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事件的财政隐喻 摆在中共高层案头的“税改”决策

+

A

-

2018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时逾40年。这四十年中,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新的发展瓶颈和改革深水区也正在形成。教育、医疗、住房、税制等问题,覆盖全面几乎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难题,中共备受诟病。

面对庞大的社会和无比复杂的民情,中共总是进退两难。新争议出现在税改领域,从“利改税”到“营改增”每一次财政收入增长的放缓都意味着税改的开始,中国税制究竟如何发展到今天?

从范冰冰到刘晓庆,体现着中国税改历史进程(图源:VCG)

中国女星范冰冰消失100天后被爆出最新消息。北京时间9月9日,一段京衡律师事务所的聊天群截图显示,中国女演员范冰冰已被逮捕。但官方自接手至今一直未公布相关进展,不管结果如何,可以料想的是范冰冰“偷税漏税”案难逃一劫,而她撞上的正是中国税改的“枪口”。

从范冰冰“逃税”传闻,到中国舆论场热议的个人所得税改革,一个简简单单的“税”,是整个中国社会、经济、政治在改革年代的缩影。回顾中国改革四十年,尤其是后三十年的历程,“税制”改革使中国中央政府的“财” “权”得以统一,因为“税”,市场活力与集权体制相结合,“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特点在中国得到了集中呈现,奠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政治威权和经济基础。

而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当中共作为中国执政党,要对整个经济、政治、文化结构进行全面调整与转型的时候,“税”又将在其中扮演怎样的作用,尤其是李克强政府将“营改增”作为税改重心,能够让中国民众有获得感吗?一系列的问题,摆在中国决策层的案头。

1
范冰冰案悬而未决 只因撞上税改枪口

自从中国知名主持人崔永元对此事进行举报后,中国税务部门第一时间接手此案,同时社会各界对此事的猜测也不绝于耳。

在范冰冰消失的这100天里,中国的税制发生了变化,其中之一就是个人所得税的变迁。北京时间9月1日,被中国民众持续关注的“新个税”草案将正式发布,最新的个税草案将起征点从3,500元(1元人民币约合0.146美元)提高到5,000元,并将原有的分类税制改为综合税制,同时对支持专项附加扣除。

个税改革只是2018年税改的一部分,从年初至今,中国政府对税收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先是完善税收体系,新增了水资源税、环境保护税、车辆购置税、金融增值税、烟叶税法和船舶吨税;再是实行降税政策,降低了部分消费品进口关税,平均税率由17.3%降至7.7%。

然而,减税政策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要被迫“加税”。为应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战,中国对包括大豆和汽车在内的美国商品加征25%的关税,所以特斯拉降价仅维持了6天,美国的货船“飞马蜂号”最终还是没有逃离被“税”的命运……

另外,今年迎来了中国税务部门的大调整。国地税合并后,信息联网压缩了中国企业避税的“灰色空间”,信息的统一和透明让“范冰冰们”无处遁形,避税天堂霍尔果斯也应声倒下。

事实上,中国的国地税本就是一家,在中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的进程中,“分税制”是中国的中央与地方政府几经博弈的最终结果,而如今国地税合并,又将历史车轮带向了集中统一管理的远方。

2
税改40年 中国企业避税空间越来越小

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中国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的过程,这个过程有中央和地方的利益纠葛,有外企和内资的待遇差别,还有产业间的不平衡。市场经济就如一张渔网,任何一块有纰漏,就会造成国家财政收入的大量损失。而每一次财政收入增速下滑,中央都会采取一定的改革措施进行防范,这一点,40年来,一刻也不曾变过。

改革开放初期,企业都要将利润的一部分上缴国家,损耗着企业的生产积极性。1983年,中国国务院决定在全国范围内施行“利改税”,企业向国家纳税而非上缴利润,充分调动了企业的生产积极性。

“利改税”向计划经济开了致命一枪,倒逼企业提升积极性,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与日俱增,但地方肥中央瘦,令中央政府十分为难,时任中国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的朱镕基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分税制改革。

分税制改革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中地分肥”,将所有税收按照税种进行划分,国地税分别征收,以此调节中央和地方的利益。

