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反击特朗普 巴克莱:美联储或被政治化

+

A

-
2019-04-08 21:14:01

特朗普曾多次批评美联储加息,并表示其现在应该降息并采取更宽松的政策。日前,美联储对此进行了反驳。

综合媒体4月7日报道,尽管美国经济仍在扩张,但特朗普(Donald Trump)及其高级经济顾问拉里· 库德洛(Larry Kudlow)反复用通胀不足来证明他们要求美联储改弦更张的合理性,敦促放松信贷。

特朗普4月5日在政府公布了高于预期的3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幅之后对记者表示:“美联储应该下调利率,他们确实拖慢了我们的速度;没看到通胀(达到目标)。”特朗普强调通胀疲软,触及了美联储官员的一块敏感区域——他们一直在试图搞清楚个中缘由。

意外的是,据CNBC报道,美联储反驳了特朗普关于收紧货币政策正在损害经济的说法。在4月5日发布的一篇文章中,圣路易斯联储表示,美联储降低资产负债表上债券水平的举措,即所谓的“量化紧缩”,不会对经济增长产生任何明显的负面影响。

美联储经济学家克里斯托弗·尼利(Christopher Neely)在文章中写道:“取消不寻常的货币宽松政策,的确可能会导致实际活动减少和价格下跌,但联储资产负债表的持续萎缩并不是2018年资产市场看跌的罪魁祸首,也不太可能显著阻碍未来的经济活动。”

尼利列举了四个原因,说明为什么量化紧缩不会损害经济增长。

一、对收益率的好处不会逆转,因为量化宽松只是修复了“暂时流动性不足的市场”。二、由于联储在2014年结束了资产购买,并于2015年开始加息,紧缩已经开始,对金融市场或经济几乎没有什么负面影响。三、 财政部一直在以较低的收益率发行较长期限的债券,这有助于减轻美联储削减类似期限债务的部分损失。四、美联储已经减持的资产如此之少,以至于市场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感受到其影响。

不过,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特朗普准备提名其支持者史蒂芬·摩尔(Stephen Moore)与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为美联储理事。

对此,巴克莱首席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加彭(Michael Gapen)表示,这可能是美联储政治化的开始。加彭表示:“大多数被提名为理事会成员的人,不管哪个政党掌权,他们倾向于根据专业知识获得提名,而且他们大多处于政治边缘,”并补充称,他们通常是来自学术界、政府或私营部门的经济学家,而特朗普可能提名的两位候选人“似乎更多的是因为他们的政治贡献而不是他们在经济学方面的成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童木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