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月刊】为什么“盯住”华为之一 如芒在背

+

A

-

正当中美贸易谈判的关键时期,美国却一直“盯住”华为不放。不仅是在美国政府要求下,加拿大政府扣押了正在温哥华转机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华为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而且,美国国会和政府针对华为的禁止、制裁法案一项又一项的接连被提出,一项又一项的针对华为的“指控”调查也正在进行。美国为什么要“盯住”华为不放?华为除了作为一个人们熟悉的中国手机厂商之外,其背后还隐藏了中国产业与科技的多少“秘密”?

本文转自《多维TW》038期(2019年01月刊)专题《“狼性华为”的前世今生》。浏览更多月刊文章:【多维CN/TW频道 】。

与一般公众眼中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为)不同,真实的华为不仅仅是中国大陆的一家手机制造企业。它真实的身份是中国,乃至世界通信产业的“大佬”。手机业务仅仅是华为近几年来刚刚创办的一个项目。尽管2017年,华为手机销售达到约1.5亿部,甚至有望销售量超越三星和苹果手机,但是这个业务量仍不足华为全部业务的40%和全部利润的10%。在华为内部,其手机业务部门往往被当作嘲笑的对象,甚至被指责为华为用来“赔本赚吆喝”的部门。

第41期《多维CN》、第38期《多维TW》新刊上市

华为最主要产业和90%的利润来自通信设备制造、网络架设与服务,以及数据服务业务。全球170多个国家,以及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都在使用着华为的产品。2017年的华为全球销售收入达到6,036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8美元),并在全球拥有约17万名员工,其中,非中国大陆籍的就约7万人。在英、德、法、俄等国设有16家研发中心。

按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自己的说法,华为其实不是一家中国大陆企业,而是一家全球企业。而华为也不是一家手机生产商,而是一家通信数据的“管道”建设商。

这就如同人们家中的自来水一样,手机、计算机等通信终端产品,就相当于水龙头。而华为主要建设的是自来水的管道,包括,整个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自来水管道、水塔、泵站、自来水厂,以及水库大坝。也就是说,消费者近年才看见“华为手机”这个水龙头,殊不知全球的“水管”早就已经是华为的了。

目前中国大陆的绝大部分通信基地台、网络干线和通信数据服务都是华为建设和制造的。而在国际市场上,从东南亚到非洲,再到法国、德国、西班牙等欧盟国家的3G、4G通信网路,也随处可见华为的设备和系统,甚至完全就是华为负责承建和接受委托营运的。华为在全球电信设备领域的市场占有率也已经超过了28%,取代爱立信(Ericsson)成为世界第一。

更可怕的是,华为从一家没没无闻的小企业成长为国际通信产业巨头,只用了20多年。而从华为第一次踏入国际市场,到占有全球170个国家的通信市场,只花了不足15年。更关键的是,它还在继续快速膨胀,在国际市场攻城掠地,又成为5G通信领域全球最具实力、拥有最多知识产权的公司,并且一点都看不到有扩张减缓的迹象。这样快速的成长,已经让全世界侧目,而美国就恰恰是华为下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华为的到来,已经足以让美国感到威胁,甚至已是如芒刺在背。

华为的成长是个“奇迹”,即是产业的奇迹,也是市场的奇迹。当中国大陆完整的产业能力遭遇庞大的市场时,华为就以惊人的速度脱颖而出,并且成为中国大陆的其他产业的发展“典范”。

时光倒回29年前。1987年的华为当时还仅仅是爱立信、诺基亚(Nokia)等国际电信巨头的一个中国大陆代理商。然而,作为一名转业的技术军官,精明的任正非发现,在国际电信巨头们卖给中国的那些昂贵的通信设备的背后,其实并没有那么玄奥的技术。

也许是命运的眷顾,正当任正非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中国的通讯市场也正处于爆发的前夜。于是,包括华为在内,当时的中国诸多企业开始仿制国外的同类产品。这不仅使得任正非迅速赚取了第一桶金,并透过服务和价格战,华为从中国的二三线城市开始,逐步把掌握在爱立信等国际巨头手中的中国市场生生地抢了过来。

