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共经济工作会议:“欲说还休”房产税何时落地

+

A

-

北京时间12月19日至21日,中共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战书、汪洋、王沪宁、赵乐际、韩正出席会议。会议总结了中国2018年经济工作并部署2019年经济工作。

几个月前,房产税曾被热炒,但随着“减税降费”呼声的不断提高以及房产税推行工作十分复杂,该问题被搁置。不过,在此次中共经济会议官方公布的通稿中提到“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分析认为,此次会议虽然没有重点提到房产税,但这样的表述也给后续推进留下了一定空间。

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任何微妙变化都牵动着上至中共高层下至普通百姓的关注(图源:VCG)

“拿起又放下”的中国房产税

就在2017年中共经济工作会议召开期后,时任中国财政部部长肖捷在中共党媒《人民日报》上刊发《加快建立现代财政制度》文章称,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权、分步推进”的原则,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实施。对工商业房地产和个人住房按照评估值征收房地产税,适当降低建设、交易环节税费负担,逐步建立完善的现代房地产税制度。

中共高官的表态也开启了此次房产税的大讨论。也让外界对于2018年的中共经济工作会更加期待。但按照惯例,每年12月中旬左右,中共都会召开经济工作会议。

但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此次中共经济工作会议只字未提房产税。而对于中国房地产市场,整体表述为,加快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保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连续性和稳定性,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表示,中共经济工作会议会议要求完善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很可能包括:因城施策的楼市调控、建设多渠道供应的住房体系、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和明确中央和地方事权等。

房产税具有三大功能:一是作为具有直接税收性质的财产税对拥有超面积多套房者征收,产生调节贫富差距的功能;二是从本源上看,它通过整合房地产领域里过多过滥的各种税费,集中房产税无疑可为地方政府提供比“土地财政”更加稳定可靠的财政收入;三是作为一种调控手段,在保有环节征收税款,使之起到遏制投资投机性购房,增加房产市场有效供给,抑制房价上涨的作用。

因此,房产税作为“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一直被给予厚望,这一话题的讨论在2018年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7月后,中国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发改委主任何立峰,纷纷表态加快房产税推进工作。再加上香港媒体曝出的“大陆房产税版本”,甚至有财税专家甚至预测,房产税2018年年末开始审议,2019年就会开征。

但2018年9月,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刊登文章,房产税法拟5年内提请审议。立法时间的延长让此轮房产税大讨论降温,随后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会承认“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让市场将焦点都集中在“减税降费”和习近平召开的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再考虑加征房产税自然有些“不解风情”。

房产税究竟何时开征

从此次中共经济工作会议表述上看,只字未提“房产税”有些“玄妙”,不提房产税,但在房产税立法方面,仍然有可能按部就班的推进,待时机成熟再开始征收。汪涛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推进房产税立法,但房产税不太可能在2019年全面实施。

从中国立法流程来看,法案审议一般需要三次,三次审议通过后,再进行立法表决。尽管大部分法律的出台经过三审就已经表决通过,但是也有一些法律可能争议特别大,需要花费更多时间统一认识。比如,《物权法》七次审议才通过,时间从初次审议的2002年一直到2006年正式通过,耗时整整四年。

当前,中国社会对于房地产税是否应该出台还持有不同的意见,不过,目前各方关注点更多的是“什么时候出台”以及“如何出台”。社会上对于房地产税的功能的认识还没有明确。按照立法程序,一般在第一次审议后,草案可以公布征求社会意见。

中国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认为,无论如何,正式启动一审才是最关键的时间点。假设启动一审,一定要有非常认真、周到的准备好来举行听证会,搜集、梳理意见,再往后到二审、三审,直至讨论通过。

贾康曾感叹:“从高层人士到达官商贾,到平民百姓,较普遍存在对房地产税的敷衍、推脱和公众厌恶,不想推动。”此外,房产税的最终落地需要充分授权地方政府,逐步置换现有的限购、限价、限贷、摇号等非正常机制和行政手段,可见中国房产税推动困难重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