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局“东北塌陷” 林毅夫药方引“口水战”

+

A

-
2017-08-28 03:46:15

东北是中国重工业发源地,近十几年却呈现老态龙钟的现象。“东北塌陷”,已经成为一个全球经济圈的公共话题。从英国的《经济学人》到美国的《华尔街日报》,都有报道和探讨。中国近年来围绕东北振兴动作频繁,破局“东北塌陷”,也一直成为经济界持续不断的讨论议题。

近日,经济学家、前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领衔的北大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心课题团队发布30万字的重磅报告《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为吉林乃至东北经济开出一剂猛药,引发学界巨大争议却持续升温。

林毅夫东北经济药方被怼,回应称目前这份征求意见稿只是初稿的草稿(图源:新华社)

报告建议吉林“先发展轻工业、再大力推进重工业”,提出别再“加长避短”,而是应该“扬长补短”。建议发展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即建议发展轻纺、家电、电子产业。

报告认为,吉林的根本问题不是营商环境差,而是违背比较优势的产业结构导致的投资回报率低,这与其他人士普遍认为的吉林乃至东北经济问题的根源是体制机制的观点截然不同。

对此,多位经济界专家学者纷纷发声。以前银河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孙建波为代表的批评者怒批林毅夫认为其药方“缺少常识”,“不懂东北”,发展轻工业是“把吉林推进火坑,将贻害百年”。不能挽救高铁时代、供给改革时代的东北经济。

孙建波类比称当年俄罗斯和东欧试图效仿玻利维亚采用休克疗法,但一败涂地。他认为,东北问题“不在产业结构,而在制度和文化”,特别是“政府的官场理念问题”。

他表示,光是一年那么多时间段冰天雪地不能开工生产,成本就不知道要比东南沿海地区高多少。东北也不具备承接这些劳动密集型制造的基本条件,没有厂商会选择东北来为其配套,也没资本和越南、马来西亚、中南美等地竞争。

随后,林毅夫团队成员付才辉做出回应,称“评论人士只是道听途说,并未见到《吉林报告》的完整版”,同时列举种种数据维护团队立场和观点。“孙建波对比较优势的理解与我们的出发点不同,我们是从禀赋结构出发,而他是从已有的产业出发”。

“争议的焦点就在于吉林省要不要再补轻加工业的短板。我们的出发点不是认为吉林省要面面俱到,而是依据其劳动力禀赋结构特征来作出决定。不切实际的赶超思维害死人,这种发展思潮盛行于战后,在发展经济学上称之为第一波“结构主义”发展思潮,全世界的发展中国家也都深受其害。”付才辉表示。

对于付文辉的驳斥,孙建波二次发文开展激烈“口水战”。称发展轻工业“将贻害百年”,并且强调“东北万万不可先去补短,要集中精力做强优势产业”。

孙建波认为,要发展,要发挥长板效应。一个地区是否有竞争力,只看最强势的产业,根本不用看短板。因为只要长板足够强,不用自己“补短板去生产”。  

他重申,“东北的塌陷,是因为东北经济没有规则。”而这,“也许也是因为资源太多了,没必要和商人讲道理,爱来不来。这也是一种资源诅咒。”因此,“东北发展,也不是单纯产业规划能解决的,关键还是优秀的企业家不愿意来。”

“东北塌陷”以及如何破局,已成为一个全球经济圈长期关注的话题(图源:VCG) 

除了孙建波,其他学者也参与了这场火爆的论战。前长春金融高等专科学校党委宣传部负责人宋常铁赞同孙建波的说法,“林毅夫团队缺少的不是理论,而是常识。”“报告对东北产业规划的指导让人大跌眼镜。”

宋常铁称,林教授团队报告问题的要害是:对东北地情的陌生,对东北历史的陌生,以及对新时期国内各地产业竞争现状的不清楚。他称,东北本来轻工业就很发达,是学者们不懂东北经济史。早在民国时期,东北的轻工业就已经很有规模了。

宋常铁认为,东北搞轻工业姑且不论产业基础,即使在农民工资源上已经不具有优势。他还表示,无论从原材料、物流,还是气候,东北得劳动力和技术优势并不突出。

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撰文反对林毅夫所提出的吉林应率先弥补轻工业短板的政策建议,而强调“轻工业行业基本上是一个竞争性的行业,应该让市场发挥作用”。

田国强认为,更重要的是需要进行体制机制方面的改革,形成有利于激发人们创业、创新的制度环境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具体的指导。

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认为,在比较优势理论的基础上改进而来的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并不适用于分析老工业基地。这些附加值不高、劳动密集、技术含量不高的产业,是否有利于优化吉林省的经济结构是令人怀疑的。

张可云表示,破解老工业基地振兴难题,关键不在于寻找区域内的比较优势和识别区域内的要素禀赋优势,而在于从大范围区域乃至于全国或全球的环境变迁中,发现有利于自身的发展机会并重新规划自身的发展定位。

他认为,经济结构存在问题只是老化病的表现之一,而不是东北衰退的症结。经济增长速度放缓甚至是负增长、失业问题严重、人口大量外流等都是老化的表现。所以,就吉林所在的东北地区而言,其关键症结在于技术人员的大量外流。防止人口特别是技术人员流失比经济结构“扬长补短”更为关键。保留住技术人才,是扬长避短的前提。
 

编辑:国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