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债务最大的灰犀牛竟然在这里

+

A

-
2019-03-12 05:33:15

居民杠杆率快速上升的风险虽然值得关注,但更大问题在中国国企与地方政府。需要从结构性角度去看待中国宏观杠杆率过高的问题。

中国宏观杠杆率过高的风险尚未解除(图源:VCG)

中国大陆媒体《中国新闻周刊》北京时间3月12日报道,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全球范围内的债务高企,引起投资者关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推荐使用宏观杠杆率(实体经济部门的债务/GDP)来评估各国债务风险;国际清算银行也相应提出了杠杆率偏离长期趋势的所谓杠杆率缺口来作为金融不稳定的预警。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CNBS)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6年,中国宏观杠杆率平均每年上升12.4个百分点,是同期全球宏观杠杆率增速的两倍多。截至2018年底,中国宏观杠杆率为243.7%,与美国的水平大体接近。

高杠杆率也被称为“债务灰犀牛”,是金融脆弱性的根源。中国决策层近两年来,一直在着手化解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指的就是杠杆率过高的风险。中国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约为250%,远高于新兴经济体不到190%的平均杠杆率。但是了解灰犀牛的内在结构才更重要,也就是分析杠杆率的结构及其风险。

从结构上看,2018年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为53.2%,企业部门杠杆率为153.6%,政府部门杠杆率为37%。企业部门杠杆率畸高,政府部门杠杆率偏低。但是居民部门杠杆率这些年的快速上升并非中国独有,美国在2000年至2007年,居民杠杆率便上升了28个百分点。中国目前正处于居民杠杆率增速较快的时期,从2008年的17.9%上升至2018年的53.2%,10年间上涨了35个百分点。居民杠杆率快速提升,还有一个原因是:新一代消费群体借贷意愿增强、互联网金融持续发展、银行零售业务加快转型的背景下,短期消费贷款保持了较快增速。虽然个人按揭贷款不良率保持较低水平,但是信用卡不良率和消费金融不良率相对较高,可能是一个潜在的风险点。

其次是企业杠杆率风险。中国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由2017年的158.19%回落至2018年的153.55%,下降了4.6个百分点。除今年一季度稍有反弹外,下降趋势已保持了7个季度。非金融企业去杠杆取得成效,但其贡献主要在中国民营企业。2018年,中国国有企业总负债上升了16.0%,而民企为主的工业企业总负债仅上升了2.9%。其中国企债务占比超过六成;而这些国有企业杠杆率中,又有一半左右是融资平台债务,这部分是和地方政府有直接关联。如果扣除掉融资平台债务,企业部门杠杆率风险也就不那么凸显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孙传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