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遇“拦路虎” SWIFT进中国是否“引狼入室”

+

A

-
2019-01-18 09:03:12

SWIFT独资企业落地中国北京,标志着中国进一步扩大金融对外开放。同时,SWIFT支付体系仍有很大的局限性,中国在跨境支付业务发展方面与SWIFT加深合作的同时,也应当大力发展安全性、自主性更高的人民币跨境结算系统。

北京时间2019年1月16日上午,北京市政府与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在北京签署合作备忘录。根据双方的合作备忘录,SWIFT将在北京设立外商独资企业,从比利时总部承接中国区业务,为中国用户提供本地化的服务。

SWIFT是全球最重要的金融报文传输服务组织,在国际金融结算和清算中扮演信息通道的角色。它的作用是连接全球各地金融机构,传递涉及交易、结算与清算的各类数据。目前,SWIFT的合作者遍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超过1.1万家机构选择与SWIFT支付体系对接,每天传输交易类信息超过2,810万条。

1983年,主要负责中国外汇业务的中国银行率先加入SWIFT,随后有国际结算业务需求的中国各大商业银行也陆续成为SWIFT会员。随着中国迅速成长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和全球第二大经济体,SWIFT支付体系承接了大量来自中国的国际结算业务。

斯诺登泄露出的文件显示SWIFT支付体系长期处于NSA监视之下,图为斯诺登现身丹麦音乐节(图源:VCG)

由于SWIFT在全球跨境结算体系中拥有难以替代的地位,SWIFT也常常在全球政治局势中发挥重要作用。2012年,美国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的过程中,SWIFT切断了和所有伊朗金融机构的联系,首次将一个国家整体排除在国际支付体系之外。2017年朝核危机期间,SWIFT将4家朝鲜银行“拉黑”,支援美国对朝鲜的经济封锁。2018年美国恢复制裁伊朗后,欧盟并不想跟随其步伐。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表示欧盟正在着手建立一套独立于SWIFT支付体系之外的属于欧洲的跨境支付系统,以便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获得更大的自主权。虽然SWIFT宣称自己是全球会员行共有的国际非盈利组织,但是SWIFT在很多业务的执行上明显被美国政府的意志左右。

此外,资金信息在SWIFT支付体系流通过程中的安全性一直备受质疑。2013年9月德国杂志《Der Spiegel》报道称,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NSA)通过截取SWIFT交易记录监控银行间资金往来。截至2011年,NSA名为“Tracfin”的数据库已经保存了1.8亿条来自SWIFT的交易记录。

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中国国内企业对外投资力度不断加大,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资金往来也愈加频繁。因此,在中国不断扩大金融开放的当下,清醒地认识到SWIFT支付体系的局限性尤为重要。

中国在跨境结算方面的金融开放过程中,采取了“两条腿走路”的策略。

一方面,中国在跨境支付业务上不断与SWIFT加深合作。2017年,SWIFT提出了全球支付创新(global payments innovation,gpi)倡议,旨在提供更迅捷、更方便、更透明的跨境支付服务。2018年11月,SWIFT亚太区主管Alain Raes在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表示,已经有132家中国商业银行采纳了SWIFT gpi支付体系,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采纳银行数量最多的单一经济体。

另一方面,中国也在努力打造属于自己的跨境支付系统。自2012年起,中国人民银行组织开发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ross-border Interbank Payment System,CIPS),并于2015年10月份投入使用。经过两年多的改进,CIPS二期于2018年5月份上线。新CIPS丰富了结算模式,延长了服务时间,使人民币的全球使用变得更加便利。

中国“一带一路”网显示,截至2018年10月,CIPS已经覆盖俄罗斯、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泰国等40个“一带一路”国家的165家银行,有力推动了中资银行和以银联为代表中国金融技术标准走向世界,加速了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因此,中国准许SWIFT在北京设立独资企业,更多的是一种“各取所需”的表现。在意识到SWIFT支付体系包含着重大政治和安全隐患的同时,大力发展安全性、自主性更高的人民币跨境结算系统才是中国政府面临的当务之急。只有如此,中国才能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保障跨境支付体系安全,扩大金融对外开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陈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