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金融危机20年:中国央行“暴打空头”是何深意

+

A

-

北京时间11月9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贬166个基点,报6.9329;早盘离岸、在岸人民币双双逼近6.95关口。截至发稿,离岸人民币大幅震荡,一度下探至6.9368,最高贬至6.9467;在岸人民币最高贬至6.9497。

11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升值后震荡贬值。10月31日,在岸人民币汇率在最低贬至6.9780后,消息面利好不断:中美两国元首电话会为贸易战带来转机;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威慑人民币空头,祭出离岸人民币央票,出手干预汇率,随后人民币大幅升值,两个交易日大涨864个基点,盘中人民币升值一度超过900个基点;11月5日,受隔夜美元上涨、避险情绪重新升温等因素影响,人民币即期汇率有所回调,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报收6.9265,较上一交易日贬值385个基点,创9月25日以来最大跌幅。分析指出,人民币多头信心回升,美国国内非农数据等基本面支撑美元指数反弹,多空双方你来我往,形成了双向波动格局。

据传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的董建华半个小时内拍板决定港府出手救市(图源:新华社)

暴打空头 中国不能掉以轻心

中共官媒《中国证券报》援引机构分析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大幅拉升,可能主要是对空头的教训和警告。

2018年以来,美国经济基本面明显复苏,美联储加息步伐不停,美元走强,美债收益率上行。在全球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贸易摩擦影响加剧,国际资本开始从新兴市场流向以美国为代表的成熟安全市场。9月以后,阿根廷、土耳其、印尼、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贬值,阿根廷货币贬值幅度一度超过50%;香港联系汇率也多次承压,香港金管局不得不出手干预稳定港元汇率。

新兴国家货币贬值,港元承压,如果不是中国央行动用离岸央票这一新工具稳定汇率,“暴打空头”,这一切都看起来像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剧情重演。

11月3日,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浙江省杭州钱塘江论坛上谈到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问题时表示,中国也不是世外桃源,希望中国的情况和他们不一样,但要警惕。这一轮新兴市场货币方面所产生的问题,会不会产生比较明显的传染性,会不会对中国也带来冲击,要做出明确的分析,这样才有更准确的判断。不管是宏观上还是微观上,都能找出更好的对策,不能掉以轻心。

这就让回顾1998年金融危机的多空大战显得尤有意义。

泰铢狙击战

1997年,泰国开放资本账户后,国际资本大量涌入,加剧了信贷扩张,跨境融资几乎不受限制;另一方面,泰国央行没有放弃固定汇率,这给后来的危机埋下了隐患。

国际资本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在其著作中回忆,他的基金公司至少提前六个月就预见到了亚洲金融危机。1997年2月,以“量子基金”为代表的国际投机资本大量做空泰铢。其手法是通过曼谷国际银行便利(BIBF)大量借入泰铢并抛售,泰铢大幅贬值后,扣除借款和利息之外汇率下跌部分,就是空头的利润。

泰国央行随后反击,通过动用外汇储备买入泰铢,同时提高短期借贷利率,增加做空成本,泰国方面虽然赢得了第一轮多空较量的胜利,但这让索罗斯意识到,泰国央行外汇储备有限,死守固定汇率的能力不足。

之后,国际炒家开始大规模的买美元卖泰铢的远期外汇交易,1997年初,泰国银行间市场远期外汇合约需求量激增,高达150亿美元。这时泰国央行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干预远期市场,大量卖出远期美元、买入泰铢;并且联合新加坡、香港和马来西亚货币当局干预即期市场;大幅提高借贷利率;严禁国内银行拆借泰铢给国际炒家,减少空头弹药。

然而一切已经为时已晚。据估算,到1997年6月,泰国央行的外汇储备已经仅剩60至70亿美元,大空头们疯狂的抛售泰铢引发市场恐慌,投资者纷纷将泰铢换成美元,这加速了泰国外汇储备的消耗,6 月 28 日,泰国外汇储备进一步减少到 28 亿美元,干预能力几近枯竭。7月2日,泰国政府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导致泰铢暴跌。

空头们大获全胜,并如法炮制横扫菲律宾、印尼、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香港,成为了下一个目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