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吹风” 中国正对冲贸易风险

+

A

-

北京时间2019年1月7日,美国与中国为期两天的副部长级贸易谈判开启。能否在“暂停施加新关税90天内”即2019年3月2日前达成协议,是各方关注的重点。

双方谈判之际,无论美国还是中国,表面看互不相让,各自背后却都做足了功课。虽然,有分析师预计,贸易摩擦对美国影响是短期的、暂时的,对中国影响是长期的,因此中国可能会做出让步。但是,中共似乎并不愿意过于被动,提前采取了各种措施来减少影响,以此增加谈判的筹码。

中国和美国贸易谈判开启,中国已经做好了经济下滑的布局(图源:VCG)

2019年中国的经济早已不是十年前的样子,那时候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是出口导向型,出口占据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0%以上的比例。

这种转变起源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出口遇阻,开始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消费在经济增长中的比例越来越大。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 G.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R.Lardy)在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中提到,过去7、8年,消费支出在中国GDP当中的角色正在变化,大约80%的GDP增长来自于消费支出的增长。 当前,中国外贸依存度比10年前大幅度降低。

中国经济已经摆脱了出口依赖,更倾向于消费、投资,对经济的拉动。2019年初,中国各类促进消费的措施不断出台。中共高层已经从高度关注贸易战,转移到国内消费和经济的提升。

2019年1月1日,中国开始实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在中国国内最引人注意的并非是中美贸易摩擦,而是个人所得税的降幅,人们更加关注养育儿女、赡养老人、住房贷款等等都在减税项目。

2019年1月4日傍晚,中国人民银行宣布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准)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这个时间点有些特殊,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的降低是在中美贸易谈判后的这一周。释放的信息是货币继续宽松,避免经济下滑。

除了消费,中国应对贸易摩擦的方式,正在从投资上着手。第十三届中国全国人大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关于《提前下达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的决定》,决定在2019年3月前,批准当年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之前,授权中国国务院提前下达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债务限额5,800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5美元)、新增专项债务限额8,100亿元,合计13,900亿元。

地方债的提前实施以及额度的扩大,代表中国GDP构成中,政府投资部分正在稳定增长。除此之外,各地区的投资项目也在加速上马,在经济下行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双重压力下,中国正在用投资提速对冲出口下降的风险。

在第二轮中美贸易谈判之际,为了应对挑战,中国已经提前在各个方面做好布局。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朝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