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高层首度定调金融开放 习近平改革有何内部驱动

+

A

-
2018-04-11 04:54:44

北京时间2018年4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演讲,自中美贸易摩擦激化以来首度公开讨论贸易问题,表明了中国继续扩大开放的立场,并具体提及金融市场和以汽车产业为代表的产品市场的开放事宜。

习近平博鳌发表演讲,具体提及金融市场和以汽车产业为代表的产品市场的开放事宜(图源:Getty)

中国本轮开放,考虑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上台后对华动作不断,事实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外部影响;然而,就像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在习近平演讲结束后随即发文所说的那样,中国政府本身也有自己的开放计划表,虽然这本身也多少有摆脱受胁迫的窘态的考虑。这就像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后的那样,在中国入世承诺书的一边是其他国家对中国广阔市场和巨大商机的渴望,另一边是中国提高境内企业竞争力、小心翼翼逐步开放市场的努力——外部影响和内部推进是并存的。那么,本轮中国政府决定开放、特别是在金融市场和汽车等产品市场领域开放,有什么内部因素呢?

中国内部条件足够面对开放

一个国家开放内部市场,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需要考虑,就是当地企业在外部企业进入后的冲击下的生存问题;如果竞争力不强,那其所在行业就将为外部企业主宰,对境外形成依赖——这对有过长期经济封锁历史的中国来说尤为敏感。

然而,以金融业和汽车产业为例,中国的内部环境和企业竞争力已经保证相应内部企业在开放环境下有足够的生存能力。就前者而言,中国政府已经建立了统筹协调的金融监管体系,强化系统性风险监管。另一方面,中国的金融机构有着独特的本土优势和相当的企业实力,使得境外机构在专业性被日渐追平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被迫集中力量发挥自身在引导中国国内对外投资方面的特长。

就汽车产业而言,以中国吉利为代表的本土汽车企业,不但在德国等世界领先工业强国那里收购企业占领技术制高点,而且不满足于国内市场,入股东南亚车企,抢占潜力市场份额。其咄咄攻势,甚至引发西方世界自身优势被取代的忧虑,体现的是中国本土企业的不俗实力。此外,中国车企也积极拥抱汽车产业的新潮流,一方面以美国特斯拉(Tesla Inc.)为竞争目标强化自身实力,另一方面抢占核心产业的市场份额和核心资源的绝对优势,其目光不仅局限于当下,更有提前决胜未来之势。

中国经济继续发展需要开放

中国开放市场,更迫切的原因是其内部经济的继续发展需要来自外部的竞争与合作——一国经济就像湖泊,没有外部的活水,自身的活力将难以保证。

目前中国经济缺乏活力的领域有很多,长久以来为内外诟病的包括贷款决策效率低下的银行业、连年亏损占据政府补贴和贷款份额的僵尸企业、缺乏竞争不思进取的低效国有企业等。以“市场改革派”为主的中国政府经济团队乐见市场开放下境外企业引入竞争盘活市场——中国上月上市原油期货,其国际化市场定位背后就包含引入全球参与者、打破中国“三桶油”主导地位、通过市场化运行发现价格的考量。

另一方面,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包括经济力量的海外辐射和内部转型,都需要来自外部的经济合作支持。中国经济继续发展,需要人民币国际化,需要大宗商品国际定价话语权,需要海外投资,过分的封闭或不充分的开放将难以实现上述目标——资本管制使得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缺乏市场基础、外部参与者与中国市场隔绝将使大宗商品定价话语权没有国际支持、阻隔外部投资将恶化中国自身的海外投资环境。在内部转型方面,以资本市场为例,中国近年来金融乱象和积累下来的债务问题,都亟需外部丰富的市场经验来献计献策。

总的说来,中国内部市场管理和企业实力都形成足够条件使得政府放心开放,同时中国经济遭遇的瓶颈和发展的需求,都需要外部的竞争和合作来加以突破和满足——不论从内部条件还是客观需要来看,中国政府都有充分理由开启本轮开放。

撰写:狄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