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疏解人口看中国城乡博弈

+

A

-
 
以建设通州“行政中心”和整治“拆墙打洞”等城市改造运动为代表,中国首都北京近年来逐渐成为当前领导层表达社会改造理念的试验田和样板间。

与之相对应的是向北京之外疏解低端产业。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到北京务工的外来人员的失业,甚至失去了暂时聚居的地方,而不得不离开北京。这一定程度上引发了社会热议。

北京试图通过行政手段降低外来人口数量(图源:多维记者/摄)

据中国媒体《新京报》报道,北京时间12月6日,北京市东城区举行了城乡劳动者精准帮扶专场招聘会。北京市人社局就业促进处处长刘小军现场介绍,目前北京市针对企业疏解走的外来务工人员,发放一次性生活补贴,为他们提供就业缓冲期。

至于能领取多少补贴,刘小军介绍:“失业人员缴纳失业保险满一年,可以领一个月的一次性补贴,补贴标准是1,128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05美元)。符合要求的失业人员最多可以领到12个月的一次性补贴。”依此计算,失业外来务工人员最多可领取一次性补贴13,536元。

分析指出,北京市在疏解的同时,其实更多的就是腾笼换鸟升级换代,也就是说有出有进,并非只出不进。比如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升级换代的就是科技成果显示区,雅宝路批发市场腾笼换鸟成为写字楼酒店业。

FT中文网发表的《中国人口流动的决定因素》一文指出,中国转变成如今的经济强国,是在国人被准许离开只够维持温饱的农田、进入工厂和城市之后才实现的。如今,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国的新计划是让大批人口离开一线城市,鼓励他们到各省较小的城市定居下来。

这一方面与中国的大城市病(环境污染和交通拥堵随着人口增长日益加剧)不断恶化有关,另一方面与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密不可分。

 
单一的大城市发展显然无法提升中国的综合国力;城市经济发展的极端分化必然会造成更多的社会矛盾;因此疏解大城市人口,重点发展中小城市将是未来中国经济的主要特色之一。

但不得不提的是,当前中国的公共资源主要集中在大城市。一般的城镇没有太多好工作,有的只是学生数量过多经费却不足的学校、条件简陋的医院,以及在内陆地区被保证能获得充足廉价劳动力的从事装配业务的制造商。

换言之,中国政府在疏解大城市人口之前,应该更积极地完善中小城市的公共资源,并为其经济发展提供更宽泛的政策支持。如此,才能避免社会矛盾激化。

综编:童木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