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中国供给侧改革药方对吗?

+

A

-
2017-04-17 01:28:23

近日,随着最新数据的陆续出炉,中国经济再次吸引了海内外的目光。中国一季度宏观经济数据GDP同比增长6.9%,央企实现首季“开门红”增利23.2%。钢铁、煤炭、石油石化转亏为盈,央企负债率降低,表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取得预期收益。

那么,中国供给侧改革未来又将如何发展演化?对于一些领域在改革中从在那些忧患,机遇和挑战呢?经济学人智库近日发布《中国的供给侧改革──进程与展望》对以上问题进行了分析和预测。

供给侧改革的提出是因为中国官方认识到要解决中国经济所存在的中长期问题,传统的凯恩斯主义刺激药方有局限性,根本之道在于推进结构改革。中国供给侧改革与西方经济学中的“供给学派”大不同。西方经济学中的“供给学派”给出的“药方”是私有化、减税、紧缩货币等,中国的供给侧改革是全面改革。


央企一季度现“开门红”,供给侧改革深入推进初见成效(图源:新华社)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15个字构成当前供给侧改革重点任务。其中包括处置僵尸企业,化解房地产库存,防控金融风险,降低企业成本和补充供给短板等具体方面。供给侧改革对于任何中国经济前景分析而言都是核心的考虑因素。

诊断准确 药方对吗?

多年来中国经济通过货币和财政刺激推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导致了结构性失衡和金融风险。宽松信贷造成在产能过剩行业中“僵尸企业”数量的攀升;金融系统面临过度投资造成的巨大的房地产库存风险;以及企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与消费者需求的不相匹配。

供给侧改革药方对吗?在诊断经济疾病方面政府并没有发生偏颇,但供给侧改革的具体举措是否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佳方法?

《进程与展望》指出,其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例如,钢铁和煤炭行业的过剩产能有所化解,2016年,全国退出钢铁产能超过6500万吨、煤炭产能超过2.9亿吨,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未售房地产库存多年来首次出现下降。通胀上升缓解了企业的债务偿本付息压力,增值税改革宣告完成,“中国制造2025”规划出台,着力“补短板”。

但是,仍有一些问题存在挑战。例如,过剩产能的降幅并非表面上看的那样明显,因为其中包括了相当一部分原本闲置的产能。房地产库存虽有下降,但降幅不大,引导老百姓到三、四线城市购房方面进展甚微。通胀上升可能也是短期现象,去杠杆方案如债转股等,整体而言尚缺乏说服力。扩大适用增值税对企业的积极影响并不明显,降低企业所得税的计划也没有取得重大进展。

经济学人智库分析认为,预计未来煤炭和钢铁去产能的进程会放缓,这将抑制大宗商品价格的回升。2016年去掉的大多是闲置产能和私营企业的产能,但并未延伸至更敏感的国有部门。地方不愿推进国有企业削减产能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其一,金融系统会面临更为严峻的形势,因为银行将因此被迫消化更多的不良贷款(NPL)。其二,国有企业员工队伍庞大,养老金负债更高,削减国有企业产能给社会稳定带来的冲击不容小觑。未来的去产能举措可能会波及产能利用率低于75%的水泥、家用电器、烟草业等。

报告预测,未来去库存的效果将非常有限。投资者的不安和关键性改革进展缓慢将很难刺激中小城市的需求。让国民经济摆脱对于房地产市场的依赖将是极具挑战性的一项工作。限制房地产供应的努力将面临政策困境,因为地方政府依然依赖土地财政。房产税在2020年之前很难落地。

一旦经济增长再次放缓(很可能是2018年),政府去库存的决心将面临考验。如果放弃2016年采取的楼市降温措施将再次吹胀房地产泡沫,导致房价进一步脱离收入和人口等经济基本面。要想确保泡沫不会破灭,政府只能延缓放开资本市场和海外投资,以保证能够留住国内储蓄,但这将拖累长期经济增长和结构调整的进程。

债转股——杠杆的另一化身?

国际清算银行(BIS)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国内非金融部门债务已达到185.6万亿元(合28万亿美元),在名义GDP中的占比为255.6%,且远高于中国之外新兴市场的平均水平(186.5%)。中国国内企业债务在中国债务总额中占比达到了65%,相当于GDP的166.2%。其中国有企业占了大头:国内数据显示国企债务在企业债务总额中占比达到了70%左右。

企业去杠杆最常用的手段是收紧货币政策,历史上看,收紧信贷往往会首先对私营企业产生冲击,尽管其效率更高、单位债务创造更多GDP的能力也更强。缺少完善贷款投向领域的改革的话,收紧信贷对经济增长产生的下行压力会超过预期。

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的文件显示政府方面支持实施多种政策缓解企业债压力,其中包含七大措施:鼓励企业并购;公司治理改革;推广证券化;改善债务结构;债转股;允许更多企业破产;鼓励股权融资。

经济学人智库认为,债转股等政府支持的去杠杆方案,由于有结构性难题存在,因此难以在企业去杠杆问题上产生实质性进展。更重要的改革在于提升企业的生产率,尤其是国有企业。债转股方案的结构设计凸显出一风险在于政府有意将企业偿债负担转嫁给家庭部门。

BIS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9月底国内家庭部门债务在GDP中的占比为43.2%,全球平均值为58.1%。不过由于房价上涨推高抵押贷款,家庭部门债务正快速增长。

企业税负将降低,政府也将致力于降低企业的行政费用和社保相关的负担。预计企业税税率不会下调,并且2018年环境保护税的引入会明显加重工业企业的税费负担。

在补短板和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背景下, 政府对创新的大力支持将帮助中国企业提升其在制造业供应链中的地位,提高竞争力。其实,国内制造业整体而言仍停留在高科技价值链的低端,在核心技术研发方面落后于发达国家的同行。国内制造业还需要自下而上的倡议和投资,消除行政和体制性障碍。然而这种自上而下的推动创新的举措会相对低效。相比于国有企业,私营技术公司将在转型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经济学人智库分析认为,供给侧改革如果不是一项政府自上而下主导的工作的话成效会更为明显。与经典供给侧经济学不同的是,这一改革政府发挥着主要作用。比如说,削减过剩产能就是在政府行政命令而非经济学逻辑推动下实施的一项工作。政府目前是通过一些特定的方案而不是宏观的货币政策来推进去杠杆。

在广泛的政治和社会层面上。不愿让市场发挥推动供给侧改革作用意味着这场改革的落实将过多依赖于政治意愿。因此这一改革不应被解读为中国的“里根经济学”,也不能被视为中国经济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未来,供给侧改革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还需进一步做细做实,从而为中国经济实现华丽转型积聚新动能。

 

 

撰写:国刚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