指数的表现本来就是多种因子综合角力的结果,尽管上市公司本身的业绩增速还在下滑,从估值的角度解释不了2019年初以来火爆的市场行情。因为业绩下行趋势不变就会出现越跌越贵的尴尬局面。于是,市场演绎出了新的方向:贸易战的缓和和流动性的宽松共同造成了风险偏好的急转反弹。

进入4、5月份,这两个因子的强度都在削弱。贸易战升级,同时科技领域的摩擦暂时上升为主要矛盾。且谈且战,长期竞合是贸易战的主流趋势。谈判协议即使达成,也是短期的安慰剂。市场对这一点是有预期的。所以,后期不管贸易谈判的局势如何演化,对市场来说,都不是额外的风险,而是已知的风险。

最棘手的是科技领域的摩擦,由华为被禁逐渐延伸到中国一系列高新技术企业的供应链危机。如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科大讯飞、旷视科技等。在人工智能和5G通信领域,中美已经绕不过去了,从前几年的局部摩擦上升到今年全面“开战”,之前还是华为在单打独斗,与美国周旋,今年是中国科技“冠军企业”被集体扼住咽喉。这才是市场新的风险。中美在科技领域的冲突,才是发动贸易战的根由。否则,美国的贸易逆差一直存在,前任美国总统不会看不到。

华为跑得最快,站的最高,自然遭遇到的“子弹和炮火”最猛烈。前面已经提到,以5G商用为核心的通信产业链,是今年A股市场的行情发动机,如今,这个发动机被特朗普泼了一盆冷水。温度降低了,但是动力并未衰减。庆幸的是,科技封锁对国内的影响是局部的,不会冲击到中国经济的整体环境,半导体产业一直都是进口替代喊得最响亮的,以前是主动的寻求进口替代,使用中国国产设备和芯片。现在特朗普断供,中国的产业层面,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可能会在高压之下,走得更快。

5G产业链的投资以及5月22日刚出台的中国财政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进一步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企业所得税政策的通知》都是中国政府应对民间投资不足和外围贸易风险的最新举措,或者称之为“新基建”,既然传统产业无法再依靠举债模式为主的投资拉动,中国经济已经找到了新的内在驱动力,那就是以通信技术、新材料和电子工业为基础的,以芯片和5G产业链为中游的、以终端的消费电子和物联网设备为下游的“新刺激”领域。中国股市的价值中枢不会因为外围关税战的升级和美国科技封锁的加剧而扭头向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孙传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