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国际首秀 密集金融外交有看头

+

A

-
2018-04-23 07:08:53

履新近一个月的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在参加完4月11日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之后,便展开了忙碌的金融外交。从4月12日开始的11天时间里,易纲会见了多个国家的央行行长或政要,出席了多个国际金融会议。

其中,包括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春季例会、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第37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并于多个国家经济团队进行了双边会晤。

易纲参加第37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图源:VCG)

易纲首秀的三重使命

易纲在国际首秀中传递的声音,代表其身为行长的三重使命:以专业能力负责货币政策和金融机构监督、维护金融稳定并防范风险,以国际沟通能力传达中国在金融改革上的立场和动态,并推动中国参与国际经济和金融治理。

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新闻以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公布的书面声明显示,易纲在此次出席的系列国际会议上,首先对各国财长和央行行长综述中国近期经济发展近况,并回应外界对中国金融风险的担忧。

易纲指出,中国经济基本面强劲,主要指标优于预期。2018年中国一季度GDP增长6.8%,不仅消费增长强劲,企业利润改善,就业形势良好,而且物价水平稳定,人民币汇率升值。易纲同时表示,中国金融风险总体可控,而且中国拥有充足的政策工具,防范系统性风险。

而在外界关心的中国金融改革动态方面,易纲承诺,中国将进一步推动改革,扩大开放,应对未来挑战,“中国将大幅放宽市场准入限制,创造更具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积极扩大进口。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通过提高汇率弹性,坚决推进外汇体制市场化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在合理均衡水平。完善支撑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的调整框架,并加强系统性风险管理。”

而就在不久之前举行的博鳌论坛上,易纲刚刚释放了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的“大礼包”,宣布11条开放措施将在2018年年内落实,而“沪伦通”也有望在年内成行。

除此之外,易纲在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的多边框架下,进一步敦促IMF成员国推进份额改革,在国际组织中给予新兴市场国家更大话语权,并表态支持IMF扩大SDR使用、以及在数字经济、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方面的研究、和推动国际税务合作、解决国际网络安全、应对气候挑战以及推动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举措,表明中国愿意参与上述领域国际治理方面工作的立场。

密集金融外交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官网信息,易纲此行还密集会见多国央行行长和财长,并和部分区域性组织进行会晤。易纲与各国央行行长或政要所谈内容各有侧重。比如,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主要谈的是中美经济金融形势、货币政策等;与其他国家的央行行长谈的主要是双方的双边金融合作等相关议题。

他与泛美开发银行行长Luis Moreno就2019年在成都举办泛美开发银行年会、加强中国与泛美开发银行的合作等事宜交换了意见;与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行长Suma Chakrabarti的会面也侧重于双方的合作等事宜。

泛美开发银行(IDB)是由美洲及美洲以外国家联合建立的向拉丁美洲国家提供贷款的区域性金融机构。中国在十年前就加入该区域型金融机构,在中国和拉美地区的经贸、金融和投资上均有合作。在特朗普政府保护主义政策的言论中,美国在拉美影响力有所减弱,特别是特朗普多次将失业问题归罪于墨西哥,并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逼迫加拿大、墨西哥与其进行重新谈判,并对中美洲一些国家发表侮辱性言论,已经引发拉美地区的反弹情绪。

对此有媒体报道称,特朗普对拉美国家的蔑视,正在给予中国投资更多机会。

4月19日,易纲出席了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本次会议围绕金砖国家务实财金合作议题,包括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CRA)、金砖本币债券基金(BBF)、新开发银行和G20框架下的合作等议题进行了讨论。尽管央行的会议公报没有透露更多会议内容,但这些议题已经足以让国际社会予以重点关注了。

易纲在出席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时强调,当前贸易争端为金融市场和资本流动带来了巨大不确定性。他透露,央行与非洲开发银行在2014年成立了20亿美元的非洲共同增长基金,至今运作顺利。国家开发银行成立的中非发展基金也为非洲国家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

撰写:国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