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个税时隔七年再修法 五大焦点引争论

+

A

-

时隔7年,中国个人所得税法修订再启。此次个税改革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的第七次大修,也是改动幅度最大的一次。个税改革关乎亿万民众切身利益,《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一经公布便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

自北京时间6月19日,《草案》提请中共十三届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到6月29日开始为期一个月向公众征求意见的法定程序,截止7月28日个税改革意见征集“满月”,征集意见超13万条。

个税改革征集反馈意见13万条,起征点、专项附加扣除、反避税等引关注(图源:VCG)

总结归纳,此次个税法修改重点涉及五个方面:

 
1》将个税起征点从每月3,500元提高到5,000元(1人民币约合0.147美元)。

2》涵盖范围从工资薪金所得扩大至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四项所得综合加总。

3》新设立专项附加扣除,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与人民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专项附加扣除。

4》优化调整税率结构,扩大较低档税率级距。

5》增加反避税条款。

焦点一:起征点5,000元偏低?

和历次个税修法一样,免征额被广泛争论,甚至在中共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中也是如此。此次《草案》将起征点由3500元/月提高至5000元/月(6万元/年),但计算方式有所改变,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以及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合并一起征税。

在一些民众甚至政商界专家看来,起征点还可进一步提高。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曾表示,“自己站在穷人的立场讲话,认为个税应该于30,000元起征。”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也说:“我觉得3,500元个税起征点要改,应该提高到1万元。起征点提高后,个税应由富人承担。”

而对于“万元起征点”,部分学者表示了反对的意见。“如果提至万元,在中国缴纳个人所得税将只是高收入者的‘特权’,不利于纳税人意识、公民意识、主人翁意识的培养与提升。”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起征点,不能把它作为决定一切的因素来看,起征点合适不合适要和税制里其他的参数综合在一起做一个优化。5,000再往上一点是可能的,但不宜一下提到10,000元”。

焦点二:起征点可否各地不同?

争议起征点是否偏低的同时,有专家提出个税起征点不能“一刀切”。同类观点的学者专家不在少数。分析认为,毕竟中国各地住房、交通、饮食等费用差距较大,‘一刀切’没有考虑到这些因素。应该按地区经济水平划分。

对此,贾康表示不同意见,在他看来,区别对待个税起征点,会妨碍人才流动。最好不要有个税的壁垒去影响(劳动力)要素流动的市场调节机制。把个税起征点设定成为一个自动调节的机制和物价水平挂钩,这不失为一个可以考虑的趋向。如每3年根据物价指数自动调整。

焦点三:专项附加扣除怎么扣?

本次个税法修改另一大亮点是首次增加了“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

换句话说,以后纳税时,除减去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住房公积金等专项扣除,还要减去专项附加扣除,再计算你要纳税的金额。即应纳税所得额=年度收入-6万元(免征额)-专项扣除-专项附加扣除-依法确定的其他扣除。

有网友因此将“专项附加扣除”解读为“单身税”,理由是单身人士不存子女教育等支出,将会比已婚人士纳税更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国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