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安倍“错过”了什么 中日合作没有幻想

+

A

-

时隔7年姗姗来迟,一场中日合作的“盛宴”已经被生生“放冷”。10月25日至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只能说是一次迟来的旅行。尽管签订了2,000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3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尽管协商了第三方市场合作机制,但是中日合作依旧没有更多的幻想。

正如这世上许多事情一样,只要错过也许就很难挽回。在最初的“中日韩自贸区”幻想已经冷去之后,面对一个无法安排自己“行程”的安倍,面对一个无法主宰自身命运的日本,剩下的只有暂时的利益与务实的妥协。也许应该为这一点点成果感到高兴,也许更应该为中日之间的“错过”感到惋惜。

对于过于依赖美国的日本经济,安倍不得不在中日之间再次寻找平衡(图源:AFP)
1
“亲华”的安倍能走多久?

在中美角力的“夹缝中”谋求利益,这是日本外交和经济发展的现实。一面是正在崛起的中国经济和广阔的“一带一路”市场,另一面却是数万名驻日美军,以及对美国的高度依赖。

作为地处岛国、幅员狭窄的日本,两边都不得罪,安安心心地发展经济,度过老龄化危机,这似乎是日本最好的经济选择。作为日本政治家的安倍,其实早已心知肚明。但是中日合作的长期利益,依然无法对抗来自日本经济和政治的现实压力。

随着1985年被迫签订“广场协议”以后,战后的日本相对独立的经济发展之路就已经被打断。日本实体产业逐渐成为金融资本的附庸,而金融资本则更多地掌握在美国手中。日本的经济开始更多地受到政治的左右。

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以及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实施,这使得中日经济的深入合作几成泡影。从2008年以来,从福田康夫,到鸠山由纪夫,再到菅直人,历任日本首相只要试图推进与中国的政治和解,推动“中日自由贸易”,就注定是个“短命”首相。

自2012年再次成为日本首相以来,安倍也许是吸收了前几任“短命”首相的教训,采取了紧密跟随美国、安抚日本右翼势力的策略。不仅连年参拜日本靖国神社,与美国进行联合军演,挑衅中国东海,并且积极推进修改“宪法”扩大日本自卫队职能,解禁武器出口。

某种程度上,安倍几乎成为了“二战”之后日本极端民族主义的“英雄”。必定对于一个“老谋深算”的政治家来说,对于一个身处危机的日本来说,理想和未来并不重要,当下的稳定更加珍贵。无论怎么批评安倍的政治、经济政策怎样“短视”,但是站在日本民众的现实角度来考虑,只要政策能够稳定推进,就比走马灯似地换首相,无所作为强得多。

这也是安倍的政策尽管遭到经济学者和中国的批判,但是在日本国内,安倍的支持率屡屡走高的根本原因。2018年9月,安倍晋三再次当选日本自民党总裁,成功连任执政党党首,安倍终于再次坐稳了首相位置。

如果安倍不仅仅是一个善于投机的政客,作为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在自己最后的三年任期内,如何为日本经济的长远发展打下基础?这将成为安倍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尤其是,面对美国越来越强的单边主义经济倾向,对于过于依赖美国的日本经济,安倍不得不在中日之间再次寻找平衡。只有与中国保持合作,才能收获更多的利益,并且保持在美国面前讨价还价的筹码。

2
中日合作 没有太多幻想

在自己坐稳位置,确保对美政治“安全”的前提下,维持对中国的平衡,这是安倍此次访华的真实用意。至于所谓的“突破”美国因素与中国达成战略合作,这可能过于抬高日本政治的独立性。

从此次中日之间达成的经济合作内容上来看,无论是2,000亿元的货币互换,还是第三方市场的合作项目,日本主动与中国进行的合作,依然被局限在传统的投资与必要的贸易范围,并不敢越雷池半步。

