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一:揭开的伤疤 被抛弃的凯恩斯主义

+

A

-

北京时间3月21日至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在成功说服了意大利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之后,法国却在热情欢迎后选择了继续观望。

法国在等待什么?法国乃至整个欧洲经济是将继续延续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模式继续走向危机,还是倒向凯恩斯主义,甚至是国家主义,重启欧洲的动荡?

提示

面对已经中国提出的新的方案,法国乃至欧洲又能否最终选择中国?为此多维新闻通过《欧洲能否选择中国》系列报道:

《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一:揭开的伤疤 抛弃凯恩斯主义》

《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二:失去的20年 新自由主义梦醒》

《欧洲能否选择中国之三:距离中国方案 还差一场危机》

面对纷繁复杂的欧洲经济,多维新闻主要通过对法国,这台欧洲经济“发动机”的战后经济发展历程和经济思想脉络的梳理,来探讨法国乃至欧洲最终选择中国方案的可能。

北京时间3月2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右)访问法国。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左)在象征法国荣耀的凯旋门前为习近平举行与欢迎仪式。(图源:Reuters)
1
揭开的伤疤 法国危机

在历经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2012年爆发的欧元危机后,法国乃至整个欧盟经济正在呈现出逐步恢复的迹象。按本币不变价格计算,法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已经连续6年实现恢复性增长,2017年法国GDP增速甚至达到1.82%。

然而,就在这样祥和的表象下,一场危机却正在酝酿。这绝非是一场现实的危机,而是法国,乃至欧洲民众对于未来的担心与现实的愤怒。从2018年11月中旬开始这种担忧与愤怒终于在法国爆发,“黄背心”运动以及法国近50年来最大的骚乱正在揭开法国乃至欧盟经济的伤疤。

法国人发现,自己正在失去引以为傲的完善的社会福利,失去食品、汽油等等政府补贴,与此同时,法国的制造业也正在落伍,工人的实际失业率在增加,法国的制造业占GDP比重正在逐年递减,已经从2007年的11.63%再次降到了2017年的10.14%。与此相伴的是,法国经济总量占全球经济的比例也正在从2007年危机前的4.6%下降到了目前的不足3%。

在过去的十年间,法国民众生活不仅没有太多改善,反而经济正在逐渐落后于世界,并且逐步从世界的核心滑出。

为了终结这种危机,来自法国经济部门的呼声正在越来越倾向启动新一轮凯恩斯主义式的改革。日前,法国和德国的经济部长联合发表了“面向21世纪欧洲产业政策宣言”,一方面要求加大政府对于创新技术的投入,另一方面要降低企业兼并门槛,用以支持大企业的发展,以希望借此来维持欧洲在技术上的领先优势,并“扮演人工智能领域的世界领导者角色”。

然而,政治上的民粹化,正在使得法国乃至欧盟的决策层变得犹豫不决,经济纲领颠三倒四,无论是中左翼党派倾向凯恩斯主义的经济政策,还是偏右翼党派倾向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不仅都难以真正实施,并且都面临信用“破产”的危局。

2
报团取暖 欧洲重建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从废墟中爬起的欧洲,就早已失去了昔日的辉煌,无论政治还是经济,都不得不在夹缝中生存。在地缘政治上,西边是美国,东边的苏联;苏联解体后,没过上几年舒心日子的欧洲,又不得不面来自中国在经济上的追赶。

也许正是这种地缘政治上的边缘地位,使得以法国和德国为代表的欧洲的经济政策似乎早已已经习惯了曲折的前进路径。当遭遇危机,就多来一点凯恩斯主义的国家干预与财政刺激;当经济复苏,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放任就会盛行。这种充满“人文主义精神”的经济模式,正在让法国乃至欧洲在新的国际竞争中面临失败。

二战之后,废墟上的欧洲急需重建。已经濒临破产的企业家和急需面包的工人,面对可怜的资源与财政不得不报团取暖。以国家干预、财政补贴为代表的凯恩斯主义经济模式,一度被奉为战后经济学的圭臬。带有左翼色彩的政党纷纷上台执政,资本对于利润的追求不得不让位于尽快恢复生产。

从1945年1月法国临时政府正式拉开了经济国有化的序幕开始,法国雷诺、法国染料公司、以及法国四大储蓄银行和保险公司纷纷被均收归国有。1945年12月,法兰西银行也被转变为国家银行。1946年5月,法国正式颁布大规模“国有化”法令,对煤炭、电力和运输等基础工业实行国有。截至1946年底,在政府对于整个国家经济的全面管理和主动干预下,法国工业的产量达到二战前1938年的水平。

此后,随着1947年,东西方冷战“铁幕”的落下,来自以苏联为代表的计划经济模式再次对欧洲形成了巨大的压力。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欧洲,尤其是法国都不得不采取高福利外加国有化的经济政策,以实现社会的稳定与经济上的赶超。

截至1970年在贯穿整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凯恩斯主义经济模式的主导下,法国GDP平均增速达到4.6%(按不可变价格本币计算),经济总量从占比不到是全球经济总量的不到4%,上升到5%以上,重新恢复了法国作为世界经济强国的地位。

然而,随着经济恢复与民众生活的富足,欧洲的短缺型经济正在过剩型经济取代。民众要求更多福利和自由,而不满于被官僚管制的经济,以及来自资本的过多剥削。与此同时,资本对于更高利润的追逐也开始蠢蠢欲动,并相反地认为,过高的工人福利实际是在削减法国产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而政府则不得不面对高赤字率的煎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