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发力资本市场改革 易会满治下证监会的诸多难题

+

A

-
2019-02-05 20:09:50

2019年对于中国资本市场而言,必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一个月内,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两次公开发言核心都是资本市场改革;相反,时任证监会“一把手”的刘士余却比较沉默,网络上关于其即将离任的消息不胫而走,北京时间1月26日,中国官媒新华社发布消息,刘士余卸任,原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正式执掌证监会。“新官上任三把火”,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改革这把“火”,可能会烧得更旺些。

曾任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得易会满履新证监会,银行摸爬滚打多年的他想必对民企融资问题有更深的认识(图源:VCG)

科创板和注册制背后的争夺战

早在2018年末,中国证监会召开的会议上,部署了2019年的九大工作。其中除“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位列第二外,前四项工作中,三项都与融资有关。可见疏通资本市场融资功能,成为了中国证监会的首要任务。

九大任务中排在第一位的是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2018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试点科创板和注册制后,相关制度完善工作就在中国资本市场的热切关注下紧罗密布地展开。

1月23日,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召开会议并审议通过的各行业相关制度和指导意见中, 《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也排在首要位置。1月30日,科创板细则正式出台,科创板和注册制开始实施也进入倒计时。

科创板的设立将更好地服务中国科技创新企业,支持科技型企业上市融资。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11月,中国股市中,战略性新兴行业上市公司达1,268家,总市值11.9万亿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7美元),在中国资本市场占比分别为35%、26%。整个2018年,已有65家高新技术企业在中国股市首次公开募股(IPO),高新技术企业在IPO中占比达到71%,融资总额812亿元,占比63%。

除满足中国本土科创企业上市外,科创板和注册制也将扛起吸引海外上市中国企业回归A股甚至是与国际资本市场争夺优质企业IPO的重任。截至2018年末,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数量约为30家。最直接的原因是美国上市流程最为简便,能为企业提供最大的便利条件。

2018年,瑞典数字音乐公司Spotify登陆美股,该公司采用的“直接上市”的模式甚至抛开了券商和投行,只简单的在交易所完成登记上市。国际资本市场中,类似这样为了争夺优质公司IPO而修改上市制度的案例并不少见。例如香港和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都曾为了拟上市企业修改IPO规定。而中国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无疑是加入国际竞争的第一步。

易会满的难题

虽然科创板和注册制是资本市场改革的“重头戏”,但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宏观环境中,中共必定竭尽所能,理顺企业融资渠道,重振实体经济。资本市场自然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新股发行常态化、退市制度完善、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和停复牌制度修正,这一系列基础制度的调整都需要在2019年持续推进。另外,优化企业再融资流程,尤其是并购重组的改革也尤为关键。2018年中国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单数和交易金额分别为3,689单和2.3万亿元,同比增长57%和42%。

从近一段时间中国证监会的举动来看,已经开始为企业再融资提供便利。一方面是将上市公司再融资的间隔期由18个月缩短到6个月,另一方面是上市公司还债以及补足流动资金、回购股份都可以进行再融资。

此外,中国证监会完善了并购重组审核分道制,新增适用“豁免、快速”通道的产业类型,包括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电力装备、新一代信息技术、新材料、环保、新能源、生物产业等科技创新导向产业。

从上述中国证监会的工作来看,2019年将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大年,也是优质企业的“融资大年”。而在交易端,中国A股前期的市场波动,让原本活跃的市场有些“阴晴不定”。就连方星海也承认A股交易“不够活跃”。方星海曾透露中国证监会正在研究“取消新股首日涨跌幅限制、进一步松绑股指期货限制、引入境内外中长期资金、改善交易制度、丰富期货及衍生品工具”,这些都将是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需要面临的难题。

中国独立财经撰稿人皮海洲虽然对企业融资和资本市场改革表达了乐观态度,但他也警告投资者需要有“务实的认识”。方星海希望中国股市更加有“活力和韧性”。那么对于投资者而言,同样需要耐心,不能简单地认为市场“非牛即熊、非熊即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