截至2017年,中日贸易总额已经达到3,029.9亿美元。其中,日本对华出口1,328.6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占日本出口总额的19.0%;日本对华进口达到1,644.2亿美元,占日本进口总额的24.5%。

对于如此庞大的贸易量和依赖程度,此次中日双方签订的货币互换却只有三年2,000亿元的额度,约合286亿美元,平均每年只有95.3亿美元,不足双方年贸易额的3.2%。

看似“突破”性的中日合作,以及被大陆媒体鼓吹的中日“去美元化”,其实更多的只具备象征意义,充其量只不过是一个货币结算的应急机制。距离中国商务部官员所说的“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实在相去甚远。

与此同时,中日双方就第三方市场的合作更多的也仅限于议题的讨论。对于日本积极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猜想,日本方面似乎更着眼于解决“泰国高铁项目”的实际问题。

对于幅员狭窄的日本,海外投资,尤其是对于东南亚的经营,一直就是其“国本”所在。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就试图通过海外投资打造“第二个日本”。几十年的投资和经营,日本的商业集团不仅将大量的制造业转移至东南亚国家,而且以投资入股、合作开发的形式,日本掌握着东南亚国家从基础设施,到能源、矿产,再到金融证券,等各个关键领域的企业股权。这些企业和股权的存在,使得日本能够长期享受利润红利,而且形成了在东南亚国家的强大话语权。

相比于日本几十年的海外根基,中国的海外投资只不过是正在充当“人傻钱多”的角色。日本担心中国的海外投资将挤占自己的海外生存空间。从这一点看,中国与日本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尽管,随着近几年中国的海外投资的迅速拓展,在泰国、在马来西亚、在印度,以及在拉美,或是非洲,日本已经切实感受到了来自中国资本的竞争。无论是人力资源,还是投资数额,日本都绝对竞争不过中国。与中国的对抗,迟早要让日本在技术、人脉、股权等方面的优势消耗殆尽。

但是,这种危机的酝酿毕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且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性。一旦中国经济自身出现问题,或者陷入与美国的对峙,那么,过早的与中国进行全面合作并不明智。

于是问题又回到了开始,究竟是迫于现实的利益冲突,还是谋求长远的合作?

对于“夹缝中”谋求生存的日本来说,目前想要维持一个长久的国家战略目前依然困难重重。

3
且走且看 中国并不幼稚

正如许多事情一样,只要错过,也许就很难挽回。相比于7年前,中美关系正处于“蜜月期”的宽松国际环境,如今已经大相径庭。中国政府当初幻想建立“中日韩自贸区”的急切与天真,也已经被现实击得粉碎。取而代之的是,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威胁,是中美贸易战的爆发。

尽管,由于美国特朗普政府目前实施的极端的单边主义政策,让日本有一种被“剪羊毛”的感觉,甚至急于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尽管,由于朝鲜半岛问题的和解与美国中期选举,已经让特朗普自顾不暇,才使得日本有机会缓上一口气,与中国缓和关系。但是,美国可能放弃日本吗?日本有可能加入中国的发展轨道吗?
 

也许,安倍在自己的最后一个任期,希望突破自己创造的政治框架,与中国达成某种实质意义的合作,也许这才是符合日本民众的内在诉求。

但是,这样“亲华”的安倍能够执政多久?是否会重蹈他前任的覆辙?下一任的日本首相又是否能够持续对华的缓和政策?

对于“一带一路”、“自由贸易区”这种建立在长期政治稳定、互信基础上的合作,日本的政治独立性和稳定性值得怀疑。

因此,安倍此次访华更多地只是在经济危机和中美贸易战的间隙,来为日本争取一些必要的利益,并且通过维持中日关系的平衡,来获得对美政策更多的空间。

对于中日两国的经贸合作是否就此“破冰”?面对一个无法安排自己“行程”的安倍,面对一个无法主宰自身命运的日本,中国依然需要且走且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于小龙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