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汇券到自由兑换 汇率改革下的人民币国际化之路

+

A

-

2018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时逾40年。这四十年中,在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新的发展瓶颈和改革深水区也正在形成。教育、医疗、住房、税制等问题,覆盖全面几乎成为每一个中国人的难题,中共备受诟病。面对庞大的社会和无比复杂的民情,中共总是进退两难。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中国在国际贸易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人民币的重要性不断提升,但人民币现有国际话语权显然与中国经济的体量并不相符。数据统计显示,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占世界经济的比重为15%左右,而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使用量仅为2%,汇率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也就此展开。

人民币汇价随着汇率改革上下波动,进而或多或少的影响了人民币国际化速度,2016年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后,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似乎有所放缓。分析认为,中国的汇率改革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基础,回溯汇改历程,外汇兑换券在其中扮演着特殊的角色。

以人民币为单位的中国原油期货于北京时间2018年3月26日正式入市交易,被认为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图源:新华社)

外汇兑换券:时代的弄潮儿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实行的是单一的汇率制。即对同一种外汇规定一种官方汇率,而该汇率用于所有的国际经济交往中。从1981年到1984年,实行官方汇率与外汇内部结算价并行的双重汇率制度。1985年到1993年,采取的是官方汇率与外汇调剂的结算价。

在这段时间内,人民币汇率执行的是挂牌价和调剂价并存的双轨制,这就是所谓的“双重汇率制”或“汇率双轨制”。由于外汇储备有限,美元处于国家管制状态,普通民众根本无法兑换美元。

随着对外经贸活动的不断增加,来华访问、工作的外国人和华侨也越来越多,为满足来华外籍人士的需要,外汇兑换券应运而生。彼时中国国内的物资极度匮乏,小到米、面、油,大到冰箱、电视,都是凭票限量供应。但拿着外汇兑换券,彩电、手表等稀缺产品都可以在友谊商店买到。

由于官方汇率固定,市场汇率自由浮动。导致外汇市场汇率与官方挂牌价格存在极大的利差,这也导致了汇市投机行为和外汇黑市的产生。

第二阶段从1994年汇率并轨开始到2005年7月汇改之前,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但实际上是盯住美元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不发生波动。

在这一阶段,中国一是实现了汇率并轨,把过去长期实行的双轨制的汇率改成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单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二是取消了外汇留成和上缴制度,实行结售汇制度;三是建立统一、规范的外汇交易市场;四是实行经常项目下人民币有条件可兑换。

1995年1月1日,外汇兑换券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但作为特殊时期的历史见证,外汇券现已成为收藏界的宠儿,一整套外汇券市场价格高达上万元人民币(1人民币约合0.147美元)。

从宏观资本流动来看,1993年中国外商直接投资规模275亿美元,1994年337亿美元,扭转了改革前资本流出的趋势。

同时,贸易竞争力也不断增强,1994年中国出口规模增长31.9%,进口增长11.3%,当年扭转贸易逆差,实现53.9亿美元顺差;1995年出口增长23%,进口增长14.3%,顺差扩大至167亿美元。外汇储备从1993年底的212亿美元,上升到1994年末的516亿美元,此后几年继续大幅增长。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增强和外汇储备的增长,1998年,中国开始逐渐放开了个人购汇。当年,中国外汇管理局规定个人因私出境一次可购汇2,000美元。2003年9月,这一额度提高到个人因私出境6个月以内为3,000美元,6个月以上为5,000美元。

“汇改”与人民币国际化两条腿走路

第三阶段从2005年7月“汇改”开始,历时十年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度改为“以市场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币一夜间升值2.1%。

此后,人民币汇率一路高歌猛进,单边升值行情一直持续到2014年,最高时1美元约合6.04元人民币。

人民币升值促进了外汇管制的进一步放开,从2006年5月1日开始,中国实施了年度购汇管理制度。居民每年可购买2万美元外汇。这一额度在2007年2月1日提高到5万美元。

同时,人民币国际化在十年升值行情中试探性展开。2007年,首批人民币计价的债券发行,同时离岸人民币债券市场初步建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让中国政府认识到掌握本国货币命运的迫切,而人民币国际化成为抵御外部冲击的重要路径。当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先从云南、广东等边境地区和自贸区开始试点,随后进一步推广。数据显示,跨境贸易中人民币结算金额在2014年占到贸易额的22%。

随后中国开始与多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抛开美元这个中间货币。2010年。中俄贸易开始启用货币互换机制;2011年,中日贸易采用货币互换机制,截至2014年7月,中国已与25个国家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2011年末,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项目启动,获准的境外投资者可以在香港注册投资基金到中国大陆证券市场投资。不到五年,RQFII从扩大到英国、新加坡、法国、韩国、德国和加拿大,它们各自获得了金额为人民币500亿元到2700亿元不等的配额。

富时罗素指数(Russell Indexes)和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指数(MSCI)将中国股票纳入其全球指数、深圳和香港交易所之间的股市联通机制等,对人民币投资和国际化起到推动和鼓励作用。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7月,人民币全球交易使用量升至2%,在全球支付货币中排名第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全球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为885.4亿美元,占中国官方持有外汇储备1%。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意在“徐徐图之”

而2014年以后,人民币进入贬值区间,并在2016年末和2018年两次逼近7关口。汇率的波动显然对人民币国际化造成了影响。自2015年以来兑美元的贬值抑制了市场对以人民币计价产品的需求;在RQDII和QDII的扩张上放慢脚步,对于像比特币等新型资本外流方式采取新的管控措施,对资本跨境流动收紧控制等,都在加深人们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悲观情绪。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进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被视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最突出的一个里程碑。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KPMG)经过对十多个行业参与者的访谈,以及超过50份的调查问卷分析发现,就像市场在2015年之前的10年“可能一直对人民币的国际化步伐过于乐观,2015年之后他们可能又过于悲观了”。市场普遍预计人民币达国际化到下一个里程碑所需的时间相比一年前的预期要更长。

2017年,中国政府工作报告中着重强调防控金融风险和推动汇率市场化改革,相对而言,人民币国际化被放到了次要位置。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数据显示,2018年7月人民币全球交易使用量微升至2.04%,人民币在全球支付货币中使用排名与去年相同。发展中国家金融脆弱性显著上升,对人民币跨境与离岸使用形成阻碍,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有所放缓。

毕马威认为,人民币充分国际化的长期目标从理想变成现实可能耗时几十年,其进展速度取决于中国当局,前提是不以牺牲中国经济和社会稳定性为代价。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认为,人民币国际化下一步要完善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而已经卸任的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日前公开表态或许更能代表官方的态度。周小川建议人民币国际化要在保持低调,避免引起不必要猜想的基础上有所取舍——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与推进人民币自由使用、汇率机制改革密不可分,但总要分析利弊,“选择一部分、放弃一部分,什么都想要,往往是做不到的。”

由此看来,人民币国际化是改革开放的产物,也是改革开放在金融方面的重要里程碑,而适时分析利弊,有舍有得的徐徐图之,才是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长久之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王雨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