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换人“立竿见影” 科创板意见稿紧急“交作业”

+

A

-
2019-02-01 00:33:54

前脚刚刚换了中国证监会主席,后脚就发布了《科创板股票交易特别规定(征求意见稿)》,这与以往证监会换帅的套路和节奏完全不一样。

科创板试行注册制在2019年驶入快车道(图源:新华社)

FT中文网当地时间2019年2月1日报道,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主和科创板征求意见稿一前一后几乎同时推出,显然这不是证监会的意志所能决定的。而是中共更高层面的决定和安排。

估计很多人都没料想到科创板筹备和推出的速度如此之快,超出了大多数人的预期。2016年3月1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授权中国国务院在两年内调整股票发行核准制,实行注册制。但被一拖再拖。2018年2月23日时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提出延后两年的申请,于是再次搁置了注册制。

但是这次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直接提出,并快速执行,有点执行不到位就换人的意味。尤其科创板的上市规则、标准、注册流程等都得进一步补充,否则提纲挈领式的规定很难执行下去。如果不改革和斩断新股发行制度的利益链条,科创板对新股依然实施特权配售的话,则这种修改后的交易规则(IPO和增发上市后前5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幅限制)反而便于特权利益套现,再加上科创板股票天生就是融资融券的标的,如果制度细则和监管细则不完善,则很有可能会被投机者和操纵者利用。因此,监管体制和市场基础制度完善是重中之重。

目前A股真正缺乏的是市场化发行的市场环境,本来深圳证券交易所的创业板有这个条件来推行注册制,但遗憾的是创业板还是在按照权力发审来操作,与主板、中小板差异化并不是很大。注册制的核心并不是不审核,不被权力发审的注册制并不是“自由市场”。现行的A股核准制就是对发行对象实质性审核,上市与否都是证监会的发审委说了算;而注册制是监管部门只对注册文件进行形式审查,监管部门拥有拒绝注册的权力,但拒绝注册得有理有据。

监管部门不需要对发行对象的价值判断负责,这一任务由市场去完成。行政主导下的权力发审不但没有选出优质的公司,反而成了权力寻租的温床,各种带有财务欺诈的公司通过形形色色的公关,高价上市圈钱。同时过低的违法违规成本又让这些“问题公司”有恃无恐。结果扭曲了各种市场化的功能,成为市场化改革的最大障碍。所以,证监会不能再一权独大,审核之权交由交易所和中介机构来做,证监会只负责依法严格监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孙传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