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网:中国经济遭遇下行压力的根源

+

A

-

最近两年,中国经济仍处于深度下行调整状态中,对于经济下行压力的根源,有分析指出,根本原因不是产能过剩,不是债务过高,不是房地产独大,而在于中国急剧恶化的投资回报率。


2019年,中国经济仍然以稳定为首要目的(图源:VCG)

FT中文网引用署名为刘海影的文章2月5日报道,按照模型测算,2008年中国的投资回报率高达16%,而到了2017年已经跌至4%左右。

归根到底,一个经济的发展取决于它是否能采取越来越先进的技术,不断改进其经济效率。

只有生产技术与经济效率的提升,能够扩大居民的收入,让需求跟上供给,推动经济总量的强劲增长。如果没有健康的投资回报率,意味着这个经济体没有把有限的经济资源配置在最能够带来经济增长的地方,它将会呈现出产业升级换代速度降低,技术革新速度降低与劳动生产率进步速度降低,进而导致收入疲弱下的需求不足、过剩产能,以及与过低的资产质量相对照而言过高的债务杠杆率。

因此,在根本意义上面讲,一个国家的投资回报率,是这个国家经济运行机制是否健康最准确的衡量。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的投资回报率的提升,归根到底需要由这个国家千千万万充满创业冲动的企业家来完成。他们将会利用手里有限的资源,撬动更大的社会资源,来进行或许表面看起来混乱与莽撞的探索与试错,而有效投资机会正是在这种试错中才被探索出来。各种各样无法被一个统一的计划当局所掌控的投资机会,也就是创新机会,也就是资源再配置机会,也是如此这般落地为有效投资,实现技术升级与经济效率的提升。

文章指出,当下中国所需要的经济政策的核心,在于围绕有利于民企去探索有效投资机会。从这个角度,目前中国经济最需要的经济政策应该至少包含如下几个要点:

第一点,扩大财政赤字并减税。民企投资回报率降低的重要原因,在于监管严苛以及税负高昂。就民企税务负担过高而言,中国急需大规模的减税。但中央政府责无旁贷,必须挺身而出,在中央政府层面实施扩大的财政赤字。例如,如果赤字率从3%提升到6%,由此多出的2.7万亿元可以规划为减税规模释放给民间。

第二点,中国应该考虑货币贬值并降息。中国与全球的经贸往来的含义不仅仅只是贸易顺差,更重要的是依靠越来越大程度上与全球经济供给产业链发生关系,让中国得到更大的技术先进技术,以先进经济组织方式的输入界面,让中国经济能够在国际竞争中间不断强化自己的产业竞争力。

第三点,当然宽松的货币政策与宽松的财政政策都是容易的事情,在本质上最困难、最必须的,仍然是实质意义上的市场化改革,也就是真正让私企能够承担起探索投资机会的重任。

美媒称,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对其全球贸易伙伴造成冲击,令一些外国经济体增长受到牵累,也给亚洲、美国和欧洲的部分企业带来不利影响。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019年2月1日报道,中国经济增速降至30年来最低水平,工厂产出和消费的减少也限制了中国从亚洲其他国家、美国以及欧洲企业的商品采购数量。此外,中国经济放缓不仅打击了股市,还拖累了全球经济增长。 

中国经济走软的影响目前已波及全球各地。中国对半导体加工设备和智能手机部件的需求下降,导致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日本的出口下降,去年12月日本出口额同比下降3.8%,为两年多来最大降幅。德国一直在努力增加对中国的出口,但对中国的这一风险敞口正是德国经济去年仅增长1.5%的一个主要原因。这一增速为五年来最低。

根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数据,去年美国等大型发达经济体以及其他亚洲国家对中国的出口较2017年减少近10%。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六爻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