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亿农民已经完成“改造” 中国是否回归“公社”时代

+

A

-

近日,中国农业农村部消息,目前,农村清产核资在中国已全面展开,“二次集体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范围已覆盖中国1,000多个县市区,已有超过13万个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完成改革,共确认集体成员2亿多人,累计向农民股金分红3,251亿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4美元)。

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表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农村集体账面资产总额3.44万亿元,集体所有的土地资源66.9亿亩。按照此前中国农业农村部的时间表——2019年基本完成清产核资、2021年基本完成“农村集体产权”改革。中国的“第二次集体化”改革正在加速。中国是否又要回归“人民公社”时代?

目前,中国已有超过13万个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完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共确认集体成员2亿多人(图源:VCG)
1
中国改革重回“集体化”

自1978年,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实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人民公社”模式的农村集体化就已被抛弃,然而,进入2018年,习近平主导的新的一轮农业集体化浪潮又开始席卷全国。

一度被认为是中国改革标志,并且被认为是解放农民,调动了中国农民积极性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经越发不合时宜。中国人均不足两亩(1亩约合666.67平方米)的耕地面积,已经难以为中国农民提供更多收入和社会保障。大量农民已经进城打工,并难以反回农村从事传统的农业生产。来自国际粮食、大豆的市场竞争更是让中国农村陷入亏损。

将近2亿户,7亿至8亿人口的中国农民,不仅让中国政府的基层管理成本居高不下,而且使得大量现代农业技术和金融服务都难以被中国农村利用。庞大的城市剩余资本无法向中国农村流动。

如果不对中国农村社会进行“二次集体化”改造,城市剩余资本一旦进入农村的“土地、资源、粮食”市场,对于没有任何保护小农户,势必将造成直接的经济掠夺,出现“农村圈地运动”的恶果。同样,对于来自城市的投资人,也无法面对没有组织的几亿小农户进行投资,一旦出现农户违约,基本将面临法不责众的局面,通过法律维权成本极高。

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在经历了40年的经济发展后,越来越难以应付来自市场经济的竞争,越来越与城市资本脱离。然而,面对中国仍然处在贫困边缘的2亿户,近7亿至8亿农民而言,又不可能将他们永远隔绝在资本市场之外。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于2016年12月26日,发布《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稳步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开始启动。

当人们的目光过于集中在中国的政治改革和城市经济改革之上时,中国将近70%的人口和相应经济基础,正在“第二次集体化”的改革中经历着悄然巨变。

2
倒退还是创新 “人民公社”又回来了吗

为了避免上世纪50年代末,“极左”路线下的“人民公社”对于农民财产的剥夺,以及对于农民积极性的破坏,此轮中国的“新型集体化”改革采用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作为保障。

“新型集体化”在产权上,采取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立的做法;在经营上,同时,采取“承包权”入股,集体经营的方案;在合作上,鼓励有条件的地区扩大联合范围,试点县级合作、市级合作,以增强整体协调应对风险的能力。同时,在政治上,“新型集体化”着力恢复基层共产党组织,恢复中共对于基层的治理。

一村、一乡,几百户、几万户农民形成“一个股权组织”,甚至股份制公司。平均每户的近万元资产和土地,除了少数折抵现金分给农民外,大部分以自愿入股的方式集中于集体,形成动则几十万、甚至上千万元资产的经济实体。

新型农村集体将通过“农村集体产权制度”与国家投资、企业投资相对接,享受各种金融政策的优惠,从而吸引更多村民自愿入股。加入“集体”后,农民不仅将在水利建设、垃圾清运、农业科技、供销信息方面得到优先,更能够通过现代信息网络、电子商务来安排生产、组织销售,甚至可以在某一产品上形成地域垄断,形成定价优势。

同时,作为一个有组织、有监督、有法律约束、有资本实力的组织,更容易获得政府投资项目和银行贷款,更可以通过“集体谈判”的形式与企业进行商业合作。

表面上,“新型集体化”貌似“人民公社”的再次回归,但究其实质内容,早已今非昔比。

3
7亿农民10万亿资产  才是中国改革的根本动力

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3万个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完成改革,共确认集体成员2亿多人。截至2017年底,全国农村集体账面资产总额3.44万亿元。

预计到2019年,全部中国农村集体经济核算完成,除了目前,2亿多农村户籍人口将进入城市居住外,有将近5亿农民将被重新整合进新型的“农村集体”经济当中,届时整个中国农村集体账面资产总额将接近10万元。这笔资产将在2019年之后,为中国经济发展再次提供巨大的动力来源。

请按照中国钢铁协会的估算,仅农村住房升级改造一项,中国每年就至少还需要1.5亿吨钢材,如果算上乡村道路管网,农田水利的建设,中国未来十年至少还需新增近5亿吨钢铁需求,几乎相当于目前中国钢铁产能每年需要增加6%。

同样,按照中国家电协会相关的估算,如果农村的空调保有量达到目前城市60%的保有量水平,再加上旧空调的淘汰,那么将意味约有着6,000万台空调的需求。如果农村普遍从半自动洗衣机换装成自动洗衣机,那么也将意味着将有5,000万台洗衣机的需求。如果农村市场在未来十年得以启动,那么它将给中国家电行业带来至少每年10%以上的增长。

更为关键的是,农村的土地,尤其是接近城市边缘的农村土地。随着土地流转和农地入市(可以不经审批,直接用于租赁住房开发)政策的放开,大量土地资本的形成将不仅大幅提高农民的资产性收入,而且还将作为在农村集体的原始积累和资金杠杆,转化为农民的社会保障、转化为创业资金,带动中小城镇建设,带动产业现代化农业的发展、带动相关产业和农村金融的升级发展。

这不仅将使得中国农村经济加速进入市场经济体系,也使得中国的城市资本大大降低了投资农业和农村土地的交易风险。在政府投资的带动下,约10万亿元的农村集体资产将被盘活,进入整个中国经济大循环。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中国农村经济改革从“人民公社”到“包产到户、分田单干”,这次又回到了“集体化”的道路上。相比于,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国进民退”的争论,这才是中国社会未来最大的根本变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