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共经济工作会议:中共“减税”语焉不详 或有深意

+

A

-

就在12月21日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结束之前,关于将减税1.5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6美元)的传闻就已经不胫而走。面对中国的经济下滑,“减税”成为了众多民营企业摆脱困境的希望之一。然而,当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新闻公告出台之际,人们却惊异地发现,中共对于2019年“减税”政策的表述仅有41个字——“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

这比起几乎是连篇累读的“金融”和“民生”来讲,“减税降费”的语焉不详,很有可能“减税降费”本身有另外一层深意,中共更多地将通过财税机制的改革来实现税费征收的公平与规范,最终达到减税的效果。

在中国,一方面存在大量的偷税漏税,一方面又存在高企的名义税负。相比于减税,中国政府更在意“财税体制”的改革(图源:VCG)

对于企业来讲,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信贷上的扶持,显然都没有“减税降费”来的更加实惠。毕竟,如果把中国企业名义上所需要缴纳的各种税、费和社会保险费用都加在一起可能已经接近了企业收入的40%。另据,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白重恩的测算,中国的全部社保法定缴费费率也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有的地区甚至达到50%。如果再计算,政府通过土地使用权的出售而获得的收入,这种变相政府财政税收。那么,按照人们的直观感受,中国的企业和个人税负恐怕要位于全球前列了。

因此,“减税降费”的呼声几乎成为了中国舆论的“政治正确”,当然也是企业的期盼,甚至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的1.5万亿美元减税计划的实施,中国的“减税话题”已经被推上舆论的“浪尖”。

然而,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减税降费”真的具有普遍意义吗?真的具备可执行性吗?这也许是个得罪人的疑问。但是希望毕竟代替不了实事。中国的“减税减费”只有可能在比较小的范围和部分环节才能得到实施,而普遍地实施大规模的实质性“减税降费”其实并不现实。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2017年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有17.2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财政收入为9.1万亿元,中国中央政府财政收入为8.1万亿元),在加上2017年中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约6.1万亿元(含土地出让金收入),2017年,中国政府的总财政收入约为23.3万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中国82.7万亿元的GDP总量,中国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值只有约28.2%。而2017年欧盟28国整体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值约为40%。而2017年美国的这个数字也达到了31.5%。

即使把2017年中国社保缴费的企业实际缴费部分将近4万亿元,计算到中国的宏观税负内,那么中国宏观税负的GDP占比也只有33%。

从实际财政收入的数据看,中国税负比例过高,这个事实显然不成立。中国的实际税负与部分专家们计算的名义税负有着明显的差异。目前人们对于“税费过重”的感觉,更多的是来自于对于税费不公平的抱怨,以及对于税费缺乏规范性的指责。

因此,中共在“减税降费”这个问题上采取“语焉不详”的表述,更多的是出于对实际可执行性的顾虑,以及对“舆论”情绪的回应。

中国的税费缴纳其实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这里面既有部分地方政府“多征税、乱收费”的情况存在,同时也有地方政府为了保护企业、挽留投资,所采取的变相的“减税、减费”,甚至是对偷漏税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

之前,中国影视圈被揭露出来的“阴阳合同”“集体漏税”的情况,就已经说明,按照名义税率计算税收负担,在中国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因此,中国税收往往会落入“实际征税越困难,税率就会定得越高”的怪圈。

中国政府的征税能力也十分有限,由于对整个社会的财富管理和信用体系的长期疏忽和“懒政”,这使得中共的税收过于依靠流通环节和向企业征税。而中国的入所得税,尤其是中国财富阶层的纳税则少的可怜。

2017年中国的个人收入所得税只有1.2万亿元,其中大部分还都被工薪阶层所负担,已经实质上成为了一种“劳动税”。而对于真正的财富阶层,中国政府却缺乏征税手段,抑或担心资本外逃而不敢征税。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于税费征收的随意性,以及其后的改革,也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

例如,2019年即将实施的“社保缴费改由税务局征收”的改革,这意味着原来漏缴、瞒报的各种社保费用将无法在躲避。按照2016年的中国各省的社会平均工资和法定社保缴费费率计算,中国目前实际缴纳的社保费用不到法定缴费的67%。养老、医保、工伤、失业、生育,这5个社保项目,仅2016年一年,中国企业就少缴漏缴各项费用近3万亿元。

不要说追缴偷漏的税费,一旦中国政府从2019年开始恢复法律的严肃性和征收税费的规范性,那么中国的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恐怕有一部分将难以为继。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政府在税费征收上采取了一种十分“自黑”的方法,一方面用违规减免税费的手段来招商引资、帮助企业发展;另一方面,又让人家拿着名义上的高税率来“恶心”自己。

对于中国政府而言,目前急需的是税收体制和征税方式的改革,而不是简单的减税。一方面把名义税率降下来,把该取消的税费种类取消,把该征收的税费尽快开征,让税费真正做到公平合理、起到调整社会收入的功能。另一方面则要把违规的税费管理漏洞堵住,让税费征收规范化,让税收起到规范企业经营,淘汰落后产能,真实反映经济情况,控制政府支出的作用。

因此,在此次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相比于减费降税,中共更多提出的是“要推进财税体制改革,健全地方税体系”,提出的是“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和法治化营商环境”。

这说明,政府其实心里很清楚自己究竟收了对少税,税收的问题究竟又处在了哪里。更关的是,在此次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还提出了,为了应对经济下滑,2019年中国政府将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较大规模的政府投资拉动将在民生、科技、农村建设等领域措施展开。

据中国的相关投资机构预测,2019年中国中央政府的预算赤字率将达到3%,地方专项债发行规模超过2万亿元。新的万亿元规模的经济拉动计划将要实施。

在这种情况下,要求政府采取实质性的减税,甚至是万亿元规模的减税计划,这等于是“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基本属于难以实现的愿望。

因此,2019年很可能出现一种情况是,中国政府将加快税收体制改革的步伐,就像“社保缴费改由税务局征收”的改革那样,在把税费征收的漏洞堵住,实施规范化征收,同时,为了保护企业的经营和经济的稳定,中共将把高企的名义税率、费率大幅降低。

这样既可以使得政府的财政收入不会出现大幅下降,同时也解除了企业被“秋后算账”的担忧。而对于所谓的万亿元大规模“减税降费”则更多的是名义上的减免。按照在此次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提法,对于企业来讲政府将更趋向于“促进正向激励和优胜劣汰,发展更多优质企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