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开始缩表 中国经济恐步上日本后尘

+

A

-
2017-04-16 12:44:52

北京时间4月10日,中国银监会发布了名为《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在金融大监管背景下,这份信息量满满的文件不仅揭示了银监会的诸多思路,不仅传递出问责机制的理念,更重要的是向银行业传达了“谁的娃谁抱走”这样的风控理念。

在监管部门积极推动“金融去杠杆”的同时,银行的风险意识正迅速提升。在货币供给持续紧缩,且资产价格天花板浮现之际,商业银行的授信意愿正持续下滑。此外,面对早已高企的资产价格,出于规避风险的心理,银行正持续紧缩资产负债表。


北京时间4月10日,中国银监会发布了名为《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图源:多维记者/周聪)

从日本失落的二十年历程来看,全社会性的缩表导致需求持续萎缩,最终引发结构性衰退。若无法有效调节,中国恐将步上日本需求萎缩的后尘。

濒临失控的金融风险

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共高层明确提出防范金融风险、抑制资产泡沫的工作指示。金融危机以来,金监部门鼓励金融创新虽激发了银行体系的活力,金融机构也竞相设计出包括影子银行、资金池、理财产品、表外部位扩张等措施来规避风险指标或资本适足率指标。自此,金融业的监管难度达到空前高度。

除了金融创新外,金融机构也积极扩大关系方,借以分担责任。长此以往的后果便是越来越多的关系方进入了授信体系,表外部位的扩张也让商业银行带头为金融机构注入水量。在央行带头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商业银行积极放松授信尺度下,市场上弥漫了旺盛的投机心理,伴随而来的后果便是信贷扩张达到危险的地步。

然而,随着资产价格来到高位,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的财富效应也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严重的资产荒却抑制不住市场投机套利风气,越来越多资金以短线频繁进出市场的方式搅乱市场秩序,也加剧了金融体系的风险。至此,金融业缩减资产负债表已到了不得不为的地步。

今年2月,保监会主席公开向保险公司喊话,脱口说出“保险姓保,保监会姓监”的重话,并明确表示“保险不能办成富人俱乐部”。这也是监管部门首次要求金融业“去杠杆”的明确表态。长期以来,保险公司通过高收益万能险向市场募集资金,再以短期资金进入股市进行资产炒作,频繁换手操作的结果就是资产市场稳定性进一步弱化。

随着保险业进入看管阶段,银行成了下一个“去杠杆”重点对象。然而,作为资产管理部位中的主要部位,银行是资产管理市场资金池的主要水位来源,所涉及的关系方也更加繁杂。“大到不能倒”的情况也让银监会在处理银行体系表外部位时异常的谨慎。

银行去杠杆箭在弦上

据统计,截至近期,中国的资产管理市场总额已超过100万亿人民币(约合15万亿美元),在银行业存放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动下,银行的资产管理部位已出现增速放缓迹象,但如何稳住巨大的存量成为中国金融体系能否保持稳定的基本条件。

近期,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已明确表示央行的货币政策已出现转向;此外,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日本央行也有志一同地表示全球货币供给已进入转向阶段,稳健趋紧的货币供应已成为全球主要央行的共识。在市场风声鹤唳之际,如何让市场保持稳定,让资金在疏散过程中保持秩序,不出现推挤踩踏事件成为政府加强监管的首要职责。

自今年初以来,央行更是频频在公开市场出手,通过政策工具对货币供给量进行意向性调节。两会后,为了向市场传递明确且持续的政策调整信号,“一行三会”高层接连出面以大白话的词汇向市场传递政策转向的信号。

随着央行持续同市场间沟通奏效,早先猖獗的短期套利行径已大幅缩减,市场上风险意识正在提升,银行自主缩紧银根规避风险的意识也在提升。

亟需注意的是,相较于先前银行风险意识偏低导致金融风险的提升,银行风险意识空前高涨可能出现“矫枉过正”的另类危机。在中国经济景气尚未回温之际,具有市场领先指标功能的民间投资尚未出现反弹迹象,导致的后果就是银行的授信也随之放缓。

此外,银行积极紧缩信压力下,资产市场卖压急剧上升,在价格修正压力下,银行紧缩银根、去杠杆的意愿也空前高涨。在这个背景下,监管部门亟需调控好步伐,采取快慢有序的节奏来引导资金流向。

对监管部门来说,当前面临的主要风险在于引导银行行为的转换。相较于先前银行风险意识过低到现在过高,银行的行为倾向对市场具有高度引导作用,如何避免银行紧缩资产负债表导致的信贷短缺也成为中国经济短期内可能面临的一项挑战。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多维新闻FaceBook专页

撰写:曾宣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