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问策 破解中国转型难题

+

A

-
2017-06-01 23:22:12

中国新供给主义经济学认为,未来中国将持续通过“放松供给约束、解除供给抑制”系列改革措施,深化制度改革,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更有效率地充分涌流。新供给主义经济学从新供给的角度重塑了宏观经济学的经济周期理论,解释了为何经济周期会分为四个阶段,更好地揭示了经济发展的本质规律。

那么,新供给学核心理论是什么呢?对此,多维新闻对中国“新供给主义经济学”创立者滕泰进行了专访。滕泰同时也是70年代学者中唯一多次受邀“中南海问策”的经济学家。

多维:新供给经济学理论哪几大亮点是特别值得关注的呢?

滕泰:供给侧改革都是制度改革,包括人口和户籍制度,劳动的制度,土地制度,金融与创新制度性。所有的这些五大财富源泉都是制度层面的改革。

从经济哲学层面讲,首先是供给创造需求。其次是新供给创造新需求。为什么从供给侧改革,这就是我们经济哲学层面的差异。

多维:比如像共享单车,就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式,刺激了需求。

滕泰:对,2012年发表新供给经济学的时候,我举了苹果手机。说在乔布斯创造苹果手机之前,世界对它的需求是零。后来的滴滴出租,现在的共享单车,都是新供给创造新需求的案例。

那么,一个经济为什么会有一个周期呢?一会儿衰退,一会儿往上,新供给经济学认为,这个经济周期性波动的原因在供给侧。凯恩斯认为在需求侧,他认为经济问什么周期性衰退?叫作“边际效用递减”。

多维:传统经济学由“复苏—繁荣—衰败—萧条”这四个过程构成。

滕泰:对,他认为这四个阶段是因为需求的波动造成的,需求不足的话就衰退,需求旺盛就复苏,复苏过剩,通货膨胀的时候就得紧缩需求,衰退的时候,就得刺激需求。

那么,我们认为经济衰退的原因可能不是这个,为什么呢?他那个理论隐含了一个条件,就是供给和需求结构不变。如果你饮食只有吃馒头,他一定会“边际效用递减”。你看看我们现在这个消费变不变?前几年用数字手机,现在用苹果手机,然后,所有的东西都在变化,这个供给结构变化的情况下,边际效应不递减。

那边际效应不递减了中国经济为什么还衰退呢?这就是新供给主义经济周期。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都有经历这么四个阶段,第一是,供给形成阶段,新供给形成阶段。第二是,新供给扩展阶段。第三是,新供给成熟阶段。第四是,新供给老化阶段。我们把经济周期分为这么四个阶段。

所以,在新供给形成阶段和新供给扩展阶段。比如说,2008年到2010年的美国经济,苹果手机处于新供给形成和扩展阶段,带动整个产业链,像移动互联的发展,这就是经济复苏的原因。但是到了像中国汽车,房地产行业都处于供给成熟阶段,太多产业处于新供给老化阶段,那经济一定往下走。

经济周期的原因是因为到底是大部分产业处于新供给形成和扩展阶段,还是处于新供给成熟和老化阶段,在新供给成熟和扩展阶段,一个单位的需求和供给能够创造三倍、四倍甚至十倍的需求,经济蓬勃向上。

但在,供给成熟和老化阶段,一个单位的有效供给创造的需求越来越少。所以,改变经济周期核心是结构性改革来推动供给升级。

多维:这是从一个供给端的角度重新定义了经济周期的不同阶段

滕泰:新供给经济周期,是新供给主义经济学的核心理论之一。只有这样解释周期,我们的主张才是结构性改革来推动供给升级,这是根本的出发点。这是第一个新供给创造新需求。第二个是,新供给经济周期,从这里推出的结构性改革来推动供给升级。

第三个核心学术主张是,五大财富源泉  31中增长模式。我们认为这个增长的源泉不是刚才说的三驾马车,而是5大供给侧的财富源泉,这5大财富源泉原来人们认可的只有三个,是劳动,资本和土地,但是这三个东西不变的情况下,如果放到10年,30年把时间坐标拉长,你会发现技术的变化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比那三个大。再把时间拉长,比如中国,你会发现制度的变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更大。

所以说制度也是财富的源泉,技术进步也是,加上这两个的话,就是5大财富源泉。那么这五大财富源泉的相互组合,会组合出31个增长模式。比如说,人口和劳动拉动的经济增长,一种增长模式。人口增长加上资本储蓄增长,又是一种增长模式。所以你看,单个的有5种,两两的有一对,五五的各种组合,就形成了31中增长模式。

中国的经济增长在过去30年,40年里主要是三大模式,在这31总增长模式里面又提出三种代表性的模式。

第一个叫斯密增长,整个80年代社会分工的变化,管理的变化从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到城市的承包制,租赁制,股份制,整个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我把这个定义为斯密增长。由管理,制度变革,社会分工变化带来的增长叫斯密增长。这是中国80年代主要的增长动力。

90年代以后,我把它叫做库兹涅茨增长,因为,西盟库兹涅茨的经济增长理论,主要围绕要素,投入产出去写。也就是说,大量的人口和劳动投入,90年代中国叫民工潮,不是民工荒,到处都是,几亿人民拥进城市里,那不是增长的主要动力嘛?攒了几十年的储蓄,一把通过银行体系投入到工业体系里面,那不是增长模式吗?

技术的投入,不管是自助发面的还是买来的,全都到工业化里面。还有制度等等,所以五大要素的投入量的增加,土地,你看一个土地的产出在农业和在城市差11倍。所以,很多土地转到工业化里面带来多少经济的增长。所以,人口、劳动、资本、技术、管理这些全部投入量的增加,还有效率的提高,这叫做库兹涅茨增长。

然后,要看中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到底有没有潜力,只能从这5大财富源泉,31中增长模式去看,改革这五大源泉的基本制度,使他们的供给成本要降低,使他们的供给效率要提高,那中国的经济就要希望了。

第三种增长模式叫熊彼特增长。熊彼特增长就是破坏性增长,你看滴滴打车一出来,传统出租车就收冲击了,你看苹果手机一出来,摩托罗拉和诺基亚就不知跑哪儿去了,所以任何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和新产品的出现,都会冲击到老供给。

撰写:国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