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银行高管落马 或与官太俱乐部有关

+

A

-
2017-04-19 01:15:27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民生银行原副行长赵品璋已遭监管部门带走接受调查。由于赵品璋长期以来负责授信评审与风险控制相关业务,据推测,赵品璋遭调查可能与内部风险管理不当有关,甚至不排除与近日延烧的“官太俱乐部”有所牵连。

近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侠客岛”刊出题为《官太太俱乐部 银监会盯上你们了》的文章,文中指涉民生银行与“官太俱乐部”关系密切。随着赵品璋遭带走接受调查,金监部门正式向“官太俱乐部”下战帖,中国政府推行的金融反腐也正式进入深水区。


民生银行遭点名与官太俱乐部关系密切(图源:新华社)

民生银行恐成重灾区

近期,在中共高层积极推动金融反腐下,民生银行成为中国金融机构风险高发地带。近日,市场传出民生银行北京航天桥支行30亿元(约合4.4亿美元)的风控失灵案件。由于此案件牵涉“萝卜章”票据造假及销售“飞单”两大环节,民生银行也成为此轮金融大监管下备受关注的个案。

此外,作为民生银行前高管,赵品璋的落马恐与日前遭调查的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脱不了关系。在“官太俱乐部”一文中,明确指出包括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之妻谷丽萍便曾在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安排下在民生租赁任职的消息。除了谷丽萍外,包括已经落马的前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之妻于丽芳也被聘为民生银行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任。一系列的“巧合”也让人怀疑赵品璋的落马与所谓的“官太俱乐部”有所关联。

据金融业知情人士表示,中国金融业中“官太圈”现象由来已久。早在上世纪末,为推动国企改革,中国政府积极鼓励国企上市,借以提高信息披露度以及体制运作规范。为吃下国企上市的大案,外国投行纷纷聘用官员亲属出任内部要职。

凭借着官太特有的关系网络,外资投行得以近水楼台之姿取得优先议价权,以“官太”为主体构成的顾问团也顺势成为中国金融业中一幅不可忽视的景致。此后,随着民间金融崛起,以往国有金融机构寡占的格局遭到打破,为加强自身竞争力,越来越多民间金融机构通过聘用“官太”来攫取更大市场份额以及相关业务优先议价权。“官太俱乐部”也顺势成为中国金融业的新兴势力。

金融业面临空前监管风暴

早在去年底,面对中国外汇存底不正常外流,李克强总理在与金监干部开会时便明确表示监管层级内部出现“内鬼”。在金融监管压力持续增温之际,金监部门纷纷出台各项监管措施。

今年2月底,项俊波在接受媒体询问时明确表示保险业不能办成富豪俱乐部。而在郭树清接任银监会主席后,随即针对当前金融业乱象提出“牛栏关猫”理论。所谓牛栏关猫是指当前监管制度对金融业不具威慑效应。在宽松的监管条例下,业者竞相通过金融创新手段来规避监管,甚至以“混业”手段创造出三不管的盲区,导致金监部门成了金融大鳄眼中的“纸老虎”。

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共高层明确将今年度工作重心定调为抑制资产泡沫与防范金融风险。在大方向上则明定金融“去杠杆”原则。自此,金监部门强化监管,抑制投机风气的压力正式浮上台面。

在去年底,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以“强盗”痛斥险资以举牌手段掠夺实体经济后,“一行三会”竞相呼应中共高层的立场,频频对辖下监管机构进行约束。以银监会为例,作为金融业最上游的资金渠道,自郭树清上任以来,银监会已出台7项监管法案。

面对业者竞相扯皮的恶习,郭树清挑明了“自己的娃自己抱走”的底线思维,通过完善问责体制,银监会向银行机构传递出“发生风险追究资金来源”的监管原则。在“认钱不认人”原则下,金融机构间以“混业经营”规避监管,进而积累资金池的恶习也遭遇压力。当金融机构风险敞口扩大时,出于风险规避原则,金融链条过长现象将获得缓解,这也为中国政府抑制金融风险赢得了所需时间。

目前来看,银监会虽加大牢笼监管措施,但“官太俱乐部”同银行业者间的关系多属顾问关系,较少实际干预行为。也因此,除非有过分出格的行为,监管部门只会以压挤方式向金融机构施压。不过,在牛栏改猫笼的监管措施改革下,监管部门侧重在加强银行间信息披露度,让“官太们”浑水摸鱼的空间逐渐萎缩,最终起到晒干沼泽地的作用。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曾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