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析 中国金融开放并非贸易战权宜之计

+

A

-

中国金融业“超预期”对外开放措施,终于揭开面纱一角。继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论坛开幕式上一锤定音,宣布要“大幅度放宽金融市场准入”后,央行行长易纲也迅速将细化之后的十二大措施、以及“两步走”的路线图,公诸于世。

紧随其后,中国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就狠抓政策落地。一时间,金融开放路线图、时间表齐全了,中国高层“喊话”已久的金融业对外开放再刷新高度。

 
种种迹象表明:2018年将是中国新一轮金融开放的元年。金融业扩大开放也成为2018年中国经济工作的重头戏。那么,为什么中国在这个时候高举开放的大旗?如何理解此次新一轮金融市场扩大开放呢?对于中国来说金融开放的必要性何在?中国扩大金融等领域开放影响几何?对此,多维新闻采访了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投资研究室主任张明。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博鳌宣布,中国金融业开放12大举措、“两步走”路线图及时间表(图源:VCG)
多维

这些“超预期”的金融开放政策意味着什么?它对中国经济的发展有哪些深远影响?

张明

在中美贸易摩擦激烈的背景下,有人疑虑:中国扩大开放的新举措是不是不得已而为之,甚至还有人别有用心的抛出‘美国施压成功了’的论调。事实则是,此次博鳌论坛中国宣布“超预期”对外扩大开放系列举措并非突如其来。其实,自2017年以来,中国金融体系高层多次在公开场合就金融等领域开放问题发声。所以说,此次博鳌定调一系列扩大开放措施,应该说不是应对贸易战的权宜之计。而是本届中国政府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一部分。

允许外资进入有利国内金融市场形成良性的“鲶鱼竞争”效应,不会对国内机构发展和金融稳定产生较大影响。

一方面,目前国内金融体系发育良好,内资机构体量巨大,公司治理完善,市场竞争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较强,且外资机构还要面临本地化的问题,“水土不服”是其必须要克服的难关。

另一方面,开放不代表不需要监管,外资金融机构准入或开展业务时依然要按照相关法规进行审慎监管,防止相关风险的发生和蔓延。

多维

在中美贸易摩擦水深火热的大背景下,中国为什么在这个结骨眼宣布扩大开放呢?

张明

原因有三:

1、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在这场深刻变革中获得了巨大飞跃,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最好的方式就是继续对外开放,尤其是相对滞后的金融业。

2、在美国发动贸易战、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情况下,这次中国扛起开放的大旗其实是对贸易战最好反击。对外扩大开的蓝图,表明了中国进一步拥抱全球化,促进全球化的开放姿态,具有非常正面的意义。也向世界明确宣示了中国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决心。

3、中国越来越明白,开放是消化国内过剩产能、人民币国际化、经济提质增效最好的良方。中国银行业通过引进外资,不仅增加了资本,更重要是引进技术,引进管理理念,这也是中国能够抵御2008年金融危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多维

为什么要扩大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对于中国来说金融开放的必要性何在?

张明

坦白讲,了解了中国加入WTO历史,就会明白,当年中国对金融业对外资的开放是有承诺的。但为什么当年的步子不敢迈得太大呢?关键在于中国的金融机构当时还太弱小。而且,中国过去十几年高效的经济增长和相对发达国家更为平缓的经济周期,与金融机构,尤其是金融业的平稳是密不可分的。

那为什么现在又允许开放了呢?单从目前国际上有的金融行业形态看,中国也一个不落甚至发展更强大。而对于那些国外不够发达的移动支付、消费信贷等业态,中国已开始对外输出。换言之,中国金融业的结构大局已定,就算外资巨头进来也几乎不可能撼动。

多维

中国金融开放再提速,大幅放宽外资进入金融业的投资比例限制。当然,外资不是”救世主”,期望外资来解决国内问题是不现实的,曾几何时,外资银行进入中国被形容为“狼来了”,对此你怎么看?

