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坚守与平衡 2019财政主导下的中国经济

+

A

-

2018年,中国经济在“快步”的改革中度过。2019年又将如何开始?

尽管有观点将2018年的改革形容为一场“经济误判”和“改革倒退”,在“去杠杆”之后,实体经济受到牵连,经济增速持续下滑。但是,不可忽视的是,在2018年中国经济确实停止了向“经济金融化”的狼突豕奔。

中国经济终结了从2008年“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开始,到2015年愈演愈烈的经济“空心化”,以及资本泡沫化的危险进程。2016年至2018年,中国经济终于将一只脚从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中拔出。

尽管出现了经济减速,但值得庆幸的是,中南海给中国经济开出的一剂“猛药”使得中国经济没有在资本的狂欢中迷失自我,没有在楼市、股市的一路狂飙中忘记自身所有的问题。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在2018年中共激进式改革的基础上,2019年将是全面调整的一年。

在“脱虚向实”以及“供给侧改革”等大方向上,中共必然在“金融货币”“财政地产”上坚守底线,以避免之前改革的“功亏一篑”。与此同时,2019年将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一年,在经济政策上将充满了“坚守”与“平衡”的思路。

正如日前,中国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管友清对于2019年中国经济的判词——“隧道微光”表示的一样。2019年在隧道中,已经看到了前方微弱的光芒和希望,必然要坚持到底。但是,为了避免撞上隧道的墙壁,中国经济还需要作出适当调整与妥协。

中国改革的底线是什么?2019年将成为坚守改革底线与平衡发展的一年(图源:VCG)

从2018年,中南海对于基本国情的判断,以及延续的改革思路来看,中国经济已经跨过了资本原始积累的门槛。中国的广义货币(M2)与GDP的比值已经超过了200%。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资本过剩时代。2011年以后,中国的实体经济资金回报率大约只有4.2%,而金融资本的无风险资产收益率在已经达到5%以上。总体上看,中国并不缺少资本,而是大量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没有拉动实体投资的有效机制。高企的房价和资产价格已经把大量的资金困在金融资本自我升息的死循环当中。

在这种背景下,简单的加大中国央行向市场的货币投放量,增加银行信贷,已经无法破解当下中国经济的顽疾。中国股市里有多少资金,都会被投机商和高企的资产价格“吸食”干净。即使政府救市注资,也只能带来波段行情,无法推动稳健“牛市”。

从中国央行2018年历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降准”,向市场释放流动性的效果来看,尽管从2018年至2019年1月,中国央行已经先后进行了5次降准,由此向银行系统释放的流动性累计已经达到近5万亿元(1元人民币约折合0.145美元);尽管,中国政府在2018年6月、12月针对中小民营企业定点释放了近3,000亿元的贷款额度,但是实际效果依然寥寥,大量资金依然淤积在银行体内,难以下放给实体经济。

好的企业不需要贷款。效益差的企业即使利率再低,也没有贷款动机。即使企业获得了贷款,在产能过剩、实体企业利润低下,平均实体企业资金回报率只有4.2%的情况下,企业也难以将信贷资金转化为产业投资。大量资金依然会进入房地产和金融投机领域。

一方面,广大普通民众收入较低,消费增长乏力。另一方面,少数富裕阶层需求饱和,疯狂追逐资产升值。占整个中国人口70%的中低收入人群的消费拉动,居然比不过中国富裕人口住房投资对于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畸形的经济、畸形的财富分配模式,已经让中国的经济难以通过简单的市场竞争、货币供给等等经济手段进行调整。

因此,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场“刮骨疗毒”式的“二次改革”。一方面抑制金融资本的发展,一方面团结实业资本,降低资金成本,促进债务出清,重新恢复产业利润。同时,中共还将开放更多领域,以国家资本引导社会资本的方式,扩大民生投资和有效供给。这将成为2019年中国经济的主要动向。

在2018年12月21日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表示“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即,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脱贫、污染防治,依然将是2019年的中国经济的核心。在这三项工作中,显然有两项将与民生政策和民生投资直接相关。

首先,市政基础设施、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投资将成为,继中共在铁路、公路、机场等大型基础设施投资之后的又一投资重点。其次,“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是另一个中共保障经济的“重要手段”。

在2019年“改善民生”将不仅是一句口号,而将是实实在在的投资。2019年乃至2020年的中国改革,将通过各种政策和金融机制的调整,逐步让这种民生投资成为可以持续,并长期获利的地方政府自主行为。

在2019年,一方面,中国政府将在规范金融系统的基础上,加速资本出清,重塑中国金融生态链的工作。真正建立一个为实体经济,以及中小企业服务的银行系统和融资市场。另一方面,则将以增加中国中央财政赤字,加大中央财政向地方转移,以及增发地方债的方式,用政府投资启动社会需求,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民生产业,抑或进行科技创新投入,从而重述中国实体产业结构和利润链条。

尤其在基于货币供给政策基本已经失效的情况下,更多的来自于政府的指令性信贷政策,以及直接来自政府财政的投资将成为拉动经济的主要力量。

2019年1季度中国地方政府新增一般债务和专项债务合计就将接近1.4万亿元。几乎是2017年、2018年1季度发行的地方债规模的近3倍。并且,据相关中国券商机构的预测2019年中国地方政府新增专项债务额度将突破2万亿元。

尽管,目前公众普遍担心中国政府的大肆举债,将造成政府财政的入不敷出。但是,事实上,2017年中国全国财政赤字只有2.38万亿元,而2017年的中国GDP达到了82.7万亿元,整体中国政府财政赤字率只有2.88%。而无论是欧美等发达国家,还是印度、俄罗斯、巴西等新兴国家,其政府财政的赤字率都在4%以上,甚至超过10%。

如果,中国政府按照一些专家建议的那样,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例如将中国的财政赤字率抬高到4%,那么,将意味着2019年比2018年,将增加近2万亿元的财政支出资金。这几乎比2018年全年的政府专项债券资金还要多。再结合2019年政府新增的将近2万亿元政府专项债券。2019年中国政府采取的更为积极的财政政策,不仅政府财力完全可以负担,而且相比于信贷而言,新增近4万亿元的政府财政直接投资将使得民生领域的投资环境产生极大改观。

2019年,中国经济将成为“财政”主导的一年,尤其在民生投资、科技创新,以及混合所有制改革等政府主导的关键领域,依靠财政投资重新调整经济结构,引导产业发展,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从而拉动经济健康增长,将成为2019年的主要投资看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