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禁飞揭露产业发展本质 国家竞争优先于市场竞争

+

A

-

自中国民航局于北京时间3月11日率先宣布停飞国内航空公司所有波音737-MAX8型客机后,这股“禁飞风波”愈演愈烈。3月13日,随着各界质疑和指责的声音不断加大,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终于下令停飞美国境内的波音737MAX型客机,成为全球最后一个停飞该机型的国家。

然而就在美国政府宣布禁飞的前一天,美国FAA仍然坚称没有发现需要禁飞的系统性问题。当日,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乘坐737-MAX8型客机飞往华盛顿以显示对该机型的信任。从美国政府顶住各方压力坚持不肯禁飞波音737MAX机型的行为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对本国产业的保护可谓尽心尽力。

当地时间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ET302航班起飞6分钟后坠毁,机上成员全部丧生(图源:VCG)

在中美贸易谈判中,美国一再指责中国政府存在扭曲市场的产业补贴行为,尤其是涉及“中国制造2025”的关键产业。然而美国在“禁飞风波”中的所作所为却让全世界看到政府对市场的干预无处不在。

以航空制造业为例,美国和欧盟都将商用飞机制造作为自己的核心产业。1970年拥有泛欧洲背景的空中客车公司成立后,美国民用飞机制造商受到了来自欧洲的强力竞争。美国和欧盟都在指责对方存在扭曲市场的补贴行为。

航空制造业是美国和欧洲竞争的重点领域(图源:新华社)

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之下,有关政府补贴的条款并不全面。1992年美国和欧盟达成了一项更加严格限制政府补贴行为的协议。然而各国的补贴行为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反而更加多样化和隐蔽化,例如:政府研究机构向企业直接转移技术、对新建工厂提供基础设施和税收便利、向关联企业提供低息贷款等。

2001年至2004年,空中客车公司的商用飞机订单连续四年超过波音公司。美国无法坐视本国航空制造业在国际竞争中落于下风,并于2004年10月向WTO提起诉讼,指控欧盟违反了1992年达成的协议。欧盟随后做出反击,指控美国同样违反了1992年达成的协议。

在这场争端中,最令人震惊的是双方披露出的庞大政府补贴金额。波音公司认为空中客车公司自成立以来从欧洲各国政府获得了约400亿美元的补助,而欧盟认为波音公司获得了超过230亿美元的政府补助。2004年,空中客车集团(Airbus SE,由空中客车公司等多家欧洲公司整合而成)的市值为190亿美元左右,而波音公司的市值约为330亿美元。

金额庞大且旷日持久的政府补贴背后,双方政府的图谋又是什么呢?

首先,民用航空制造业的发展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溢出效应。民用飞机属于终端产品,其产业链上游包括钢铝、电子器械等各类制造业,其产业链下游涉及民航、运输、租赁等多种服务业。因此,发展民用航空制造业能够为其产业链上下游提供工作机会和经济效益,带动经济发展。

其次,民用飞机是航空工业技术的集大成者,能够带动材料技术、空气动力技术、发动机技术等诸多技术的发展。此外,航空工业涉及的技术较为复杂,需要长时间积累,一旦取得优势便很容易获得垄断性地位。因此,民用飞机通常是其制造国在国际贸易中具备竞争优势的产品。

最后,补贴民用航空制造商同时也是对本国军事能力的提升。波音公司是美国最大的军用飞机生产商之一,著名的“同温层堡垒”轰炸机B-52、美国第三代重型战斗机F-15都是其代表作。现在的空中客车公司由大名鼎鼎的欧洲宇航防务集团公司(EADS)和原空中客车公司整合而来。EADS的防务产品包括导弹、军用飞机、军用航天器等。

从美欧在航空制造业的政府补贴争端中可以看出,即使是最强调自由市场经济的西方发达国家也在对其核心产业进行各种保护和补贴。有关这类产业的竞争,与其说是市场竞争,不如说是政府竞争、国家竞争。

随着中美贸易谈判进入最胶着的阶段,中国社会各界应当对什么是市场竞争,以及什么是国家竞争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市场竞争固然能够提高市场运行效率,但是在某些领域内国家竞争是高于市场竞争的。

中国虽然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但是在国际市场中缺乏具备垄断地位的产品。中国产品能够畅销海外,主要是凭借“人口红利”和“工程师红利”带来的廉价成本优势。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具备竞争优势的产品通常在某些技术上受制于发达国家。这也是美国毫无顾忌地发动贸易战的原因。

由于垄断性的技术优势是很难依靠市场竞争突破的,因此政府的干预尤为重要。作为世界工厂,中国已经进入了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节点。中国政府对产业发展的干预主要分为两部分:一是推动产业升级,尝试在关键技术上摆脱对外依赖;二是加大对新兴技术的投入,取得先行优势,例如AI技术和5G技术。

从本质上看,中美贸易战无关市场自由竞争,而是一种国家竞争行为。从美国拼命拉拢盟友遏制中国5G技术发展的所作所为中可以看出,国家竞争是无规则可言的,政府补贴已经属于比较“阳光”的行为。

中国应当从波音737MAX禁飞的风波中看到,政府对核心产业的保护是国家竞争的一部分,不在自由市场运行机制的约束范围之内。因此,中国使用政府补贴等手段促进核心产业、新兴产业的发展,属于中国的国家竞争战略。在中美贸易谈判中,中国应当将使用政府补贴的自主性作为中美贸易协议的底线,不能也不应当做出妥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