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误会与忌惮 对一带一路有哪些猜忌

+

A

-
2017-05-13 22:43:10

北京时间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据中国外交部统计,有近30位外国元首、政府首脑参加了峰会,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等诸多国际组织成员也出席峰会活动。这是继2016年9月在中国杭州召开的G20峰会后,中国再次举办备受关注的国际政治活动。

不过,有不少声音认为,“一带一路”隐含着中国政府的地缘政治野心,其中最主流的论述包括:“一、在央企带头下,中国正以国家之力加强对他国基础设施控制,目的在掌控沿线国家经济命脉;二、中国以“一带一路”为筹码对沿线国家进行地缘战略要价甚至勒索,其佐证论述是一带重于一路”。但目前看来,这些看法都不符合事实现况。

央企搭台民企唱戏

作为一项旨在改变欧亚大陆地缘经济地貌的宏大计划,“一带一路”是以推动沿线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为目的的长期战略规划。从现况来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因基础设施不足而缺乏可持续发展动能。对此,受惠于“要想富先修路”的发展经验,中国热衷于向有需要的沿线国家提供串联彼此的基础设施。

然而,从以往的产能输出经验来看,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项目乏善可陈,其中关键原因在于上游央企与中下游企业间未能形成完善的产业聚落。国企同国企抱团,民企单打独斗的结果便是遭到各自击破。当中国经济处在转型升级关键阶段时,企业面临着“在国内没未来,在国外没出路的困境”。

由于上下游企业间形成完善的产业整合,中国对外产能输出经常沦为烂尾项目。在不少发展中国家,中国制造也成为廉价货的代名词。对此,中国政府在参考外部经验并总结相关教训后提出“央企搭台、民企唱戏”的指导方针。

根据中国政府统计,截至近期,共有47家央企参与“一带一路”沿线总计1,676个项目,累积投资金额约在600亿美元。在央企带头下,作为大型基建工程中难度最高的融资问题有效获得克服。

单从融资的角度来看,基础设施具有投资数额巨大、回收时间长的特点;此外,相较于纯商业性质的投资项目,基础设施投资具有“政府特许”的特点。也因此,对讲究资金回收周期的民企而言,在法律规范尚未健全且短期投资收益不彰下,投资“一带一路”初期项目的意愿并不显著。在这种情况下,由具有“类主权”身份的央企出面,同沿线国家商谈硬件建设有助于提高项目落地效率。


中国大陆普通民众对“一带一路”更多地还停留在口号式的了解层面(图源:VCG)

随着基础设施逐步到位,沿线国家的投资吸引力也逐渐获得改善。据中国政府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3月,“一带一路”沿线20个国家已建设完成56个经贸合作区,其中仅民间投资累积便超过180亿美元。唯有投资环境进一步完备,在民企的可选择性日渐多样后,由民企开动的固定资产投资热将取代央企基建热肩负起拉动投资动能的下一棒。

只有先后从无轻重

再则,从组成来看,“一带一路”是由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所组成,外界也难免会拿孰轻孰重来做比较。近期,有部分声音表示:在北京眼中,中国在南海、南亚具有潜在的地缘政治风险。为对冲风险,中国将侧重“丝绸之路经济带”更甚于“海上丝绸之路”

不过,从目前公布的蓝图来看,中国政府所公布的“六大经济走廊”计划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各占一半。具体的六大经济走廊分别为:“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孟中印缅经济走廊”

再从具体的项目规划来看,中巴经济走廊无疑是当前六大经济走廊中体量最大。截至目前,中巴两国政府已拟定一个连接中国新疆喀什与巴基斯坦瓜尔达港(Gwadar Port)的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及光纤“四位一体”管道。据推算,仅基础设施金额便可望上看450亿美元,随着项目逐步到位,由中国民间带动的投资金额更可望上看520亿美元。

面对“一带一路”具有改变地缘政治板块的潜能,各界都拿着放大镜在观察此事,对此,中国本无需要太过在意。面对有心人士欲拿“一带一路”做文章,中国必须坚持着以耐心与证据向各界传答“一带一路”创造的机会。唯有秉持“以天下至诚胜天下至巧”的精神,“一带一路”才可能真正撬动欧亚大陆繁荣发展的齿轮。

撰写:曾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