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欧峰会背后 合纵连横的中国让特朗普进退两难

+

A

-

当地时间4月9日,第21次年度中欧峰会落下帷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发表《第二十一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中美贸易谈判进行到关键时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扬言对欧盟商品加征关税,《联合声明》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让中国和欧洲的关系显得更加紧密,特朗普的处境似乎有些微妙。

美欧谈判进展缓慢,加拿大也考虑对美国征收报复性关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面临考验(图源:VCG)

特朗普的尴尬局面

尽管欧洲对《联合声明》抱有疑虑,外界一度对双方本轮会晤能否达成一致持观望态度,但中国和欧洲还是达成了共识。在这份7页共24点的《联合声明》中,包含双边关系、全球挑战和治理、外交与安全政策三个方面内容。核心是双方保证在国际规则基础上发展贸易,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国开始战略收缩,推动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美国保护主义之间的交锋正借着波音坠机事件持续发酵。特朗普此前一度拒绝停飞相关机型。这也不难理解,毕竟波音公司面临的直接竞争是来自欧洲的空客。早在2017年2月,特朗普还出席过波音新型号客机的首发揭幕式,并表示“波音787-10是美国制造业即将复兴的证据”。

正是在中欧领导人峰会的关键节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不失时机地对欧盟和空客出手。4月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了一份总值110亿美元的初步关税惩罚清单。清单包括两个部分,其一是针对给空客补贴的法国、德国、西班牙及英国,涉及飞机零部件、航天器等空客产业链;其二是针对欧盟28个成员国,涉及范围更广的红酒、奶酪、海鲜、纺织服装等欧盟各成员国标志性产品。

毫无疑问,波音和空客背后是美国和欧洲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较量,早在2004年美国就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对欧盟和空客发起多次诉讼,但本轮WTO同样裁定波音也享有华盛顿每年1亿美元的补贴。

这让特朗普在推特(Twitter)上指责空客接受欧洲补贴对美国和波音不利显得有些双重标准。不过,特朗普此时配合贸易代表办公室抱怨欧洲补贴目的并不单纯,试图以关税惩罚为由要挟抬高与欧盟的贸易谈判筹码。

2018年7月,美欧贸易关系在钢铝和汽车关税问题上陷入僵局,但随后有些出乎市场预料的达成“零关税、领壁垒、领补贴”的协议。欧盟也为此做出让步,2019年3月欧盟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7月至2019年3月,欧盟从美国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同比猛增181%,达到79亿立方米,目前占总进口量的12.6%。欧盟已经成为美国液化天然气的第三大客户。

此番特朗普的威胁也是美国“大棒加甜枣”的固有模式,但欧盟也不可能一味让步,中欧之间达成的《联合声明》让欧盟有了更多回旋的余地,毕竟“西方不亮东方亮”,美方威胁加征关税可能让已经持续五年的美欧自由贸易协议谈判努力付诸东流,特朗普这次挥起的大棒可能让美国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中国的以退为进

尽管中欧峰会取得了重要成果,但从具体《联合声明》文本来看,双方想要达成最终的共识仍然需要面临不小的挑战。容克就公开表示“谈判比我们希望的要慢”。据《华尔街日报》援引欧盟官员的消息,欧盟向中国施压,为了达成积极的结果,中国在峰会早间同意了大多数重大让步,包括敏感的技术转让以及欧盟与美国此轮交锋重点的补贴政策。

图斯克指出,中国同意讨论改革世界贸易组织的工业补贴规则,他认为这是一个“突破”。另外,在协议文本的第4条和第5条中,中国承诺改善市场准入,确保双边贸易和投资中的平等互利合作,以便在2020年达成高水平的中欧投资协定。

欧盟向中国施压,要求将2020年作为敲定协议的最后期限,一方面给双方下一步谈判留有充足的时间,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谈判督促中国履行目前作出的承诺。

从《联合声明》来看,中国的让步也显得有礼有节,比如第11条中,双方都同意在5G产业方面展开技术合作,这显然是针对美国制裁中国通信巨头华为和中兴。

另外,欧盟同意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政府采购协定》。世贸组织规定,加入协定的各国政府在采购中可以优先采购本国产品,不必遵循世贸组织成员国国民待遇大原则。一些保守的欧盟官员担忧,出于保护本国产业的目的,中国一旦加入《政府采购协定》,可能会在国际贸易中造成更多非关税壁垒。

中国让步换来的还有欧盟对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在《联合声明》的第17条中,双方同意“继续推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欧盟欧亚互通战略”。

尽管美国一直对于“一带一路”充满戒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欧洲,意大利不顾反对成为七国集团中第一个加入“一带一路”计划的成员国。这也惹恼了一些欧盟成员国,认为这不利于欧盟的“内部团结”。

或许中国有意利用欧盟成员国之间可能产生的“内部团结”问题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进而在中美贸易谈判中掌握更多筹码。但内部问题在中国同样存在,已经卸任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海南博鳌论坛开诚布公地表示,中国经济经历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大幅度减少了市场扭曲行为和不合理的补贴。在执行的过程中,中央政府的政策可能在地方层面的执行上不尽一致,地方可能会有一些不当的行为,但这不代表中国政府的政策。但国际社会的批评能进一步促进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参与程度,包括相关规则的制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