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后周小川时代 易纲如何处置金融风险

+

A

-
易纲继任周小川,中国央行将在维持金融业稳定的同时,围绕国务院的中心地位和金稳委的协调统筹角色,继续推进金融改革和开放(图源:VCG)

北京时间2018年3月19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七次全体会议大会经投票表决,决定易纲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

易纲常年任职中国央行系统,担任央行副行长同时近五年来入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经济顾问团队中央财经工作领导小组,与执掌央行长达15年的前任行长周小川和习近平智囊、新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长期密切共事,同时政策倾向相近。他获任央行行长,一方面能够保持目前央行在货币政策和金融改革等方面的政策一致性,另一方面也能促进央行在负责经济和金融政策的副总理刘鹤的领导下有效地配合和推进其方针政策。

易纲接手央行的现在

易纲接手的央行在不久前的中国机构改革中刚刚获得了几项新权力——制定银行业和保险业法规和审慎监管制度,这将银行业和保险业的审慎监管功能与其行为监管功能剥离,央行在金融监管体系中权力进一步集中。然而,证监会仍然保留着其完整职责,央行的监管集权进程仍在过渡中进行。

除监管职责外,在独立性上,中国央行在制定政策方面权力有限,调整利率、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和汇率管理制度等货币政策都需要国务院首肯,央行行长被定位为最高级的游说者,帮助形成中国经济和金融政策。央行的这一地位在周小川任下有了框架内的有力突破,央行调控经济的手段更加多样化、市场化,并促成了一条锐意进取的金融改革进程,但这并没有根本改变央行每多掣肘、限制重重的现状,同时改革路途也迂回曲折,时有退却。

易纲领导央行的将来

从政策上讲,易纲在刚刚获任中国央行行长后,对《中国证券报》阐述了他上任后的三大工作任务——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推动金融改革开放以及维持金融业稳定。易纲领导的央行目前在后两方面将尤其吸引各方关注。

在推进金融改革和开放这个问题上,中国央行需要创建更可持续的汇率制度,同时需要推动金融市场开放,正面开放跨境资本流动这个问题。具体说来,开放金融市场,对内需要适时放宽资本管制,使中国海外投资在减少问题和收益正常化的基础上恢复蓬勃发展的势头;对外需要放宽外国公司进入中国金融领域条件,吸引外国资金注入中国资本市场,同时还需要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使外国投资者更加便利的进出中国市场。最后,还要激活大型国有银行主导的低效金融部门,激活中国本土金融市场活力。

在维持金融业稳定方面,中国央行需要继续去杠杆化进程,有效控制信贷增长,从而未雨绸缪地化解债务高企带来的金融风险。同时,央行需要利用其在金融监管体系中视野开阔的有利地位,从宏观方面对金融业混业经营进行有效监管,及时遏制化解其中积累起的风险,恢复对影子银行的遏制努力,与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委”)上下配合,遏制影子银行的风险蔓延。

从地位上讲,易纲领导的央行可能将没有周小川时代的央行那样光鲜,受国务院特别是主管经济和金融政策的副总理刘鹤的影响将会更大。对比易纲和刘鹤的前任周小川和马凯,前副总理马凯更关注国有企业问题,对周小川影响力有限。相反,刘鹤作为易纲的新老上级,同时有“中国新经济计划的总设计师”之称,有统领中国经济、金融政策之势,又被预计将继任马凯的金稳委主任之职,易纲领导的央行,无论在国务院体系还是单独的金融监管体系里面,所承担的更多的是刘鹤和金稳委的协力者这一角色,而非独树一帜乃至占据主导地位。

综合各方面角度,易纲继任周小川,中国央行将在维持金融业稳定的同时,围绕国务院的中心地位和金稳委的协调统筹角色,继续推进金融改革和开放。

撰写:狄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