张明

当然,单纯把外国资本比喻成“狼来了”有过偏面。中国金融机构进一步开放,我认为首先要对民间资本要同步开放,也就是说,在金融机构除了像外资开放的同时也应该向民间资本开放,让民间投资也有机会跟外国资本一样,这才是一个是完全的平台。

未来中国还是要强化金融方面的监管,无论是国有独资的银行股份制还是外资银行,都要有统一的监管标准,因为所有的金融机构都是套利的,如果没有一个强化的监管标准,谁都可能是“狼”。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对外资和民间资本待遇是一样的,只要监管是实行的通的,而且监管是能够动态调整的,那么对中国金融市场来讲是一个好事。

多维

关于金融开放,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究竟如何开放才能既可以助力中国梦的实现,又能避免98年金融危机的悲剧发生,对此您有何见解?

张明

金融监管非常重要,我们应该充分吸收前几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经验教训。要有一个“”分业监管的格局去管理全类性的金融机构,所以,制订监管机构的改革非常重要,包括国务院的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包括新的一行两会格局,要比以前的格局更加容易应对机构全面的运营。

当然,我们也要评估当前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房地产和金融机构的关系,地方政府占比和金融机构的关系,银行存贷风险,评估了这些基本的来源之后应该有一些重要对策来防范和化解。

最关键的一点是,这几年的金融空转和金融资源的脱实入虚。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实体经济的结构性改革比较慢,由于回报率偏低,大量的金融资源才会在金融系统内空转,所以说要防范化解风险,必须要加速世界经济的结构性改革,比如说国有企业要混改,土地流转要加速,服务业向中国民间资本的开放等等,这些改革的推进,从而使投资回报率提高了,所谓的金融空转和金融脱实入虚的现象才会改变。

多维

金融开放就像大海,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而金融开放对每个国家的影响不一样。市场有这样一种担心,金融加大开放会增加风险,会对本国金融机构带来竞争压力。这是否将对国内金融机构造成一定冲击?如何权衡这种利弊关系?

张明

首先,应该区分金融机构的股权占比的放开和资本资金流动,目前我们支持的对金融机构的股权占比可以比较快的放开。但是对于跨境资本的流动中国央行还是要有适度的管理,因为通常导致金融危机的往往是短期资本的集中外流,所以说尽管金融机构的股权占比放开了,但是如果发生短期资本的大量外流,我们还是应该有资本管制的措施。

金融开放包括金融机构的开放和资本帐户的开放,我们现在是赞成推进金融机构的开放,但资本帐户的开放还应该慎重而建立的推进。

金融机构的开放竞争加强是必然的,而对于金融业竞争加强也不用过于的担忧,。中国金融市场经过多年发展,竞争能力已比加入WTO之前好很多,逐步开放、引入竞争,不会有太大的负面冲击,正面影响更大,有利于提高金融业服务的质量。很多传统业务,外资引进之后是很难跟中国的“巨无霸”进行竞争的,所以它只能在有一些领域来竞争,而这种竞争对增强中国本土金融机构也是非常必要的。

多维

在新举措下国内的金融、保险、汽车等产业能够应对新一轮开放吗?

张明

虽然现在再说开放,但也不是全面放开。比如说汽车关税下调也可能是从25%降到15%,不会说马上取消。所以说,针对于国内企业的保护不会一下子消失,可以给他们引入一种改革的紧迫性。但是保护只会缓慢的取消,而且我们目前国内的汽车市场,本土的汽车业正在迅速的崛起也已经很有竞争力,这种情况下汽车行业包括金融行业遭遇重创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面临的挑战是在增加。

而对于保险行业,过去几年中国保险的确发展比较快,当然也滋生了很多违规违法行为,比如说安邦保险等等。但是,好在从2016年年底,监管局已经开始着力整治保险业,所以目前万能险的占比已经明显下降了,保险业也比之前要规范。所以,保险业的发展在经过规范之后要比两年前要稳健一些,在这种情况下适当的放开保险不是一个坏事,尤其考虑到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在在加剧,未来中国的寿险市场会是一个潜力很大的市场。

这几年,国内的金融机构在和监管机构“躲猫猫”、“拼手速”的过程中,体现出了极强的创新能力,但合规和风控能力却是明显的短板,所以才会发诸如“萝卜章””到“飞单窝案”等的一系列风险事件。而外资金融机构在跨越多个经济周期的发展过程中,已经拥有了相当成熟的合规和风控体系,正好可以帮助中国的金融机构补上这一课。

所以说,这一开放举措,与这段时间推出的“资管新规”和其他监管政策,一脉相承。

撰写:国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