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受挫 如何拯救焦虑的“曹德旺们”

+

A

-
2017-06-19 02:58:43

近日,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上市企业福耀玻璃在美国的投资项目遭遇严重水土不服。据了解,2017年初,在中国素有“玻璃大王”之称的曹德旺斥资10亿美元在美国奥克拉荷马州(Oklahoma)设置新一代车用浮法玻璃厂。这项投资案预料将在当地创造4,500个就业机会。

不过,这项投资案并未给中国企业提供可资复制的商业解决方案。据了解,自投产以来,曹德旺的工厂已接连遭遇了美国联邦职业安全与卫生署(OSHA)“违规操作”罚款、工会抗争等制度性成本干预。近日,员工投诉的种族歧视事件更让福耀美国厂可能遭遇巨额的诉讼负担。

随着曹德旺在美国的投资项目面临逆风,以中小企业为主体,支撑起中国经济过去30年成长的“曹德旺们”正陷入严重的焦虑之中。近年来,随着物价持续上涨,中国企业的运营成本正快速遭到垫高。长久以来,靠着比较成本建立起的竞争优势正快速遭到挑战。

自2015年起,国际知名企业咨询机构波士顿资讯(BCG)便接连对中国制造业的竞争力提出示警。据BCG表示,中国制造业生产成本已与美国竞争对手相差无几,倘若中国政府无法提出有效对策,则中国制造业将在2020年之前迎来“由盛转衰”的拐点。


面对中国制造业成本持续上涨,中国政府正积极推动产业升级来延续中国企业竞争力(图源:VCG)

中企运营压力正获得释放

在曹德旺投资美国的消息传出后随即在中国引发了中国制造业比较成本优势丧失殆尽的讨论。今年初,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曹德旺明确表示,中国的增值税较重,这为赚辛苦钱的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带来诸多不利影响。在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中,相较于位处上游位置的西方企业,位处产业链中下层的中国企业不仅生产成本直线上涨,税费层面比较优势不明更给中国企业转型带来严重制约作用。对此,哇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也公开表示认同。

据宗庆后表示,中国制造业存在的根本问题不仅在于税收过重,更在于地方政府各种名目繁杂的费用。据宗庆后表示,哇哈哈集团所缴交的费用种类逾500种。在2016年1月至11月间,这500多种费用数额便上看4,000万人民币(约合590万美元)。对于哇哈哈这类大型企业尚且构成沉重负担,对于形单影只的中小企业更将造成严重压力。

单就中国企业的税负压力形成的比较劣势,曹德旺简单算了笔帐。仅就税率而言,“赴美投资的利润率较在中国投资多了10%”。在中国,一个售价6,000元人民币的手机,增值税约为1,020元。在扣除可以抵扣的项目后,不能抵扣的成本大概有40%到50%。相较于此,美国的税法制度中不仅没有增值税目,对于企业征税税目也只有35%的所得税,若加上其他各类税费总额约为40%。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实体制造业来说,随着生产成本持续上升,在产能过剩情况下,企业毛利率“微利化”也加剧了生存压力。

面对企业的呼吁,中国政府也给出了明确回应。今年4月,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了一项总额上看3,800亿人民币的企业减税计划。除了积极减轻企业税务压力,对于地方政府繁杂的收费项目,李克强也要求一并进行检讨。据推算,随着对企业收费的进一步简化,企业将会再减少逾2,000亿人民币的运营成本。仅2017年,中国政府为企业提供的减负措施预料将上看5,800亿人民币。


李克强已明确表示将为企业提供减负服务(图源:新华社)

中国亟需落实第二阶段进口替代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通过对全世界开放,中国靠着加工出口制造打下了经济增长的坚实基础。通过人力资源比较优势成本,中国得以源源不绝地吸纳外国资本、技术,并将自身打造为举世瞩目的“世界工厂”。然而,随着传统人口红利逐渐凋零,过去30年间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基础已逐渐松动,如何通过产业升级迎来第二波进口替代大潮成为中国启动下一轮经济增长的关键。

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家,但随着贸易量的扩张,中国企业对于外国技术的依存度却也进一步上涨。根据一项统计显示,在专业分工领域,位处全球价值链尾端的中国对外技术依存度达到50%,而在美、日等先进工业国家,该比例仅为5%。中国亟需通过技术提升才能确保贸易的成果为全民所享有。

以中国蓬勃发展的电子制造业为例,作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出口大国,中国厂商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市占率超过40%,但全球智能手机市场91%的净利润由苹果所生产的iPhone所赚取,14%的净利则有三星电子(Samsung)所赚取。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净利润为负值,通过压低成本来抢占市占率的作法不仅无法赚取净利润,反而出现赔钱的结果。

自18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政府就推动“供给侧改革”达成共识。供给侧改革所提出的“五大任务”(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目的都是在改变当前中国实体经济中充斥过多低端产能的困境,通过调整产业结构引导中国实体经济展开第二阶段进口替代。

虽然,产业升级的道路可能极为长远,但只有让企业深刻意识到“通过技术升级”来提高竞争优势,降低对外技术依存度,才可能最终带领中国摆脱当前低迷的景气,迎来新一轮的产业复兴。

撰写:曾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