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会见“钢铁侠” 中国或将戳破“美利坚神话”

+

A

-

北京时间1月9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了美国特斯拉公司首席执行官马斯克(Elon Musk)。

这位又是发射火箭,又是研发电动汽车,素有“钢铁侠”之称的马斯克,在其“美国梦碎”之后,终于来到了中国。1月7日,特斯拉公司(Tesla Inc.)这个曾经象征着美国“再工业化”奇迹的电动汽车品牌,终于在中国上海投资建厂,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首个外商独资项目。

也许有人认为,这是中国加大对外开放,针对中美贸易冲突的一种妥协。然而殊不知,其背后还隐藏着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马斯克曾经的高傲与锋芒,如今已经不再,其引以为傲的自动化超级工厂,以及特斯拉电动汽车在连续亏损、未能达产的情况下,不得不来到中国,以谋求最后的“救赎”。

对于马斯克(左)来讲,这次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握手,意味着一个美国“神话”的破灭,与另一个中国故事的开始(图源:AFP)
1
“冷却”三年 

2014年,特斯拉电动汽车以其新颖的设计、高超的性能,以及新锐的营销模式席卷全球,并成功打入中国市场。当时,也正值中国电动汽车被政府纳入战略支柱产业,中国政府对于发展新能源汽车给予了极大的热忱和巨额的补贴。

当时一辆售价在30万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的中国国产电动汽车,往往能够获得将近20万元的政府补贴。这使得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被迅速推高,从2013年的年产销电动汽车不足1.8万辆,一跃增长到了2015年的接近20万辆,中国市场两年增长了19倍。

尽管,相比于特斯拉,当时中国的电动汽车无论从款式还是性能上都相去甚远,但是当时特斯拉相关车型动辄近百万元的价格,也只能让其成为中国市场上的小众商品,因此难以打开中国的广阔市场。

于是,2014年4月,已经感觉到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即将爆发的马斯克开始了对中国政府的游说。作为风头正盛的马斯克,他的想法很是简单,甚至有些天真。他希望中国政府应该一视同仁,在对中国电动汽车进行补贴的同时,也应该按照标准,对特斯拉的产品也进行补贴。

为此,在与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进行会谈时,马斯克甚至开始给这个掌握着中国电动汽车补贴审批大权的官员讲起了国际贸易的公平原则,希望以此来教育这位部长同意将特斯拉纳入中国政府的补贴名单。

当然,马斯克最终没有如愿。中国政府提出的条件是——合资,或者是特斯拉来中国投资建厂。为此,中国政府还组织专家对特斯拉的技术和产品进行了研究和评估。按照中国政府的想法,只要特斯拉在技术上可以给中国产业带来提升,政府提供一部分别补贴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最终的研究结果对特斯拉很不利。据当时参与研究的中国专家介绍,在电动汽车最核心的电池、电机、电控三大技术上,特斯拉的得分并不高。特斯拉电动汽车当时使用的电池是来自日本松下公司生产的一款18650三元锂电池。对于普通公众,这听起来似乎神乎其神,但是实际上,这就是平时在电子烟、笔记本电脑中经常使用的一种电池。特斯拉电动汽车用的电机、逆变器等核心部件也是采购的西门子的产品,其采用的电控器件也全部是外部采购,而整车设计则是外包给了意大利的一家公司。

特斯拉自己有什么,为什么在美国的资本市场上那样炙手可热,这一度让中国的专家很困惑。在经过仔细研究后,中国的专家们普遍认为,特斯拉除了在商业运作上确实厉害之外,其自身更多的是在各种器件的集成、调校等软件开发,以及电池的热控制系统上有其独到之处。特斯拉拥有来自美国军方转让的曾经在美国航天飞机上使用过的热控制循环系统和隔热材料技术。这是特斯拉敢于把7000多块锂电池集成在一辆汽车里的诀窍,也是其他电动汽车厂商难以模仿的关键。

对于这种技术,马斯克有可能和中国分享吗?显然不可能。于是,在中国政府内部开始流传至少要将特斯拉“冷却”三年的说法。通过三年的技术研发,中国的电动汽车产业将具备更高的产业能力。中国的电动汽车将完成在整车设计、电力控制、性能调校上的经验积累。并且,中国的热控制循环系统和隔热技术也将取得突破。更关键的是,随着中国政府补贴的退出,中国的电动汽车无论在性能还是性价比上,都将可以和海外企业进行竞争。届时,如果市场需要,中国企业生产一些高端电动汽车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2
“神话”破灭

此后,特斯拉尽管在中国的销售量节节攀升,但是特斯拉始终没有大规模的进入中国市场,或者是来中国投资建厂。直到2017年以后整个事情才再次出现了转机。

随着特斯拉从一个小众品牌,逐步向大众化的定位转变,特斯拉原有的全球供应链模式开始难以满足迅速扩大产能的要求。巨大的物流成本和普遍的时间延误,使得特斯拉的新款车型迟迟不能上市,即便勉强上市也是经常不能按时交货。这不仅使特斯拉的销售量频频不能达到预期,其股价也出现了大幅下跌。

最后,马斯克一度寄希望于采用全自动化的所谓“超级工厂”模式来挽救自己。尽管,特斯拉在美国内华达州的组装厂由于大量采用了自动化生产线和机器人,而被华尔街资本和媒体炒作成了又一个高科技代替人类生产的神话。但是,也依然无法解决成本过高,产业配套缺乏的问题。

因为,人们发现,越是自动化程度提高,其先期固定资产投资就越加庞大,后期技术维护成本也就越高,企业的资金成本往往会因此直线上升。其建设和维护的所需资金几乎是普通生产线的3至5倍。

而且,越是自动化程度提高,其对生产的规模要求也就越大,对原料、配件的连续性供应要求也就越高。以特斯拉标榜的全球采购和网络销售模式,特斯拉现有的订单规模和物流能力都不满足不了全自动超级工厂的高效运行。

数据显示,2017年,特斯拉全年亏损已达22亿美元,并且已经是特斯拉自成立以来的第八年连续亏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