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航坐实拖欠油款 能否渡过难关

+

A

-
海航债务问题日趋严重,虽重获信贷,中国航空油料集团最后通牒一事持续发酵(图源:VCG)

北京时间2018年3月5日,网上传出华南蓝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关于对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停止供油的函》,得到媒体广泛引述,再度引发对海航债台高筑的关注和忧虑。

这份编号为“华南蓝天函(2018)3号”的文件,指出海航“自17年10月起至今”,一直未按合同约定支付的足额欠款,且所欠油款仍持续增加,经多次催收,并申请仲裁立案,仍未有改进。文件就此对海航下最後通牒,要求其于2018年3月16日16:00前支付拖欠的油款及违约金,并作出不再发生拖欠航油款的书面承诺。文件并未透露所涉金额。

根据中国媒体界面新闻透露,华南蓝天航空油料有限公司是中国航空油料有限责任公司的子公司,即中国航空油料集团有限公司的孙公司。英国路透社2月28日报道,中国海航集团已经拖欠了中国航空油料集团约30亿元人民币(约合4.76亿美元)款项。尽管海航集团3月1日连夜发布声明,声称与该集团保持着积极友好的沟通,同时目前所有业务稳定进行,然而上述文件的流传,无疑暗示事实并非如此。

海航积极海外收购 债台高筑

美国《华尔街日报》将2017年夏天前的海航列为中国最积极从事海外收购交易的公司之一——海航在此前两年时间内斥资500多亿美元收购了海外资产。这家业务集航空公司和酒店于一身的企业集团,收购和投资的关注点,除上述两者外,还包括飞机租赁、物流和金融服务领域,甚至还包括偏离其核心业务而备受争议的玩具连锁店和食品杂货店以及受到中国监管机构限制的海外房地产投资。《华尔街日报》引述海航在2018年春节前夕发放的员工备忘录,过去一年,公司资产规模仍增长24%,至近人民币1.5万亿元(约合2,370亿美元),收入增加近一倍,至1,100亿美元。海航已跻身全球最大公司之列。

然而,海航的海外收购,采取的是举债扩张的老策略,今天其巨大公司规模的背后,是庞大的债务积累。华尔街日报在2017年11月报道称,海航集团债务总量已达1,000亿美元左右。美国纽约时报2018年3月5日援引海航自己提交的监管文件,该集团目前不得不应对900亿美元的债务问题,并且其中三分之一将于今年到期。

中国加强监管 海航债务问题凸显

2016年末,中国高层开始着手处理日益严重的资本流出问题。同时,海航在2017年4月卷入海外新闻风波后,其债务问题开始受到广泛关注。据《中国经济周刊》证实,2017年6月上旬,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银行,对海航集团、安邦集团、万达集团和复星集团等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风险进行分析,重点关注所涉及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跨境业务风险情况,有分析指出海航就此因通过大举借债为境外收购提供资金,被列为可能的“系统性风险”来源。此后,银行从去年开始针对海航集团收紧信贷。

银行信贷的收紧,使海航发现其筹资和偿债的难度越来越大,且成本也越来越高。英国《金融时报》指出,海航及其子公司有约200亿美元的美元计价债券将于2018年和2019年到期。其中海航在香港的主要子公司发行的三种美元债券收益率一直飙升,1月上涨一倍,至18%以上。海航还动用了高利息的P2P贷款,2017年11月起,海航集团旗下互联网金融网站聚宝汇在兑付员工和个人投资者的资金上出现逾期。

然而,海航并不仅限于P2P的逾期。2017年第四季度,海航被迫开始对贷款展期,并在各子公司延迟兑付。高管们坚称,公司的流动性困难是年底现金紧张临时造成的,随着国内银行放贷额度到期,许多中国企业都面临这一问题。

海航重获信贷 能否柳暗花明

据《华尔街日报》2018年3月5日报导,一度对海航收紧信贷的中资银行又对其重启了信贷闸门。该媒体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今年2月初,多位政府官员在北京与海航集团高管会面,讨论该集团的财务状况,国有银行的代表以及海航集团总部所在地海南省的省长均参加了会议。政府官员在会上示意银行继续为海航集团提供贷款,避免可能导致该公司或其子公司出现债务违约的行动。

海航集团数天后表示,已从国有银行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获得32亿美元的新信贷额度。一名知情人士称,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也向海航集团提供了新的信贷安排。海航相对于被接管的安邦所获得的区别对待,有分析就此指出,这是由于海航融资仍依靠银行贷款或发行债券,较安邦以人寿保险产品的名义向富裕的中国散户投资者销售类投资产品之举温和得多。同时,有着复杂结构的海航系公司内部贷款关系也相当复杂,处理不慎可能对中国金融系统构成重大风险。海航集团与中国政府的密切关系也是不言自喻的原因。

与此同时,海航仍在继续通过资产出售等激进措施处理巨额债务。只是,现在媒体对其此类举动会追加一个问题——资产出售决定是否是基于政府指示做出的,作为其重获信贷的附加条件。海航集团驻纽约高管Suren Rana做出了不痛不痒的回答,他在强调海航面临的流动性挑战被严重夸大的同时表示,中国监管机构已限制所有中资公司进行海外房地产投资,海航集团正有选择地出售表现良好的物业资产。

至于2月末以来持续发酵的中国航空油料集团最后通牒一事,目前也无从知晓,当月月初的会议上对海航重启信贷的决定机制中,是否已经将其考虑在内。

综编:狄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