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人抢钱抢土地 中共加速取消户籍制度之后

+

A

-
2019-04-09 20:22:59

北京时间4月8日,中国国家发改委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共正在“加速”打破户籍制度对经济束缚。

之所以称之为“加速”,是因为相比于此前那些“雷声大雨点小”“口惠而实不至”的各类取消“户籍”的政策而言,此次中国政府出台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简称《任务》),明确提出将深化“人地钱挂钩”。一旦户籍制度的取消与人才流动、户籍财政、尤其是与农地入市挂钩,实现“钱随人走”“地随人走”,那么,取消户籍制度对于中国的地方政府来讲,人口的涌入将不再只是包袱,更多的利益诉求将被释放出来。

在政策激励下,一场围绕着人才、土地的争夺将在中国各个地方政府间展开。

按照《任务》规定,此次中共主要意在将1亿已经进入城市居住就业的农村户籍人口,实现彻底的城镇化,并推进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转移。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尽管中国对于北京、上海等超大型城市依然采取了严格的控制措施,但在对中小城市和小城镇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将对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大城市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对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这意味着,除了特大型城市外,中国政府实质上已经取消了对于户籍迁移的限制。对于中国众多的二三四线城市而言,再也没有了户籍这道“城墙”可以守卫。如果说之前的争夺战只限于对高端人才的争夺,那么今后这种竞争,将逐步发展到对整个人口的争夺。

首先,按照《任务》要求,中国将全面实现“钱随人走”的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在安排中央和省级财政转移支付时更多考虑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2019年继续安排中央财政奖励资金支持落户较多地区。

2019年将实现公办学校普遍向随迁子女开放,完善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参加高考的政策。全面推进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医保制度,提高跨省异地就医住院费用线上结算率,推进远程医疗和社区医院高质量发展。推进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扩面,指导各地区全面建立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确定和基础养老金正常调整机制。

原先按照户籍所在地实施的教育、医疗、养老三大社会公共服务体系在实现省级统筹的基础上,将实现全国统筹,相关中央各级财政资金的调拨将随着人口的流动而流动。

流入人口越多,将意味着在教育、医疗、养老上,地方政府获得的统筹资金也将越多,中央调拨资金也将越多。“钱随人走”彻底打破了之前各个地方政府的财政“藩篱”。大量人口的涌入将不再是财政包袱,而有可能成为发展教育、养老产业的、带动整个城市消费的“聚宝盆”。

其次,按照《任务》要求,中国将尝试“地随人走”的各种措施,不仅将全面落实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政策,还将探索落户城镇的农村贫困人口在原籍宅基地复垦腾退的建设用地指标由输入地使用。与此同时,按照国家统一部署,在符合空间规划、用途管制和依法取得前提下,还将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允许就地入市或异地调整入市。

这将意味着,土地将不再成为遏制中国农村人口流动的桎梏,反而将成为农村人口自带的一份土地红利。在中国地方政府严重依赖土地财政的情况下,每多一份建设用地指标就意味着一份巨大的财富。

“用土地换户口”的模式尽管一度由于“薄熙来事件”,以及对“重庆模式”的否定,而被视为是对农民的剥夺。但是,随着中国经济的下滑和城镇化的加快,又不得不被再次使用。

不过,此次中共似乎找到了更为公平的土地财富分配方式,一方面对于农村贫困人口,中共将开放“用土地换户口”的政策,利用农地与城市建设用地的巨大差价,补足贫困人口的社保费用,帮助其摆脱贫困。另一方面,中共把土地财富的分享权和使用权利,限制在了农村集体土地所有制层面。希望通过集体的土地所有制来防止城市资本对于农村土地的一次性购买和兼并,并且希望通过集体经营的方式来增加土地对于农民未来收益的保障。

一旦农民、土地与财富再次组合在一起,这势必将激发起中国农民,以及地方政府又一轮的城市化热情,尤其是城市周边的农民。按照现有的农村土地集体入市规则,农民不仅将拥有土地变现的部分财富,而且还可以长久地成为这份地产的股东。这种相比于城市原有居民堪称优渥的条件,必将吸引农民更加迅速的加入城镇化浪潮。

而对于地方政府,哪个地区能够争取到更多的农民工定居、移居、加入本地城镇户籍,不仅意味着来自中央政府的褒奖,还意味着更多的用地指标和更多的可建设用地。

这对于相邻的两个城市而言,以及农民工流入地和流出地的地方政府而言,都将面临一场从人口、土地,再到地方财政的一场竞争。

对于相邻的两个城市而言,经济差异有可能最终变成人口差异,大量外来打工人口,可能会根据各个地方政府提供的落户条件的优厚程度,来进行选择。部分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也会根据各个地方政府的入市条件,来选择就地入市,还是异地调整入市。

而对于农民工流入地和流出地的地方政府而言,原先,还可以凭借着对与户籍、土地的行政隶属关系,故步自封,依赖打工经济来维持财政增长。而今后则有可能落个“人、地”两空的局面。一方面一旦教育、医疗、养老可以全国统筹,实现最低幅度的均等化,那么大量外出打工人口有可能不再回流,反而将家小接往打工城市落户安家。另一方面,一旦宅基地可以抵押或者“随人入市”,那么,大量农民工有可能选择放弃土地,将土地及时变现。毕竟对于中国人均1.46亩的耕地,以及理论上存在了不足0.3亩的宅基地(由于用地紧张中国许多地区实际上已经暂停了新宅基地审批)能够提供给农民的保障实在太少了。

一旦中国政府全面启动农地入市,在财政上实现常住人口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一场“抢人、抢钱、抢土地”的地方政府间的竞争即将开始。作为中国经济的主导力量之一,地方政府的积极性一旦被再次激发出来,中国经济也将恢复其本身的活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