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体制内专家:股民资金被圈走 中国股市是一种耻辱

+

A

-
2018-10-12 04:22:18

北京时间10月11日,A股出现千股跌停,沪指跌破2,600点,跌幅达5.22%,创下2014年以来的新低。深证成指下跌达6.07%。上海、深圳两市上百支股票跌停。同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执行会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在其题为《国际经济风云变幻下的中国金融改革》的主旨演讲上,针对现阶段中国证券市场存在的一系列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中国的股票市场应当发挥的三大功能都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种耻辱。中国股市搞了这么多年了,把很多股民的钱圈跑了。

以上观点从投资者角度出发,代表了股市散户主要群体的利益。不过,股市本身并非是投资者一方的市场,其波动背后有复杂的金融逻辑。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此前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表示,金融市场波动受多种因素影响,股市出现波动,主要受情绪影响,周边股市也都出现一定程度的下跌。

观察股市波动,要从多角度考虑,下面摘录郑新立演讲部分实录,供读者参考。

中国股票市场并没有将应有的三大功能发挥出来(图源:新华社)

中国办股票市场时间也就二十多年,而且中间经历了两次大的波动,这两次大的波动挫伤了广大股民的信心。现在股市低迷,要研究怎么样把中国的股票市场恢复它的正常功能。股票市场有三大功能:

1、企业价格的发现功能。对企业进行评价,企业值多少钱,通过股票市场能够发现企业的价值。

2、融资功能。通过资本市场来引导资金的配置,把资金引导到那些需要发展的好的企业中间去。

3、利润(收入)分配功能。通过吸引广大股民的投资,把好的企业,他们的盈利能够使广大投资者分享。

股票市场应当发挥这三大功能,这三大功能可以说在中国股票市场现在都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种耻辱。搞了这么多年了,上上下下,把很多股民的钱圈跑了。

应该发展机构投资者,把散户投资、盲目投资、跟风投资转变为专家的理性投资、机构投资,中国应该出一大批巴菲特这样的投资家,这样能够把资金投到那些发展潜力巨大的企业。

第一,要把审批制改为备案制。

审批制中国搞了多少年了,谁要上市就意味着把发财的机会给了这个公司,所以拼着命的,削尖脑袋要上市,大量的利益输送。输送的结果,把中国管审批的这些官员送到监狱里去了。所以,你干脆改过来,改成备案制,有什么不可以呢?

第二,要加强对股市的监管,内地股市里出现很多的坐庄、老鼠仓案件,都是香港发现的,这说明监管还不严。

第三,当前面临一个重大的任务,就是要进行资产的证券化。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在90年代经历了第一次债转股,那还是拿了2万多亿债务,有的是银行不良资产给抵消了,有的转成股份了。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二十多年,这二十多年中国国有企业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国有企业基本是靠银行贷款发展起来的,资本金没有增长,中国确保一个补充资本金的机制。二十多年不补充资本金,老是依靠借债来发展,必然导致现在债务率高。

怎么解决目前中国债务率高的问题?特别是国有企业,央企由于银行贷款比较多,债务率60%、70%、80%,有的甚至100%。怎么解决?就是通过资产证券化来降低企业债务率。因为这二十多年,不管是政府还是国有企业,都形成了一批优良资产,把这些优良资产拿出来,剥离出来,给他增信(不是增值),就可以到资本市场挂牌出售,就可以筹集资本金。

上世纪韩国曾经是债务率非常高的国家,债务总额世界第二,大家都说韩国整个国家要崩溃了,经济要出问题了。但韩国活过来了,韩国主要是通过借债发展,怎么过来的呢?就是靠资产证券化。澳大利亚有很多专门搞资产证券化的银行,在这方面很有经验,以前到中国鼓吹搞资产证券化,中国没人理他,就走了。现在正好是搞资产证券化的机会。

资产证券化是降低债务率的一个根本途径,是个历史性的任务。现在有的人还在想搞债转股。债转股现在不行了,因为银行都股份制了,有的银行都上市了,还有外资股份,你这边说债转股,人家董事会、股东会投票表决不同意,说了也白搭。所以,不能再搞债转股了,只能通过市场的办法,通过资产证券化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样大规模地干,不是小打小闹地干,凡是债务率高,一般债务率百分之六十几、百分之七十都是合理的,但债务率高于这个水平的,就都应当帮助他们,动员他把他的好资产拿出来搞证券化,来筹集资本金,使他们能够渡过还本付息的高峰期。

总之,扩大直接融资是中国金融界面临的重大历史性任务,需要中国学界和金融界共同努力完成这个任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