解决了财政受地方掣肘的问题,中国中央政府就有了进一步施行改革开放的底气。 2001年,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外资企业陆续进入中国,民营企业也有所发展。但外企的Linda喝着咖啡谈项目时,完全想不到民企的李宁在怎样的税率下艰难前行。

2007年3月,中国政府公布了新的企业所得税法,解决内外资企业缴税“双轨制”,实现了企业所得税在纳税人、税基、税率、税收优惠和征收管理等方面的统一。

从此外企“失宠”,外资身份不再避税的外衣,内外企业矛盾初步解决,外企这块“肥肉”上也出了更多“油”,但产业间的税收不平衡所带来的恶果则逐渐显露出来。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的财政收入增长率分别是12.9%、10.2%、8.6%、5.8%,数字不断下降的背后是产业发展不平衡的现实。第二产业缴纳最多的是增值税,但第三产业则是营业税的主要征收对象。

而营业税最大的问题,是在商品流通过程中的重复征税,第三产业发展受阻,税制的不统一加剧了产业间的不公平,而一向信奉“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企业,又找到了新的避税方法。

2016年3月,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拿出了解决办法——“营改增”,将按照营业额全额缴税的情况改为在增值部分缴纳税款。

“营改增”最重要的目的之一就是打击偷税漏税,按照李克强的思路,这个办法避免了重复征税的弊端,规范企业纳税行为,“营改增”可以有效调节产业发展不平衡,为激发第三产业活力创造条件。

税改40年,中国的税收法制化进程越来越规范,但企业的税负越来越重,民间的质疑声越来越多,究其根本,是企业和个人避税的空间却越来越小,名义上的“减负”的背后是实际上的“增负”。

3
改革的两层皮 为何中国民众获得感越改越低

范冰冰的遭遇几乎没人同情。毕竟,在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的今天,崔永元爆出的“4天6,000万人民币”的数字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中国影视演员收入过高也被诟病多年。网友一边在网上义愤填膺地呼吁政府严查,一边暗自神伤为何越来越穷。

的确,“范冰冰们”由于收入来源复杂,避税途径多,在税收政策面前总能找到空子可以钻,相比之下普通人的收入本就捉襟见肘,代缴代扣的方式让普通人依法纳税逃无可逃,只能在社交平台上高喊“不公平”。

在范冰冰的问题上,中国政府的态度同样是“严查”,一方面,可以为税收法制化立威,另一方面,此案一旦查实,范冰冰补缴的税款数目一定不菲,无论对地方财政还是国家财政,都有百利而无一害。

从刘晓庆到范冰冰,再到如今娱乐圈集体“哑火”,明星逃税金额屡有刷新,但中国民众对中共宣传的“减负降税”颇不买账。

这是中国税负仍然偏高和税收结构不合理所导致。

中国的宏观税负有多高?自媒体账号“姜超宏观经济研究”给出了一组数据:

从横向比较来看,中国广义宏观税负(一般政府收入/GDP)高达27.6%,已和大部分发达经济体相差无几,这表明中国各种非税费用负担压力明显偏高。从纵向趋势来看,过去十年间,非税收入整体增长到5倍,其中专项收入涨幅5.6倍,土地出让金收入也接近翻番。

作为纳税的主体,中国企业纳税占比超过80%,相比之下,欧美发达国家企业税收占比则普遍在40%-50%,此外,企业税费中,以增值税、消费税为代表的间接税占总税收比重达到60%,而发达国家一般在50%以下。

而个人所得税作为收入调节工具,也在失效的边缘徘徊。尽管从整体来看,中国居民税负尚可,个税占税收比重为7.7%,不及美国,甚至远低于拉美新兴市场国家,但由于在税收结构上,对劳动报酬收入课税较高,在资本所得税方面税率较低,使得个税被一些媒体斥为“穷人税”,资本致富者愈来愈富,劳动者却很难用辛勤劳动换来富裕的生活。

2015年以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反复提及“获得感”一词,“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成为一段时间以来中共宣传的主线,但口号落地则需要真正的割肉。

比如2006年,农业税取消引得中国上下一片叫好,看来,民众的获得感要从民众切身利益出发,及时调整税收结构,加大减税力度,中国税改还任重道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魏璎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