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技工缺口破千万 中国制造成空话

+

A

-
2017-04-17 23:35:15

近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7年人才蓝皮书》显示,中国制造业的高级技术人才缺口已突破1,000万人。在中国政府积极推动“中国制造2025”的同时,高阶技能人力资源短缺将导致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面临瓶颈。

早在今年3月,富士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便曾当面向工信部长苗圩进言,直指当前升学体制下,学校教育与实体经济的落差有着巨大差距。学生动手能力不足,能独当一面的高级技工供需出现严重失衡。对此,中国政府早已有了深刻的认识,在《2016年政府施政报告》中,李克强明确提出“倡导工匠精神”。

虽然,中国政府已明确意识到高阶技能人才供需失衡问题日益加剧,但事涉教育体制改革以及技职教育体制再造,短期内人才供需问题仍旧无法获得缓解。长久以来劳动力领域投资不足已对制造业可持续转型升级造成结构性制约。


高阶劳动力缺口扩大使得中国制造业陷入困境(图源:VCG/Getty)

难解近渴的人才政策

在中国经济放缓,实体经济陷入“茅山道士”(毛利率3%至4%)之际,如何引导企业向价值链上更前端的方向移动,提高产业附加值成为中国经济能否健康有序增长的关键。

作为制造业大国,中国的高校每年向制造业提供逾百万名基层工程师,也正是这个原因,包括苹果等电子业大厂纷纷要求供应商将生产链移至中国以控制成本。但人才教育失衡的后果便是基层工程师“理论能力高于动手能力”。中国虽徒有制造业大国之名,但人力附加值却迟迟停滞不前。

值得一提的是,当前中国政府积极推动的“千人计划”甚至“万人计划”来提高中国在基础研究领域的竞争优势,但各地政府竞相以巨资引进高级职称专业人才,却未能以企业实际的需要提供一套完善的人才培育机制,导致的后果便是人才引进策略“远水救不了近火”。

根据推测,当前中国各省制造业企业普遍面临“结构性用工荒”困境。以四川省为例,据四川省人社厅统计,该省的680万名技职人力中,只有100万名是高级技术人才。而作为中国中小型制造业集群重镇的浙江,在当地接受调查的企业中,高达71.5%企业反应高级技术人才短缺,低端技术人员则出现严重过剩现象。

高端技术人员不足,低端人力资源过剩,长此以往的后果便是中国制造业出现“高不成低不就”。在当前制造业低端产能过剩情况下,企业竞争已进入削价竞争的红海市场。面对制造业劳动薪资水平持续以每年5%至8%的增速持续上涨,而终端商品报价则因产能过剩陷入“茅山道士”下,制造业已陷入了恶性循环而无法自拔。

但在金融危机后,企业生产收益持续下降,企业对于生产要素的投资也出现结构性失衡。以往为发展实体经济而竞相投入人力资本转为投资收益率更高的土地、资本,企业间“脱实入虚”的迹象也更趋显著。如果这一趋势未能及时导正,十年后,中国经济将出现严重的空洞化。

高技术人才供给刻不容缓

从全球产业分工的角度来看,在制造业领域内,美国毫无疑问的凭借着知识产权与品牌而占据着产业链最上游位置;其次,包括日本、德国、瑞士等制造业大国则借着密集的中小企业集群成为主要元件类产品生产基地;再则,包括韩国、台湾、中国大陆等地则以生产元件之外的部件类产品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下游位置;至于越南、泰国、印尼则扮演了下游组装厂的角色。

在这样分工精确的全球价值链中,为了延长价值链的分享长度,企业亟需通过研发以及人力资源投资来提高产值。然而,劳动力结构失衡使得高阶人力资源比例远不及主要竞争对手。

以日本为例,在制造业中,高级技术人员占比逾40%、德国则高达50%,但在中国,此一比率不超过10%。高阶劳动力不足的后果便是中国制造业员工产业附加值仅为全球平均值的40%,相当于美国劳工产值的7.4%。

也因此,如何去化过剩产能,引导企业加强生产力领域投资,厚植人力资本成为制造业能否强化竞争优势的关键。在历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中国政府都会提出重点扶植产业项目,从机器人、AI、半导体、光电面板甚至电动车等行业。

然而,空有产业政策目标,但却轻忽产业发展所需的养分,即便中国能在短期内出现一波波高精尖产业,但缺乏高技术人力支撑的技术密集型产业恐怕仍不足以承担起“中国制造2025”的重担。

撰写:曾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