产业与市场的第一次结合所爆发出来的潜力,让任正非又把目光盯上了刚刚兴起、利润更高的移动通讯领域。然而,全球移动通讯系统(GSM)的后续研发和市场拓展所需要的巨额资金和技术研发的难度是任正非始料未及的。仅仅研发团队就不是之前几个专家能搞定的,从设计到程序撰写、再到测试,至少需要几百人的团队。而且,任正非还要在没有任何盈利的情况下,向一个又一个客户推销产品。

值得庆幸的是,任正非此时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沉寂在中国各大学里的众多专家和国有企业里的工程师,此时成为任正非可以调动、召唤的力量。在任正非的高薪招揽下,来自中国大陆各所大学和国企的技术人才,放弃了原有的身份,开始汇聚到华为来。

1997年,华为研发出2G移动基站设备,然而,技术上的突破,并不代表产业上的成功。以爱立信为首的国际通信巨头,似乎是吸取了之前与中国企业打交道的教训。不仅在技术专利上设置了层层障碍,而且在市场上寸步不让。从一开始,华为就面临着国际通信巨头的价格战威胁。于是华为最危险的时刻到来了。就在1999年10月,华为已经因为6个月没订单,而共计拖欠工资、货款近300亿元。

就在这个华为的生死关头,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终于了解到了华为的情况,对任正非提出了“在技术上要创新,在经营上要稳健”的嘱托。同年10月,华为获得了福建移动通信有限公司高达3.2亿元的行动通信工程案。而在此同时,任正非还把华为近乎全部的股份分给了他的员工。根据员工的职务层级和对华为的贡献大小,实施了“全员股份制”的产权结构,而任正非本人仅占有约1%的股权。

事实上,就像通用、波音、思科和微软,这些企业也都和美国政府保持着紧密合作关系,联邦和各州政府,包括美军,同时也是这些美资科技企业最重要的客户。华为和中国政府与解放军的关系,也大致如此。外界会嚼舌根的,是任正非曾经是解放军的身份,以及这家企业做这么大,但为何不上市?而在深入了解华为的企业经营模式后,就会知道其无法上市的原因,正是其特殊的全员持股结构。

许多媒体会写“任正非是华为的老板”,这么说是外行,因为任正非仅持有约1%的股权,剩余99%都分给员工。外界质疑“华为为什么不上市”理由在此,在“华为人皆股东”的情况下,怎么上市?这种股权结构,大大激发了公司从上到下的工作和创新热情。这才是华为在诸多大陆巨型企业中风评特佳的原因,因为这种股权结构,极大地激发了华为的“狼性”。而“华为是解放军的”的说法,也就不攻自破。

在华为获得福建移动通信有限公司的项目后,便走上了移动通信业务发展的快车道。内蒙、山东、湖南、湖北……整个中国大陆市场,成为华为最大的“后盾”,也成为华为到海外攻城掠地的家底。在2007年底,华为提出了自己的4G基站概念,并在技术标准上支持了中国大陆电信企业。2013年华为击败了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通信设备商,并开始投资研发5G通信技术。

中国大陆庞大的市场、齐全的工业体系,外加华为的独特企业模式,一个高科技企业“巨兽”就此诞生。这才是美国最不愿看到的结果,一旦中国大陆市场继续复制下一个“华为”,美国的科技领头羊地位恐将不保。

推荐阅读:
【多维 TW38期】为什么“盯住”华为之二 全球合作
【多维 CN41期】“黄背心”运动的阶级本质
【多维 CN40期】“基建狂魔”再发威 港珠澳大桥的科技元素

请留意第41期《多维CN》、第38期《多维TW》,香港、澳门、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大利亚等其他地区各大书报摊及便利店有售。

您亦可按此【订阅】月刊,阅读更多深度报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